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一十五章 剑庄蒙羞?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就像先天剑脉在剑道修行中的特殊地位一样,佛法修行同样有其最适合的体质。

  不动明王相便是其中一种。

  不动明王为佛教密宗五大明王主尊,镇守中央方位,心有大慈悲,无物可以改变撼动其佛心,是世间道心最稳固之人。

  没想到梵天寺这一代竟出了一位拥有不动明王相的年轻小僧。

  沈秋白败在他手上,倒也不算冤。

  双方退场,剑崖间的气氛较之刚才少了些兴奋,多了分压抑,显得越发剑拔弩张起来。

  七大派在规格地位上本就差天琅剑庄一筹,天琅剑庄七战全胜尽显宗门之风,但在众人眼中这只是理所当然。

  只有其他三宗,才是真正的对手。

  这三场对局,一定意义上是决定当今修行界排次的战斗。

  而这第一场,天琅剑庄败了。

  虽然对方是足以和先天剑脉相提并论的不动明王相,但败了就是败了。

  排名第二的剑修和来自书院的年轻弟子已经站在石台上,二人微微对揖,一句话不说便开始斗法。

  书院修浩然正气,战斗时人被浩然正气包裹,风光霁月。

  而排名第二的剑修出自云中堂。

  名叫云风。

  高空中飞云翻滚,剑光不断洒落。

  鏖战良久后,云风以半招取胜。

  崖间爆发出热烈的喝彩。

  书院弟子不喜争斗,对于输赢看得也较淡,即使输了也没脸红脖子粗,起身拿起散落一旁的书卷,转身走回墨君身旁。

  “可有收获?”墨君问道。

  “学而实践,已有所感。”面色微白的弟子拱手说道。

  “善。”墨君点点头。

  最后一场,太羽门凌空雪,对战天琅剑庄苏汉峰。

  不出意外,这是一场很快会传遍整片大陆的对战。

  虽然对局双方的修为距离金丹都还差一步,但依然代表背后两大宗门对正道之首的交锋。

  凌空雪自不用说,在太羽门内是毫无争议的年轻一辈第一人,据说已将太羽门的万千道法熟稔于心,缺的只是支撑这些道法的修为。

  就算是同时期的江星明和沐锋,也难说就能稳胜她。

  至于苏汉峰,同样惊才艳艳,能以两小堂的出身力压云中堂的云风成为天琅剑庄第一人,本就说明了他的天赋和实力。

  甚至在那件事还未发生前,沐永老庄主也亲自提点过他。

  两人站在石台上,都面无表情。

  柳远静静看着凌空雪,眼眸微微眯起,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

  剑光起,道法现。

  苏汉峰和凌空雪隔着百米相对而立,剑光和道法像是花朵与飞雪般依次绽放。

  “好美啊。”来自水月阁的小姑娘双手托腮,看得痴了。

  一旁的美妇人看着自己这天真的小徒弟笑着摇了摇头。

  眼前的画面确实很美,二人不像是在战斗而像是在作画,脚底的石台上不时被剑光和道法画上不同的风景。

  但若真以为这样的场面很美,那就太过天真了。

  剑崖上凡是看得懂的人,脸色都十分震动且凝重。

  苏汉峰和凌空雪的修为确实还没有迈入金丹期,但此时二人的战斗圈内若有金丹初期的修士意外闯入,那最先死的绝对是金丹修士。

  二人以筑基境的修为,战出了金丹境的风采!

  墨君身旁,先前那位惜败的书生叹了口气,说道:“今日弟子方知人外有人。”

  墨君说道:“见山才能越山。”

  书生神色微凛,对墨君深深一拜:“谢墨君指点。”

  谷而在梵天寺石台上,戒律僧看了一眼不动明王相的年轻僧人。

  年轻僧人双眸中金光涌动。

  场中苏汉峰和凌空雪身形一变,再出现时已相距不过一米。

  飞剑、飞雪,轰然碰撞。

  掀起数丈光华。

  瀑布逆流,漫天水花冲天而起,场面如梦似幻。

  一滴水花溅在年轻僧人脸上,他神色骤变,退后数步,双手合十,紧紧闭上双眸。

  ……

  苏汉峰和凌空雪表现出的实力已经是一个新的层面,不客气的说,这两人任何一人都有越级击败普通金丹初期修士的实力。

  但既然是比试,便总有结束和输赢。

  又一炷香后,剑光消散。

  苏汉峰站在石台上,仰头看天。

  凌空雪凌空而立站在半空中,像是一位来自雪山的仙女。

  一片雪花晃晃悠悠飘落。

  最后落在苏汉峰的额头上,一片清凉。

  他脚下的石台倏忽裂开数道裂痕。

  崖间一片安静。

  苏汉峰看着半空中那道人影,动了动嘴唇。

  “我败了。”

  凌空雪点点头,脸上并没有胜利后的喜悦,眼神依旧平静如雪,静静落在一座石台上,闭目开始养神。

  剑崖间的气氛有些沉闷。

  七大堂的长老各个面色铁青。

  剑窟山内的天芒子靠着石壁坐下,目光里有些震惊。

  对于天琅剑庄来说,宁可刚才云风输给云起书院,也不愿看到苏汉峰真的败在凌空雪手下。

  剑崖上谁都识趣地没有说话。

  但却有一道声音高高响起,隐约还带着琴音。

  “哈哈哈,承让承让,不知贵派哪一堂看得上我派的雪儿啊?”

  开口的自然是千音谷主。

  他现在心情非常好,先前所有的抑郁都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

  凌空雪击败苏汉峰,在一定意义上就表示这一代的天琅剑庄不如太羽门,太羽门重新夺回天下第一派的名头。

  而且不仅如此,凌空雪还能从天琅剑庄获得很多好处,这对太羽门来说相当于“纳贡”,是比凌空雪赢了更有面的事。

  此次来天琅剑庄的带队长老是他,若他能带着这样的名头回到太羽门内,千音谷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可以说,今日登堂大比天琅剑庄之前获得的所有赞美与惊叹,在此刻都成为了太羽门的嫁衣。

  今日一过,世间只会认为下一代的修行界将回到太羽门的时代。

  剑崖上褚由天和其余各堂长老脸色非常难看。

  他们当然知道眼前的结果将对天琅剑庄产生很不利的影响,也知道苏汉峰绝对尽力了,只是凌空雪更胜一筹。

  谁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但偏偏他们谁都没有办法。

  甚至按照规则还要赐予凌空雪法宝与功法,以两派的关系,对方绝对会狮子大开口。

  这将是天琅剑庄蒙羞的第一天!

  “唉……凌空雪是么?如果你休息好了的话,那就请你和那什么破谷主做好承受失败的准备吧。”

  一道慵懒的声音在崖间响起。

  众人看向开口说话之人,一时间脸色变得极为怪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