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零五章 七夕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瞧见那端坐在一张小木桌后,满脸写着“我是个算命骗子”的眯眼小老头后,沐锋的脸“唰”地阴沉下来。

  一个没注意,自己竟然被人潮推挤地来到这江湖骗子摊位前。

  这要是在穿越前,自己遇到这种人劈头盖脸就是一句“别整虚头巴脑的,给我来一卦明天的彩票号码”,然而这个世界虽然也有赌彩,却并没有像彩票那样的大众赌彩。

  算了,不搭理他就成,今晚的落脚地还没着落呢,看街上这人流量找客栈也是个难事……

  “算!给他来一卦!”

  “砰”

  旁边一只手直接把十个铜板拍在小木桌上,震得木桌一阵摇晃。

  沐锋:“啊咧?”

  他有些僵硬地回过头,看到狂秋左瞧瞧右望望就是不和自己对视,甚至还嘟起嘴吹起口哨,好像那拍在桌子上的小手不是她的一样。

  “你搞什么?”沐锋黑着脸低声道,“这种人明显是骗子!”

  “我知道啊。不是你说的么,我们要做好充足的准备。这也是准备的一种!”

  神特么这也是准备的一种!知道我今晚有没有艳遇能干啥?难道我艳遇的对象会是白瑶吗?!在阴阳调和的时候杀她吗?唔,虽说激烈之后女人确实会比较虚弱……喂,在想什么!

  “好咧!”

  一只干瘦如柴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十枚铜板撸到小木桌后的抽屉里。

  沐锋眼皮狂跳。

  “喂喂喂,你动作这么快准狠真的是瞎子吗?!”

  “道友说笑了,你我修道一路求索,又怎会全凭一双肉眼?”木桌后算命老头捋了捋下巴上的一撮微微发白的山羊胡,丝毫不见慌乱。

  我靠……你这借口真是让人无从反驳啊!

  “算一个算一个,反正也要不了几个钱嘛。”狂秋说着按住沐锋的肩膀,把他按在木桌前的小板凳上。

  算命老头连连称“善”,一双吊着白眼的眼眸有意无意瞥了狂秋一眼,当即面色就有些破防。

  “靠……这货要是个真瞎子我倒立吃翔!”

  沐锋在心中默默吐槽。

  伸出右手,算命老头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低头掰直沐锋的右手,神神叨叨地探查起来。

  “老头,我劝你识相点,不然的话老子掀了你这摊位,今晚你别想做成一桩生意!”

  沐锋稍稍凑近,用只有他和算命老头能听见的声音威胁道。

  算命先生眯眼“看”了他一眼,又趁着摇头晃脑沉思筹算的时间“瞥”了一眼狂秋,最后满脸神秘地点了点头,给了沐锋一个“我懂”的眼神。

  “咳咳……”

  他松开沐锋的手,靠在椅背上,捋着山羊胡,面色神秘颇具高人之感。

  “怎么样?”狂秋迫不及待地问道,“这人今晚会阴阳调和么?”

  话说出口后她才觉得有些不妥,脸色在灯光的照映下微微发红,但狂秋就是狂秋,即便如此目光也不退让,直直盯着算命老头的脸。

  “呵呵……”算命先生微微一笑,伸手取过木桌上的茶杯,准备呷上一口。

  算命先生不都是这样的吗,保持神秘高深感是第一要义,得吊好顾客的胃口,吊足之后你说啥他们便信啥了。

  急不得,急不得。

  “砰!”

  狂秋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直吓得算命先生双手一个哆嗦,一杯温茶甩了满手,溅得满脸都是。

  周围行人听到声响,不由注目看了过来。

  “老娘问你话呢,喝什么茶,快说!”

  算命先生心神剧颤,哆哆嗦嗦地把茶杯放下,抬起袖管擦了擦脸上茶渍。

  “说!!!”

  “我我我说,我说……”算命先生咽了口唾沫,哪里还敢像先前一样偷瞄狂秋,看着沐锋声音发颤道:“恭,恭喜道友,这,这命中注定阴阳调和之人,远在天边,近,近在眼前……”

  好一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果然是你能说出来的话!

  不过沐锋此时已经不想吐槽这话了,因为他在算命先生的目光里看到了敬佩和……同情……

  同情?!

  沐锋觉得这货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老子让你识相点是让你识这个相吗?

  没有沐锋开口的份,狂秋显然对算命先生的回答非常满意,觉得就说在自己心坎上啊,现在和沐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人除了她还有谁?

  至于“阴阳调和”,呸,他长那么丑,想都不要想!

  确认沐锋今晚不会有其他艳遇之后狂秋心情大好,又甩给算命先生两枚铜板,自顾自往前去了。

  周围行人惊讶于这女子的霸气举止,纷纷让开一条路,不敢靠近。

  ……

  “又没空房了?”

  沐锋皱着眉,神情有些不悦地站在客栈前台,掌柜的一脸赔笑地说着“不好意思”。

  沐锋回头,看到狂秋站在客栈门前,正一脸“不关我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是来开房”的表情,却不知她越是这样就越是引人注目。

  这已经是他们今晚踏进的第十八家客栈,几乎快把整座平慈镇都逛遍了,却仍然没找到一家客栈有空房。

  别说两间空房了,就是一间都没有!

  再耽搁一会儿,真就可以露宿街头了。

  沐锋正在犹豫,忽然听到二楼传来一阵争吵声,随即便是重重的关门声,然后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从楼上走下来,还时不时彼此红着眼骂上两句。

  “老板,退房!这日子没法过了!”先下楼的是名微胖的寻常妇人,脸上未施粉黛,双目通红,走过来重重把写着“人贰”的房牌摔在台前,嗅了嗅鼻子,目光中满是对生活的失望。

  “没法过就不过!”在她身后,一名身材单薄,大概只有一米六出头,面色黝黑却透着几分书卷气的男子涨红着脸跟了过来,感受到周围人的目光他有些恼怒,对妇人怒言相对。

  “不过就不过!”妇人闻言更加不管不顾,转身叉腰指着男人的鼻子大骂道,“姓朱的你给我记好了,今天我出了这个门,我们就彻底结束了!”

  男子心中心跳加快,周围人的目光如针芒在背,情绪上涌,攥紧双拳嘶声道:“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跟你!”妇人转过身,把前台拍的“砰砰”响,“退钱退钱!听不懂吗!?”

  客栈老板不想多事,麻利地收起房牌,从抽屉里取出碎银递给妇人。

  妇人接过碎银,在台前静静站了两秒,转身跨出客栈大门,消失在人流之中。

  男人咬着牙,愣愣看着妇人离去的方向,想追,却又迈不开步伐。

  最后无力跌坐在地,目光怆然。

  “客官,现在有房了,您看您需要么?”掌柜的看向沐锋,问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