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四十五章 在和谁说话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心念微动,龙凤画卷自空中飘落到沐锋身前,徐徐展开。

  沐锋透过画卷看到外界落梦泊周围的场景。

  画面浮现的那一瞬间,看到周沉飞没精打采的脸时,沐锋很明显地感觉到和以往的不同。

  如果说以前像是在看风景,那么现在,沐锋有种拿起身旁画笔,在眼前画卷上添上一笔的冲动。

  这么想着,他右手边云雾从地面升起,汇聚成一方案台,案台上赫然摆放着一根画笔,和一盘五彩颜料。

  沐锋沉默片刻,伸手拿起画笔。

  不管是前身沐锋还是穿越之前,他都从未学过画画。

  但此刻他想试试。

  看着周沉飞昏昏欲睡的那张脸,沐锋好不容易控制住想在他脸上画点什么的冲动,抬笔蘸了抹绿色颜料,在落梦泊岸边的草地上尝试画了几笔。

  落梦泊岸边有草地,草地上绿茵缤纷,就算凭空真多出一株草也几乎没人能发现。

  但即便是这样的小小尝试,竟然出乎沐锋意料地失败了。

  他用绿色颜料画下的那三笔,在只有他可见的画卷上闪烁散下,然后消失。

  就像被撤销了一般。

  他无法令草地上凭空生出一株草。

  那便无法画出一朵云,也就绘不出山川与河流。

  更画不出剑。

  如果能画出剑,伍丰羽等人还算什么?一笔就解决了。

  “想得太简单了啊……”沐锋微微蹙起眉头,思考着其他方向。

  在筑基境之前,他根本不能这么做,但现在他可以这么做,只是没有成功。

  二者之间有质的区别。

  “难道,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如果时间充裕,他自然会多做些尝试,但眼下既然无法通过白雾空间直接带来胜利,那尽快去战斗才是当务之急。

  至少,他自己已经比之前强上太多。

  甚至凭借着白雾空间重新充沛的灵气供应,以及《血长河》剑诀的威力进步,现在的他,一人就能轻松战胜原来的白瑶。

  别忘了,他的战斗经验与身体本能,远非这些修炼不过数十年的“年轻人”可比。

  甚至说原本他与伍丰羽三人相比差的就只有境界,其他各方面都是碾压。

  而现在境界上的差距,也不再是质的差距。

  同为筑基,无非是灵气浑厚程度和感悟的差距,但这些沐锋不知甩他们多少条街。

  虽然这些经验彻底变成他自己的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磨砺,但至少他面对伍丰羽不再是没有一战之力。

  龙凤画卷上的画面变幻,变成秘境内的情形。

  正好是狂秋捆着焦岩等四人丢在伍丰羽等人身前。

  ……

  狂秋提出的条件很简单。

  要想救焦岩四人,便让他们离开。

  听到这话,伍丰羽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关立群的表情倒是更加冷漠了几分。

  焦岩四人的脸色却“唰”地有些惨白,目光里闪过一丝恐惧,有些惊恐地远远看向伍丰羽。

  伍丰羽抬手顺了顺后脑勺的头发,蹙着眉叹了口气。

  蹙眉不是为难,叹气也不是纠结。

  而是啼笑皆非。

  他抬起头,看着狂秋咧嘴一笑,摇了摇头,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他摊开双手说道:“我说,你们还等什么呢?”

  很显然这不是对狂秋说的。

  那么是对谁说的?

  狂秋微微一愣,身后众人也很是疑惑。

  紧接着只听“噗噗噗噗”四声传来。

  狂秋脸色骤变,猛地回头。

  焦岩四人已经自断经脉而亡,死不瞑目。身旁负责看守的散修根本没来得及反应。

  一股寒意“唰”得沿着背脊直上脑门。

  “我知道你不是真的想用这种天真的条件跟我谈判。”伍丰羽满意地笑了笑,看向狂秋说道,“但很可惜,我不想让你拖延时间,所以采取最省时间的方式。”

  狂秋听着伍丰羽的话,只觉得这个看上去面庞白皙、面目清秀的年轻男子是如此可怕,否则焦岩四人怎么会连反抗都不敢就愿意去死?唯一的解释是如果他们活下来,那伍丰羽必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猎人和猎物是没什么话好说的。”伍丰羽抬手挥了挥,“全杀光,包括那些妖兽,一个都不留。”

  三派修士齐声应和,高举法宝飞剑,各色光华照亮密林,朝散修们冲了过去。

  伊希月身形一闪,消失在人群中,只留下淡淡的青色微风。

  伍丰羽刚想动,一道墨色寒光当头落下。

  恰好指在他的眉心,只差丝毫。

  面前,关立群冷冷注视着他。

  伍丰羽也不恼,反倒笑了笑问道:“关兄这是何意?”

  关立群盯着他,冰冷的眸子里看不出情绪:“你知道,焦岩是我亲师弟。”

  焦岩和关立群都是青阳门人,更重要的是,二人是同一个师父。

  伍丰羽一句话便让焦岩自杀,关立群身为师兄,自然要为他做些什么。

  伍丰羽低头捻着手指,任由玄光轮在指间翻转,淡淡道:“事成后的灵气,我私下多分关兄一份。”

  关立群静静看着他。

  “好。”

  转身,墨枪杀入人群。

  伍丰羽瞧着眼前的战场,忽然摇头轻笑。

  ……

  树洞内,沐锋睁开眼站了起来。

  白雾空间最后的画面停留在双方交战的一瞬间。

  若是伍丰羽没有识破狂秋的拖延之计,那么沐锋的时间便刚刚好,但眼下却有些急了。

  他快步走到密室出口,刚准备离开,忽然又停了下来。

  他站在门口,仰起头,刘海向后垂落,睁着眼不知道在看什么。

  “这一战不知道结果如何,不知道会死多少人,不知道我会不会死。”

  “难道你真准备就这么看到最后?”

  “我破境的这些天你就一直在看着,那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很弱,非常弱。”

  “好。就算你不愿意出手,那把力量借给我总没问题吧?为什么你又不愿意?”

  “难道还在别扭那件事?”

  沐锋顿了顿,握了握拳,说道:“那是我不对我承认,但你总该给我个挽回的机会不是么?而且那些正在死去的散修有很多是无辜的。”

  “眼睁睁看着他们死,那就是你不对。”

  说完这句话,沐锋踏步离开密室。

  密室里自然静悄悄。

  天上也没人回他的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