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一十七章 谁熄灭了太阳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等,便是等人或者等事。

  那么沐锋在等什么?

  前方的人越来越少,围在落梦泊前准备下去的人越来越多。

  天上的太阳越来越高。

  风越来越缓。

  沐锋还没等到他要等的人和事。

  身前的狂秋拉了拉他的衣袖。

  “斑斑,你看那是谁?”

  沐锋抬头,顺着狂秋手指的方向朝前看去。

  一道熟悉的人影正从玄天洞弟子手中接过一枚古朴令牌,那身影激动得浑身都在发颤,对那位有些不耐烦的玄天洞弟子连连弯腰道谢,转身便朝某处跑去。

  问题是其他人拿了落梦令之后都是朝湖边靠近,想找个合适的下去位置,这人怎么反倒往外面跑?

  他奔跑中回头朝落梦泊四周看了一眼。

  沐锋看到了他的脸。

  竟然是杜三郎。

  “他怎么会在这?他不应该回家了么?”狂秋说道,“难道他骗了我们?拿了两颗金元宝还不回家好好过日子,非要来淌这浑水?”

  说到最后,她明显有了怒意。

  倒不是因为杜三郎骗了两颗金元宝,而是因为他没回家陪老婆孩子。

  他跟她讲那么动人的爱情故事,竟然都是骗她的?

  沐锋也微微蹙起眉头。

  但还没等他眉头真正蹙起来,他便愣住了。

  随即眉头缓缓舒展,心中有些复杂。

  杜三郎跑到一里之外的某棵大树下停了下来。

  树下有位带小孩的微胖妇人正在乘凉。

  杜三郎将落梦令递到妇人手中,眉飞色舞,神色激动不能自已。

  妇人将那块令牌在手里摸了又摸,又用衣角反复擦了两遍,起身小心翼翼地将令牌缝在杜三郎衣襟最深处。

  杜三郎憨厚地挠头笑着,抱起儿子亲了一口。

  妇人和小孩和杜三郎告别。

  他重新朝落梦泊人群飞奔过去。

  一步三回头。

  妇人牵着小孩,在等他回来。

  ……

  杜三郎的身影没入人群,如一滴水滴落大海,很难找到。

  沐锋用力握住双拳,抬头看着天穹,眼底深处隐约有血丝蔓延。

  江星明,你到底在做什么?!

  ……

  众人领完落梦令后,又在三派弟子的指引下围着湖排成上千条纵队,若是从高空往下看去,就像是初学画画的幼稚生在地面上画了个不发光的太阳。

  鲁承弼三人仰头望天,距离到达晌午只剩不到半柱香的时间。

  人群渐渐骚动起来,他们眼里充满着激动与期待的神色,只等晌午一到秘境开启,便要进入秘境搏一份机缘。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头顶渐渐上移的太阳上,虽不能直视,却也用余光追着它一点一点升上最高处。

  忽然。

  淡黄宛若酥饼的太阳上出现了一个黑点。

  像是酥饼上的一粒芝麻。

  酥饼上有芝麻是很正常的事。

  问题是什么酥饼上会只放一粒芝麻?

  而且这颗芝麻还越来越大。

  几乎要把整块饼遮盖。

  天,暗了下来。

  ……

  随着急速黯淡下来的天色,四周的风也大了起来,吹起岸边的黄沙碎石,树木摇曳,无数叶片随风飞向高空,像一只只在空中盘旋的蝴蝶。

  耳边竟是风声,风刮在皮肤上有些生疼。

  一直闭眼的鲁承弼最先反应过来,冲着头顶那道不断降落的黑影怒喝道:“什么人?竟敢擅闯秘境!”

  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整个人却如离弦的利箭一般直射云霄!

  啪啪啪。

  原地爆出清脆的破音声,空中留下一道灰白色的光影,光影中隐约有雷电痕迹。

  飞行中的鲁承弼缓缓睁开双眸。

  他的双眸竟然没有瞳仁,是一片苍无的眼白,看着有些骇人,而在这些眼白之中,风暴和闪电皆在孕育。

  “噼啪!”

  不知是不是他看了一眼天,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炸开一道惊雷,粗壮的蓝紫色雷霆直直朝那道黑影当头劈落。

  丁修诚和莫欣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凝重。

  鲁承弼唤出的这一道神雷,即使是他们都觉得凶险万分,若是被正面击中绝对不会好受。

  还没有完全黑下来的天穹,被这一道雷光重新映亮。

  ……

  轰轰。

  天空中爆发出刺目的光华,轰鸣声不绝于耳。明亮的电光照射在凝固成冰的落梦泊水面,映得湖底深处的水草都能看得见,一根一根,像剑插在湖底。

  落梦泊周边众人,包括沐锋狂秋在内都无法看清空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以手遮眼,以防视力受创。

  转眼,密集的雷电骤然散开,雷光互相撕扯着归于虚无。

  丁修诚和莫欣却没有因此而感到放松,反而神色越发凝重,手掌间皆是光华涌动,自家法诀随时准备出手。

  因为雷电虽然散了,但他们仍然没能看见太阳。

  天空依旧黯淡,像是入了夜。

  那些方才就在风中飞舞的树叶依旧在空中盘旋,只不过散得更开了些,东一片西一片,竟铺满了整片天空。

  树叶在风中轻轻摇曳,像是蝴蝶在扇动翅膀。

  鲁承弼站在最高处,看得也最清楚。

  那些蝴蝶,或者说树叶每一次摇曳,都蕴含着足以撕裂空间的锋利。

  那是剑意。

  鲁承弼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平直的额头上渗出密密一层汗水。

  “玄天洞的《藏雷神诀》还算不错。敢于将雷电这样暴烈的事物藏于目中,你也还算不错。”

  慵懒,甚至似乎带着一丝困意的低沉男音从更高的地方传来。

  高空中的云层忽然下沉了几分,然后像是烟圈一样裂开一个洞口。

  黑影像颗石头砸了下来,速度极快。

  又在鲁承弼头顶骤然静止。

  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将如此高的速度归零,来者的修为想必极高。

  确实很高。

  高到鲁承弼只是看了来人骑在胯下的那柄剑一眼,甚至连来人的上衣都没看,就慌忙抬手行礼。

  丁修诚和莫欣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同样低头行礼。

  丁修诚轻轻摩梭着右手上还戴着的五枚戒指,心中想着现在用其中最快的那枚给那边传讯是否还来得及?

  莫欣却想着,鲁承弼的《藏雷神诀》至少修到了第七重,自身又是金丹后期修为,即便如此依然挡不住对方轻描淡写的一剑?

  甚至,对方或许根本没有出剑。

  毕竟这漫天绿叶未曾凋落一朵。

  同为剑派,莫欣却感到了某种无法逾越的鸿沟。

  她想抬头看一看对方的剑。

  看一看天琅剑庄的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