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十六章 诛杀!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一剑光耀百十窟!

  聂鸿飞眼中的癫狂之意还未来得及反应,沐锋已经握着金色神剑突刺到面前。

  金光笼罩沐锋全身,赤裸的肌肤上每一丝每一寸都流淌着水流一样的金光,体内隐约传出洪吕大钟般的悠远声响,满头黑发直直向后飞扬,仿若九天战神降临凡尘!

  猩红的血色长河瞬间被洞穿,凝实的血线瞬间从中断裂,继而朝四面八方散溢。

  聂鸿飞不断攀升的气息忽然一滞,瞳孔中那道神武的身影仿佛瞬间出现在身前。

  他引以为傲的《血长河》,竟完全不是这柄金色神剑的对手!

  “噗呲”

  神剑狠狠洞穿他的胸膛。

  沐锋不停,改双手握剑,神色肃穆,推着神剑不断向前,向前,向前!

  “轰”

  聂鸿飞撞在身后的崖壁上,全身鲜血狂流,气息一落千丈。

  神剑尖端刺入崖壁,刹那间勾动起此处崖壁间留存的剑火。

  残剑齐鸣,星火大盛!

  映衬地聂鸿飞脸色更加惨白无神,沐锋越发飘然若仙。

  血色长河在此刻彻底崩塌,化作粘稠的鲜血滴落地面。

  “嘀嗒,嘀嗒”

  寂静的剑窟中一时只有鲜血滴落的声音。

  “咳咳……你……”聂鸿飞眼中疯狂褪去,双眸黯淡,感受到剑气正在自己体力肆意纵横,生机迅速流逝,眼眸里闪过一丝紧张,艰难抬眸,嘶声道,“你不能……不能杀我!”

  “杀了,又如何?”二人此时离得极近,沐锋几乎就贴在聂鸿飞脸侧,他的脸上全是淡漠,手中力道不减,淡淡回应。

  “我,我可以帮你做事……就算不放我出去,我也可以帮你监视剑窟里的其他人……”聂鸿飞忽然抬起仅剩的左手,死死抓住沐锋肩膀,盯着他的眼睛,急切道,“我还可以把《血长河》献给你,这是我毕生开创的剑法,绝……绝对不输于天琅剑法!”

  “别……别杀我,别杀我,别杀我!”

  沐锋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就这些了?”

  “你……”聂鸿飞盯着沐锋的脸,忽然认出了这张脸,整个人瞬间颤抖起来,面色里再也不存半点侥幸,只剩下畏惧与恐慌,“你是沐锋!不,不可能!这不可能!不要杀我,求你不要杀我……”

  沐锋没有再给他机会,握着剑柄的双手猛然一拧!

  剑锋在聂鸿飞体内猛然旋转,凌厉的剑气瞬间如决堤的潮水,顷刻间淹没聂鸿飞!

  “我……我不想死啊……”

  聂鸿飞最后的声音被漫天剑鸣淹没,转瞬间便被剑芒撕裂,就连最细微的神魂都不复存在。

  一代剑魔,就此陨落。

  沐锋松开手,满身金光逐渐收敛于内,黑发重新贴落后背。

  眼前金色神剑寸寸瓦解,重新分化成上万把不过三寸长的飞剑碎片,神光一闪而灭,继而扑簌簌落在地面。

  它们燃尽了自己最后一丝灵力,已然化作凡铁,连再入崖壁作为剑火都不可能了。

  沐锋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刚才那种握剑的感觉还萦绕在手掌久久未散,他全身还处在那种玄妙的、带点兴奋、但更多的是“这才是我最擅长的事”的感觉中。

  这副身体,在剑道上到底拥有怎样不可思议的天赋啊!

  一定要把这种力量找回来!

  沐锋蹲下,手指轻轻拂过已经不复光华的剑身。

  四周崖壁里的剑火再次缓慢地闪烁起来,光华不如之前明亮,反倒像是一根根悼念蜡烛在风中轻轻摇晃。

  沐锋看着满地的残剑,轻声道:“放心,我会带你们回去。”

  嗯,找个机会,把它们重新嵌入崖壁内,那里才是它们应在的归宿,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散落一地。

  记下此处剑窟号码,沐锋便准备暂时离去。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眼角瞥见一抹妖冶的红光。

  那是一颗赤红色的结晶,大概有黄豆大小,浸泡在一地的鲜血中。

  “这是……聂鸿飞死后身体里留下的?”

  沐锋神色凝重,刚才那一剑下,几乎攀升到行远境巅峰的聂鸿飞都刹那间灰飞烟灭,但这枚结晶却依然完好地保存了下来,傻子都知道此物绝对不凡。

  沐锋思索片刻,准备让奥特出手直接将这颗结晶彻底抹除。

  不管这枚结晶到底是什么,沐锋都不会好奇把它留在身边。聂鸿飞巅峰时曾是不沾境界的绝世高手,不沾境界拥有种种难以想象的玄妙,就算是滴血重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沐锋绝对不愿意留下没必要的麻烦。

  然而就在沐锋刚刚靠近赤红结晶之时,这枚赤红结晶忽然化作一道流光,朝他飞来!

  沐锋神色大变,不等他来得及做什么,赤红结晶已经没入他的体内!

  “不好!”

  沐锋暗道不妙,可是下一秒他预想中的变故并没有出现。

  不管是变异还是不适,通通没有发生,那枚红色结晶入体就像是石沉大海,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变化。

  只是隐隐约约的,腹下丹田之处有些温暖,像是喝了一整杯热水。

  “……是白瓷碗?”

  要说沐锋此时身体里有什么秘密的话,那伴随他和奥特一起穿越而来的白瓷碗无疑是最大的秘密。之前被刘天华和李洛设计杀害时,沐锋便是靠着白瓷碗的复制之能活了下来,但白瓷碗也因此耗费尽了所有能量,没入体内不见踪迹。

  此时变故突发,沐锋用脚指头想都知道那颗血色结晶绝对不是善茬,然而此时自己全无不适,想来一定是白瓷碗的功劳。

  “还是得尽快恢复修为啊,要不然连现在身体里是个什么情况都看不到。”

  沐锋叹了口气,诸多事宜,现在全部被自己这副身体的修为所拖累。

  “结束巡视之后,立刻开始修炼《食月》!”

  沐锋现在心情有些迫切,不再逗留,重新以妖气覆面,带着奥特继续开始巡视剑窟。

  或许是因为刚才和聂鸿飞的交手造成了不小的动静,接下来的剑窟巡视速度快了很多。

  期间沐锋经过了残刀老祖等人所在的剑窟,但除了聂鸿飞外他并无法确认之前试图逃走的到底有几人,所以在残刀老祖等人刻意地放低姿态、沐锋又取出一滴聂鸿飞精血立威的情况下,剩下来的巡视并没有产生多余的交手,显得格外顺利。

  足足三个时辰之后,沐锋才重新回到剑守洞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