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十三章 斩!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当聂鸿飞一行人的神识察觉到那股磅礴中夹杂着荒芜之意的气息时,一人一狼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面前。

  如果说以往这股气息像是满天云雾笼罩在头顶的话,此刻便像是一座大山直接横亘于三丈之前!

  压迫铺天盖地,令人心生渺小之感。

  聂鸿飞一行五人的神识瞬间僵硬。

  另一边,沐锋察觉到奥特忽然紧紧盯着不远处的某一处,微微伏地,犬牙龇出,似乎下一刻就要扑杀出去。

  沐锋下意识顺着奥特的目光看去,然而在他的视野里前面的通道一片黑暗,连剑火都没亮起,只能感受到通道里的气流微微拂过肌肤。

  他没有修为,自然无法察觉到神识,但能够让奥特感觉到敌意的,在这剑窟山里除了那些末路囚徒,还能有谁?

  对方这么快就采取行动了?

  被镇压在剑窟山里无穷岁月,心境磨灭,实力百不存一,竟然还能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和果断的执行力?

  这就是这个世界站在修行者顶端的一群人吗?

  沐锋心中一阵发寒,若非自己当机立断地带着奥特巡视一百零八窟,以眼前这些人的效率,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想到这里,沐锋心中忽然微微一顿,暗道不妙。

  虽然奥特完整继承了曜的实力,但他并不懂得如何使用,而剑窟山里的这些人此刻实力虽大打折扣,但相应的战斗经验要超出奥特太多!

  更重要的是,自己现在毫无修为,这一点若被对方察觉当做突破口的话,情况就会变得更为不妙。

  必须掩盖过去!

  ……

  聂鸿飞五人毕竟不是泛泛之辈,短暂的惊惧之后很快稳住心神,一边将自身神识压到最低,一边所有精神都集中在奥特身上,于是不可避免地心生疑惑。

  “这真的是天狼剑守?”

  “这股气息,绝不会错!”

  “但……”

  残刀老祖忽然开口:“先前那个叫做天芒子描述的天琅剑守,好像就是这般模样。”

  此言一出,五人不由想起先前天芒子所说的话。

  天芒子描述的天琅剑守不就是眼前这条灰色小土狗的模样?

  之前自己等人对天芒子说的话嗤之以鼻,甚至出言讽刺,然而此时此刻天琅剑守真正出现在面前,又有谁敢大声说话?

  既然天芒子所说的天琅剑守是真的,那么其他的是不是也是真的?

  残刀老祖脸色微沉,看向一旁的聂鸿飞,声音多了一分冷意:“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他的辈分在这五人中最高,真正修为也最强,只不过剑窟里五千年的消磨,使得他实力所剩也最低,甚至比不上现在的聂鸿飞。再加上这个后辈的目的正和他意,所以才暂时屈尊跟在他身后。

  然而活的越久,他就越怕死,此时眼看情况似乎不妙,残刀老祖的声音自然而然带上了一丝怒意。

  聂鸿飞脸色十分难看,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眼前的灰狗就是天琅剑守,但那股压在心头的沉重绝对做不了假。

  不过开口却依然平静:“老祖莫急,难道忘了天琅剑庄为何改剑派为剑庄么?高傲的天琅人极为注重外在,作为高高在上的天琅剑守,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变成这副低劣的模样?”

  残刀老祖闻言微微一怔,他纵横天地的年代正是天琅剑庄改名的时候,对于天琅剑庄为什么改名有着无人能及的亲身感受。

  于是他觉得聂鸿飞说的很有道理,微微颔首。

  聂鸿飞继续说道:“依晚辈来看,天琅剑守无疑身受重伤,不仅无法散开神识,甚至无法维持天狼一族的庞大身躯,不得不以这种姿态示人。”

  “至于这磅礴的妖气,在下以为不过障眼法罢了。”聂鸿飞心中渐有信心,声音重新自信起来,想着自己必须要在这个时候稳住众人,便朗声道,“诸位没看到天琅剑守身旁那人毫无修为么?且看在下先出一剑,为大家揭开真相!”

  说着,聂鸿飞控制神识向前一步,心中剑诀将起。

  便在这时,五人视野里,那位聂鸿飞所说毫无修为、正脸被一层云雾覆盖的挺拔男子轻轻踏出一步,看着自己等人所在之处,嘴角噙笑,淡淡开口。

  “道友,请赐教。”

  ……

  这波是空城计!

  沐锋保持着目光方向,尽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而坦荡,表现出“任由你千军万马,我自不动如松”的气度。

  他不知道对方有几人,但能确定的是对方若真的是曾经纵横大陆的强者,那面对这可能是唯一一次自由的机会,绝对会出手。

  对于这些人,久居黑暗或许没什么,但如果久居黑暗后看到一束光,那绝对不愿意放弃。

  而只要对方不是在乱战中向自己出手,以奥特的实力,就算不会任何技巧,也不是这些人能够匹敌的。

  ……

  聂鸿飞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此人能看到自己?

  他不是毫无修为么?他是谁?难道没有修为只是他营造出的假象?

  连自己五人都没有看出来的假象……对方的真实修为有多高?

  聂鸿飞心中涌起阵阵寒意,退意隐生,

  然而,身后四双目光齐齐落在自己后背,聂鸿飞浑身一僵。

  电光火石间,聂鸿飞意识到,若此时此刻自己退缩,最先向自己动手的恐怕会是身后这四人!

  事到如今,他已经骑虎难下,没有退路!

  于是深吸口气,摒去杂念,凝练剑元。

  血红色的光芒在幽深的洞穴里亮起,宛若一颗等人高的巨大琥珀。

  聂鸿飞神识开始燃烧,眼前浮现出一张张扭曲的面孔。

  那是曾经死在他剑下的生灵,他一生以生灵祭剑,以杀戮证道!

  呆在这鬼地方的这么多年,他都快忘了这种感觉了啊!

  活物在他面前挣扎,他们痛哭,他们害怕,他们畏惧,他们……会死!

  “砰”

  血色琥珀炸开。

  剑光如粘稠的鲜血,刺出!

  不远处的剑窟内,聂鸿飞本体浑身布满血丝,血气冲天!

  这是他几百年来的第一剑,志在必得。

  ……

  “嗷”

  奥特闪出,冲着血红色的剑猛扑过去!

  虽然他只是一只土狗,但沐锋有危险,他依然会选择冲在他前面!

  一爪挥出!

  湛亮的寒光涌现。

  两者相碰。

  “啪”

  聂鸿飞眼中自己那道引以为傲的剑光连分毫都未能坚持,瞬间崩碎。

  然后落在他的神识上,直接湮灭。

  远处剑窟内,聂鸿飞的本体骤然睁开双眼,暴退一丈!

  然而还是晚了。

  “咔擦”

  寒光如天河倒挂,将他的左臂狠狠斩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