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六十五章 无耻,异变,钥匙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毁灭的秘境中除了散修和妖兽外,还有另外一群人。

  他们便是还幸存的三派弟子。

  当沐锋击溃尸鲲,关立群和伍丰羽也在剑气中被斩杀的那时起,他们便失去了所有斗志。

  但他们认为师长们不会眼睁睁见着他们全死在这,一定会开启秘境出口接走他们。然而秘境毁灭的变故打破了他们的幻想,直到此时秘境出口也未被打开,他们中三分之一的人没死在敌人手里,却死在了无穷无尽的天灾里!

  直到这时,他们开始绝望了。

  然而有人发现那群散修和妖兽似乎都聚集到了岸边某处,带着难道他们有办法离开的心思,三派弟子们迅速靠近过来。

  “看,真是传送阵!他们能出去!”

  “快快快,把传送阵抢过来,我不想死在这!”

  “大家一起来,跟上跟上!”

  三派弟子中有人一眼就看出传送阵亮起的玄妙光华,顿时人群炸开锅,迅速朝这边赶来。

  “哗!”

  一道粗若匹练的赤光忽然从天而降,带着恐怖的破坏力,朝众人头顶斩落。

  众人大惊,连忙止住脚步,避开那道剑光。

  剑光劈落,本就不堪重负的土地上顿时裂开一条沟壑,将三派弟子尽数拦在一边。

  孙小圣握着剑,落在沟壑另一边,将游龙剑扛在肩头,抬眸冷冷扫过众人。

  “是那妖猴!”

  “他还活着!”

  众弟子脸色“唰”的惨白,纷纷退后半步,有的甚至面露绝望。

  孙小圣是能和关立群三人相当的修为,而剩下的这群三派弟子中最强的也不过有一两位刚刚在秘境中破境进筑基。

  但他们不是沐锋,不可能刚进入筑基就能越境对敌。

  更何况孙小圣的个人战力可是比关立群还要强!

  “没……没事,他,他受了重伤,他现在很虚弱,我们能杀了他!”

  忽然有人哆哆嗦嗦说道,试图撺掇他人率先动手。

  “来!”

  话音刚落,只听孙小圣一声如雷鸣般的爆喝在耳畔响起,说那话的三派弟子当场浑身一僵,胯下潮湿一片,整个人瘫软倒地。

  竟是直接被吓晕了过去。

  见此情形,哪里还有人敢再上前?

  不远处,狂秋看向孙小圣的背影,看到他背上金色的毛发几乎被血染成赤红一片。

  “快进阵,别墨迹!”她回头,加快疏散散修和妖兽的速度。

  ……

  三派弟子被拦在游龙剑之外,眼睁睁看着越来越多的散修和妖兽被送上传送阵,而自己却只能等死。

  时间一丝一点地消磨着他们的生命,也消磨着他们的恐惧。

  终于,有人按捺不住,祭出法宝冲着孙小圣喝道:“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过去?难道那传送阵是你们造的吗!?”

  此言一出,立刻有人站起来附和。

  “就是,这秘境里的一切都是大家共享的,你们不能独占。”

  “还是说同为修行中人,你们竟忍心见死不救!?”

  “你们这样的人,根本不配进入秘境。”

  “对,你们根本不配修行!”

  孙小圣曾经听沐锋讲过人心的复杂和诡变,但此时亲耳听到这些话仍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设下这弥天大局的难道不是三派自己么?要将同类杀尽夺取灵力的难道不是三派自己么?不配修行的难道不是他们自己么!

  孙小圣眼里的寒光越来越盛。

  他毕竟是妖,虽然凶性已经被修行克制了多年,但此时在暴怒下那原始的杀戮凶蛮欲望瞬间破开牢笼。

  “刺啦”

  进入化形境后他学着沐锋的样子身上会穿些简陋的衣物,这些衣物在被尸鲲击中之后近乎完全破损,只剩下丝丝缕缕缠在他身上。

  但此时此刻,破碎的衣布发出撕裂的声音,被撕扯成碎片飘落而下。

  这是因为孙小圣瘦小的身躯在变大。

  眨眼便从一米左右的小猴子变作一头高逾五米的黄金巨猿,双目赤红,原本宽大的游龙剑被他握在手里仿佛只是一柄匕首。

  “死!”

  他鼻腔中蹦出一道杀音,猛地跃起,持剑斩向人群。

  “轰!”

  游龙剑迎风暴涨,赤色剑气横扫四野,眨眼将剩余三派弟子尽数笼罩。

  “小圣!”狂秋震惊看着孙小圣的异变,大声呼喊。

  但孙小圣却仿佛已经失去理智,根本听不到狂秋的声音,游龙剑在他手里似乎化作一根乱棍,胡乱地破坏砍杀。

  三派弟子不断发出惨叫,根本无力反抗,一个又一个死在乱棍之下。

  ……

  阮铁躲避着流火,在崩坏的大地上飞快前进。

  很多和他一样的人伪装成各自并不相识的散修混入秘境,但他们其实都来自同一个地方,有同一个目标。

  阮铁出现在树洞密室入口前,不出他意料,密室入口已经被打开。

  阮铁深吸一口气,进入密室。

  密室内的场景和之前并无太多不同,只是那口巨大的黑幕棺材已经被打开,里面剩下一面黯淡无光的镜子。

  密室里有很多人。

  除了汪明城等被沐锋救回的人,还有很多明显来到此地不久的散修。

  这两群人以黑幕棺材为界,泾渭分明,彼此间看上去有些戒备。

  两拨人见到阮铁,都露出一丝惊讶。

  “阮兄,你来了!”说这话的是汪明城,带着些喜色。

  “没想到你还会回来。”开口的是另一群人中的一位散修女子,五官中上,语气有些不悦。

  阮铁抱歉地看了汪明城夫妇一眼,在二人十分错愕的目光中走到女子身前,说道:“不说这些,东西找到了么?”

  女子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说道:“没有。这里除了一口棺材和一面破损的镜子,就只剩这些人了。”

  阮铁脸色微变,神情有些难看:“难道钥匙不在这?”

  女子身后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接话道:“不可能,这是山主亲自给下的情报,不会有误,钥匙一定就在这密室内!”

  阮铁心想确实如此,山主亲自说的情报怎么可能有错?那钥匙去了哪里?

  忽然他心神微微一颤,猜到了一种可能性。

  他这才明白为何刚进门时感觉两群人之间气氛十分压抑。

  “我们怀疑,钥匙被先进入这里的某个人拿走了。”女子看着阮铁的眼睛说道。

  阮铁脸色瞬间十分难看。

  他转身看向汪明城和殷露露,嘶声对身后女子说道:“问过了么?”

  “问过了,没人承认。”女子回答道,“时间不多了,按照要求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钥匙。”

  阮铁当然明白什么叫“不惜一切代价”。

  他们会杀了这里所有人,直到找到钥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