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六十八章 我往生门去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生死门?”白瑶望向两扇门,“果然是老古董们的作风,一点新意也没有。”

  她没有直接往生死二门走去,而是先走到棺椁前,目光里贪婪之意渐浓。

  “这是祖师爷的棺椁,里面只有祖师爷的道躯,你要做什么?!”浮镜道人面色微变,挣扎着向前,沉声道,“我们要去的落梦泊在门后面,棺椁中没有你想要的东西,莫要惊扰到祖师爷!”

  “有没有我想要的东西,得我自己看了再说。”

  白瑶轻笑一声,右掌亮起金光,隐约有先前在郭淳手上见过的金色龙影出现。

  “嘭”的一声,白瑶重重一掌拍在棺盖上!

  一时间,棺盖发出一声沉闷浑厚的声响,短暂的安静后,整个棺盖霍然整个炸开!

  无数石块朝四处飞散,整间密室轻微摇晃起来。

  “白瑶,你竟敢欺师灭祖!”浮镜道人双目通红,浑身发抖,歇斯底里地怒吼。

  夜明珠摇摇欲坠,四人脸上的光影不断晃动。

  “呵呵,欺师灭祖?一个不过开派祖师不过刚入金丹境的最底层门派,有什么好留恋的?”白瑶冷笑着,目光死死盯着棺椁内部,“大师兄,所以我说你一辈子窝在龙回山上很没意思,外面的世界很大,别说筑基,就连金丹也算不上真正的强者……大师兄,你的眼界太窄了。”

  烟尘散去,白瑶凝眸往棺椁中望去。

  只一瞬,她的脸色骤然惨白,像是见到了无比惊恐的事情,整个人尖啸一声疯狂朝后退去,黑裙狂舞,惊骇不已。

  沐锋三人心脏也在一时间微微停顿,目光死死盯着棺椁。

  沐锋甚至都做好尸体从棺材里直挺挺坐起来的准备。

  然而等白瑶几乎退到两扇生死门前,棺材里没有任何诡异的事情发生,就连尸气都未曾传出。

  沐锋和狂秋对视一眼,起身大着胆子朝棺材走去。

  他身高比白瑶要高一些,手上符咒朝前一送,隔着一段距离朝棺材里瞄了一眼。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死后修士的棺材,毕竟在天琅剑庄很少会有人选择死后买口棺材,这对很多向往自由的剑修们来说根本不能接受。

  白石棺材内非常干净,不像寻常普通人死后会在棺材里放一堆类似陪葬品、防腐剂等杂乱事物,棺材里只静静躺着一具尸体。

  尸体身上穿着青灰色的道袍,道袍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竟然这么多年都没有腐朽。尸体双手十指交握搁在胸前,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沐锋没来由闪过一种熟悉的感觉,却一时捕捉不住。

  再往上,便是龙回派祖师爷的脸。

  一张年轻到不可思议的脸,脸色呈森青色,棱角如斧劈刀削一般,眉毛略浓,即使死去也像郁结着某种愁绪不散,长发漆黑,散落至胸前。

  龙回派祖师爷竟然如此年轻?虽说修士修行到一定地步后可以自由控制自己的外在样貌,但死后仍然能保持青春时的容貌……难道这就是金丹境界的神奇之处?

  沐锋正在疑惑之时,棺材内那双紧闭的眸子忽然睁开,乌青色的瞳孔滴溜溜转动,毫无情绪地看向沐锋。

  一瞬间,沐锋只觉头皮发麻,浑身汗毛倒竖,差点就要出手。

  然而极致的惊惧之后,沐锋紧绷的身体松弛下来,原因无他,棺材里的尸体在睁开眼之后并无后续反应,也无丝毫波动传出。

  看起来,只是睁眼吓你一眼罢了。

  白瑶这时候也回过神来,知道自己竟被死去千百年的人玩弄了一遭,脸色登时阴沉得吓人,抬手便要毁掉这具尸体。

  “住手!”沐锋忽然转身,拦在棺材前,盯着白瑶说道,“这里是他的墓穴,那两扇门弄不好便与这尸体有关系,你毁了这尸体,弄不好谁也别想出去!”

  白瑶眼神一凝,显然也意识到沐锋说的话极有可能是真的,当下冷哼一声,收回手掌,看向生死两扇门,对浮镜道人问道:“生死门,怎么走?”

  所谓生死门,自然是一者通向出口,一者通向黄泉。

  问题在于,在无数个画本故事中,生死门往往会被颠倒过来,生通向死,死通向生,所谓向死而生,生死轮回,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那么眼前这道生死门,是否被颠倒过呢?

  到底哪一扇门后,才是生?

  浮镜道人说道:“生自然是生,死自然便是死。”

  白瑶目光在沐锋三人身上一扫,冷笑道:“大师兄,这种事我可不敢随便信你。”

  说着她迈开步伐,走到沐锋身前,微笑道:“给你个机会,生死门随便选一个,你先进。”

  沐锋双拳紧握,冷冷道:“你要我拿命去赌?”

  白瑶笑道:“不然呢?反正你落在我手里本就活不了,现在给了你一半生的机会,难道不应该感谢我?”

  白瑶将弯刀抵住狂秋咽喉,看向沐锋:“你再不去,我就杀了你这相好,你应该会心疼吧?”

  “喂喂别瞎说,谁是他相好啊,他这么丑我可看不上……杀了我他一点也不会心疼的……”狂秋哇哇乱叫,也不看沐锋,别过脑袋,“嘁,我死就死吧,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去。”沐锋看了一眼狂秋,没说什么,直接走到两扇门前,抬起头来。

  面前是两扇宽大的石门,“生”字是青色的正楷,“死”字则是血色的狂草,二者皆透着一抹玄妙难言的波动。

  背后,狂秋看着他的背影,嘴唇翕动,一眨不眨。

  浮镜道人又开口道:“大道至简,生就生,死便死,道友勿要多虑。”

  生死二字在眼前飞舞盘旋,一时间,沐锋的思绪仿佛拉到了无尽高空,他看到了前世沐锋从幼年便开始崛起,一路意气风发直至登仙高楼,然后一朝跌落凡尘,在剑窟内郁郁而终,紧接着自己穿越而来,生命重新开启流转……

  他猛地抬起头,双目璀璨清明,心境开朗,心中已有明悟。

  抬脚,便欲朝前踏去。

  身后忽然传来狂秋微弱几乎不可闻的声音:“喂易斑斑,这次我们要还能都活着,我就不说你丑啦……”

  沐锋大笑:“那我们可要活下去,好让我看到我站在你面前,你嫌我丑却不能说的样子。”

  顿了顿,他低头轻声道:“那一定很美。”

  抬手朝生门按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