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十章 两件事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这样的御剑姿势,这样的御剑轨迹,天琅剑庄只有一人。

  严律己的亲传大弟子,周沉飞。

  耳边气流呼呼而过,周沉飞低着头,左眼费力地睁开一条缝,确认了下方向,晃晃悠悠朝正清峰靠近。

  远远的,就有其余御剑者跟他打招呼。

  “周师兄好。”

  “见过周师叔。”

  一位正清堂长老本已经飞出去一段距离,看到周沉飞后又折返回来,瞥了他一眼道:“剑律师兄又发疯了,沉飞你多管管他,这在弟子们面前像什么样!平日里的做派哪去了?”

  周沉飞勉力睁开眼眸,打了个哈欠,搭在两侧膝盖上的双手上下摆了摆,便算是行过礼了。

  啥做派?哦,那老头子装的。

  “知道了方师叔。我这不一听到他老人家发疯,就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吗?”

  “马不停蹄?”长老眼角一抽,心想你那七摇八拐的飞法就差根笔来写《天琅剑庄九曲十八弯环游记》了,也能叫马不停蹄?

  罢了,他也懒得跟这对奇葩师徒计较,转身拂袖离去。

  “唉……烦啊,不省心啊……我只想舒舒服服睡会儿觉怎么这么难?……要不干脆点把那老家伙弄死吧……”

  周沉飞嘴里嘟哝着,双手笼在袖袍里,垮着肩膀,在剑身上欠了欠身,一头扎进正清峰后山。

  此时此刻,天琅剑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剑律大人,那位平日里在弟子们面前最讲究一丝不苟的严律己,却像个失了智的孩童箕踞在井边,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如丧考妣……

  口中喃喃着诸如“我的宝贝,我的心肝,我的命啊”之类的言语。

  然后时不时来上一嗓子,震碎半边天的云彩。

  看到周沉飞,严律己像是抓到根救命稻草一样,悲痛的双眸里亮起希冀:“沉飞……快,快去给为师查是谁偷走了我的崽!”

  周沉飞耷拉着脑袋,永远一副没睡醒的模样,把那柄叫做周公剑的栗色阔剑竖抱在怀中,头靠着剑柄,省力。

  “唉……”他叹了口气,望向自家师傅,“这次又是哪小只跑丢了?那头暗月白狼?还是那只影猫?或者又是那对储灵鼠?”

  “都不是!是为师刚刚收养的鲲鹏幼崽,鲲鹏幼崽啊!”

  “鲲鹏?”周沉飞眼睛眯开一条线,很快又重新闭上,“没了就没了呗,反正剑守是天狼一族,反正师傅你也没几年可活了,还想把十二王族收集满?”

  “你小子懂个屁!”周沉飞浑然不当回事的态度让此刻本就不正常的严律己越发暴怒,一双老眼瞪得极大,胡子都气得翘起来,狠狠拍着自己的大腿,痛心疾首道,“你师傅我活着,就是为了养鲲鹏崽!”

  “哦?”周沉飞闻言来了兴趣,抬头睁眼,目光里流露出星星点点的期待,“这么说,现在鲲鹏没了,师傅你愿意死了?”

  “你……孽障!”严律己盛怒之下猛然拂袖,巨大的力道直接把周沉飞卷上高空。

  周沉飞懒得动用灵力,任由自己被抛飞然后砸落在地上砸出一道浅坑。

  他盯着蔚蓝的苍穹,艰难放弃就此在坑底睡上一觉的打算,揉了揉微痛的肩膀,爬起来重新走到严律己面前,也一样箕踞坐下,抱剑低头,叹道:“可是师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三百年前你养那对储灵鼠的时候说过你活着就是为了储灵鼠崽崽啊。”

  “五百年前你养影猫的时候也说过,你活着就是为了影猫崽崽啊。”

  “一千年前……”

  “一千三百年前……”

  “……”

  “所以师傅你啊,老渣男了。”

  严律己被自家徒弟一段话怼的哑口无言,张着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最后实在气不过,怒而起身,仍依旧抛下一句“你懂个屁”,然后骂骂咧咧地走了。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果然只有灵宠才能暖人心,小灰,小黑,小白……为师来了……”

  风中传来老人的声音。

  片刻后,周沉飞又叹了口气,起身走到那处井前。

  缓缓睁开双眼。

  一双眸子里剑光如梦幻神影,刹那间没入井水。

  然后他又闭上了眼眸,哈欠连连。

  “鲲鹏是吧?敢动我师傅的崽是吧?你总还在这座剑庄里吧?”

  周沉飞重新坐上周公剑,晃晃悠悠向峰外飞去。

  “好困啊……破事怎么这么多……”

  ……

  沐锋初步调教好北冥之后,便从缸里起身,药液所剩已经不多了,对他此刻的身体来说几乎无用,就留给北冥享用吧。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此刻摆在沐锋面前最急迫的事情有两件,一是尽快修炼《食月》早日修复身体根基,按照曜所说,《食月》虽然能够修复道伤,但也绝对不是一蹴而就之事,甚至其中艰难困苦连曜都觉得难以实现,自然能尽早开始就要尽早开始。

  至于第二件事,便是剑窟山中的囚徒们。

  虽然之前奥特已经击退一人,但沐锋自然不会天真到以为想要趁机“越狱”的只有一个人,说不定下一刻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越狱者出现。

  到时候即便奥特能够对付这些人,也难保会造成动静过大,引起天琅剑庄其他人的注意。

  而他现在的状况,是绝对不能暴露在外的。

  他答应过曜,不会让天琅剑庄陷入危机,一旦他活着出现势必会引起庄内两股势力的对立,偏偏此时的他根本没有和江星明对抗的资格,所以在拥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他绝对不能离开剑窟山。

  “必须赶在这些囚徒之前教会奥特,让它重新镇压一百零八窟!”

  “时间!”

  “我需要时间!”

  不管是修行《食月》,还是教导奥特,都需要时间!

  “怎么才能尽量地拖延一段时间……至少,先让奥特学会掌握自身神识!”

  “该死……我现在根本不能修行,不能修行就没有神识,我都感受不到的东西怎么教奥特?”

  “可要是等我把《食月》修成,剑窟山怕不是已经被捅了个底朝天,那时候再有神识还有什么用?”

  “完蛋,这不就成了前世工作里的循环死锁了么?”

  沐锋眉头渐渐皱起,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

  死锁,虽然麻烦,却不是不可以解决或预防的。

  只要,适当地做一些操作,比如破坏它的一部分条件……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大缸里的药液渐渐见底。

  幽深的洞穴里,沐锋的眸子一点点亮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