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十四章 剑守最后的决断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沐锋瞬间头皮发麻。

  眼前的黑狼不是天琅剑守的神魂?那是谁?

  一时间沐锋脑中闪过无数种可能。

  忽然,他看到眼前的黑狼嘴角似乎微微带着一丝玩味的微笑,不由一怔。

  “呵呵……”黑狼笑了笑,目光中多了一分怀念,轻轻摇了摇硕大的脑袋,“我忘了,除了那个人,剑庄里的人没人敢跟我这个剑守开玩笑。”

  开玩笑?

  沐锋差点一口粗话喷在面前这黑不溜秋的狗头上,您老知道您一个玩笑差点把我送走吗?

  传说中的天琅剑守是这样的?

  想到之前看到的种种画面,沐锋肯定得不能再肯定,眼前这货就是天琅剑守!

  天琅剑守并不知道沐锋在想什么,放低脑袋,两盏灯笼般大小的墨绿色瞳孔和沐锋目光平行,低沉问道:“沐家小子,你刚才说我已经死了?这些年发生了什么?”

  沐锋看了一眼背景板画面上代表《食月》的那团光华,思考如果自己拿《食月》来作为回答剑守问题的交换筹码的话,会是什么后果。

  然后他果断放弃了这个明显是作死的方案,选择老老实实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诉剑守。

  这不仅仅是因为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剑守完全可以像江星明对待刘天华那样暴力搜索沐锋的记忆,更是因为眼前的黑狼是天琅剑守,即使只是一缕残魂,沐锋也下意识地不愿意对他产生太过不敬的念头。

  阅读了天琅剑守的大部分记忆之后,任何人都会对他产生些许尊敬吧……当然,更多的是形象的颠覆。

  片刻后,天琅剑守听完了沐锋的讲述,一双墨绿色的眸子缓缓眯成一条线,身子站直,分明只是简单地站在前面,却让沐锋觉得他威风震古烁今,仿佛站在乱军之中,眯眼欲取敌将首级。

  “这么说,江女娃杀了沐永,又把你扔进这剑窟山中,自己当了庄主,而我的本体终究油尽灯枯陨落了?”

  沐锋点头,微微攥紧双拳:“拜江星明所赐,我一身剑脉尽毁,只能寄希望于您的《食月》能够根治。”

  “撒谎!”

  眼前剑守忽然怒吼咆哮,一掌扇出,直接将沐锋身体掀飞,高高抛起,继而重重砸落,本就孱弱的身体再遭重创,胸口肋骨断了三根,五脏六腑几乎移位,口中喷出大口鲜血。

  沐锋在此处的是精神体,精神体受创,外界真正的身体自然也不会好过,脸色瞬间苍白,嘴角渗出殷红的鲜血,几乎盘坐不住要跌落入大缸之中。

  奥特感受到沐锋受伤,立刻露出獠牙,一边焦急地吼叫一边目光四处转移,一身雄浑气息毫无章法地爆发,眼中却难以寻找到敌人。

  若不是剑守居所周围有多层结界,整座剑窟山都要在他的怒吼中崩塌,饶是如此,此时山洞里也光芒四射,崖壁不断震动,灵溪里的水流冲天而起。

  精神体内,随着奥特的暴走,黑狼的身躯忽然剧烈摇晃起来,并且时而透明时而凝实,似乎下一刻就要消散,脑中仿佛有千万根针在刺痛,令他都有些难以忍受。

  黑狼龇牙,怒触森白如刀剑的犬牙,朝着沐锋的精神体冲来,怒吼道:“你说本座已死?那为何本座仍能感受到躯体在活动?占据本座身体的是何方妖魔?!给本座死来!”

  虽然眼前的这缕神魂是属于剑守本身的,但此刻主导着剑守身躯的是奥特的灵魂,奥特才是这具身体真正的主人!奥特虽然没找到敌人在哪里,但本能的暴走仍然影响到了神魂内部,属于它的神魂主导着这副躯体,此刻遇到了不属于自身的前剑守的一缕神魂,立刻想要将其驱逐出身体!

  如果只是穿越前的奥特,那就算是完整的神魂也绝对不是境界极高的剑守的一缕神魂的对手,但奥特却阴差阳错继承了剑守的一身修为,它此刻的神魂,虽然不会各种高明的神通,只是受本能驱使如同洪水一般咆哮奔涌,就足以将前剑守残存的最后一缕神魂彻底淹没!

  黑狼遭受重击,未能给予沐锋致命一击,在半途中就浑身燃烧起透明的火焰,这是神魂即将被湮灭的征兆!

  黑狼重重翻滚在地,躯体痛苦地痉挛着,但那双墨绿色宛若疯狂的眸子却死死盯着沐锋!

  “妖魔!竟敢夺舍我身!即使本座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也决不允许你危害剑庄!”

  “死吧!”

  黑狼猛然张嘴,犬牙间血丝相连,一轮巨大的黑色月亮渐渐凝聚成型。

  巨大的吸力瞬间锁定沐锋,转瞬就要将他吞入口中!

  不止如此,就连如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的、属于奥特的神魂也要被他吞入口中!

  黑狼竟要以这最后一丝神魂,拉沐锋和奥特同归于尽!

  “我本就是本体留下的最后一记后手,是吾以曜之名起誓的最终章,今日,便由此终结吧!”

  妖族本名为曜的黑色巨狼忍痛站直,背脊高高拱起,肌肉炸起。

  顶天,立地!

  千钧一发之际,沐锋的声音传入黑狼曜的耳中。

  “剑守大人,可愿继续守护天琅剑庄?若还愿意,且听在下一言!”

  ……

  片刻后,安抚好奥特的沐锋再次与黑狼相对而立,只不过此刻的一人一狼,一个口中吐血肋骨尽断,另一个则身躯透明眨眼将散。

  “此时占据本座身体的,是你收养的犬狗?本已死去,却不知为何在本座的身体内重生?”曜盘坐在地,眉宇间的暴戾收敛,蹙着眉,思索着沐锋话语的真实性。

  “嗯。”沐锋点头,他只说奥特是他闲来无事养的犬狗,关于二者是穿越一事自然只字未提,就算是天琅剑守,恐怕对穿越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吧,反正天琅剑守久居剑窟山,即使是前世沐锋也几百年见不上一面,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养条狗毫不突兀。

  更何况经过刚才的事情,曜已经亲眼看到沐锋只是一句话便让暴走的奥特安静下来,一身灵力波动归于井底,同为犬族这个大族群,曜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沐锋看着曜的神情,猜到他已信了三成,当下深吸一口气,一手轻轻抚摸着肋骨断裂处,嘴角含着一丝笑意,淡淡道:“剑守大人一生守护剑庄,若真得以解脱,我剑庄上下自是无一人有资格不让剑守大人离去。然剑道茫茫,冥冥中让在下的伙伴继承了剑守大人的身体和修为,与其剑守大人在此拉他同归于尽,为何不让他使用这份力量代替剑守大人继续守护剑庄?”

  PS:奥特穿越过来之后算是妖族,不再使用“它”来指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