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一十七章 柳远的剑诀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剑崖间响起无数道惊呼。

  尤其是金阳堂所在的石台,各位长老和内堂弟子的脸色更是十分难看。

  天琅剑庄七剑堂,除了对外的两小堂可以学习七堂所有剑法之外,就算是云中堂也只能学习本堂剑法。

  柳远拜了天琅剑守为师,按理说日后谁也管不了他学哪一堂剑法,就算剑守大人把云中堂的《云中剑诀》教给他也没人敢说些什么。

  但问题在于,柳远才刚刚拜师天琅剑守,登堂大比甚至还没结束,你就使出金阳堂的《方寸剑法》,这算是什么?

  难道说,剑守大人在过去的一年里便已经将这套剑法传给柳远了么?

  剑崖前那些没有背景、没有拜堂成功的剑徒们脸色颇有些愤慨,这确实有些不公平。

  “不过……他的《方寸剑法》看上去好像比刚才那位两小堂第十更好看。”水月堂的小姑娘躲在美妇身后小声说道。

  美妇微微点头,自己这位小徒弟境界不够只能看出一套剑法好不好看,但正因为如此,更好看也就意味着更强。

  柳远这一剑,已经说明他的《方寸剑法》,比两小堂第十更强。

  《方寸剑法》是一套讲究心无旁骛、不受环境影响、剑心澄澈守一的剑法。

  在面对凌空雪的道法影响时,这套剑法是很好的选择。

  柳远已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来到凌空雪身前。

  一剑刺向凌空雪胸膛。

  凌空雪口中发出一声轻“咦”,身形倒飞而出,与此同时双手捏诀一招。

  无尽风雪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形成一道巨大的冰雪龙卷朝柳远卷去。

  不仅如此,二人身旁瀑布飞溅出的水滴也在瞬间凝结成冰,化作无数道冰刃朝柳远飞去。

  风雪与剑光相撞,于方寸间爆发出剧烈的声响。

  “轰”的一声。

  柳远向后倒退而去。

  而这时冰刃已经到达他的身前,倒映在他清澈的瞳孔中。

  下方的积雪中突然探出一只巨大的雪手,竟要将柳远整个握在手心。

  一旦被雪手控制住,再硬抗这漫天冰刃,就算是苏汉峰也必败无疑。

  在极短的时间里凌空雪就表现出对冰雪道法的极致理解与掌控,不愧于第一之名。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柳远到此为止的时候。

  他平静的眸子里忽然升起两抹火光。

  紧接着全身蒸腾起炽热的火光。

  火焰从手中飞溅的污垢间生出。

  他在半空中挥舞飞剑,火焰滔天而起,转瞬化作一头燃烧的飞龙。

  破山堂,《游龙剑诀》!

  巨大的火龙冲天而起,柳远的剑意也在一瞬间从方正变得炽烈。

  王启成呆呆地站了起来,这套剑诀他曾经见过,就是易清风最后使用的剑诀!

  同时,两小堂第九刚才也恰好使用过这套剑诀。

  剑龙冲天而起,融化漫天冰刃。

  柳远的身形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带起的灼热剑气与身下的雪手相遇便开始了切割。

  漫天雪雾翻飞。

  众人说不出一句话来。

  先是《方寸剑法》,现在又是《游龙剑诀》,偏偏这两套剑诀出自不同的剑堂。

  偏偏柳远用出来比之前的两小堂剑修都要好!

  “他的修为……是筑基后期!”

  在柳远切割雪手的时间里,排名第三的沈秋白脸色非常复杂,一字一顿说道。

  即使是他,也不过刚刚筑基后期而已。

  这岂不是说眼前这位入门不过一年的剑徒已经有不弱于他沈秋白的境界?

  而且从柳远对剑诀的掌控上来看,他剑道的境界只会比沈秋白更高!

  苏汉峰自然也看得出来这点,但是相较于柳远展现出的境界和实力,他更奇怪另一件事。

  “他的剑意为何能切换得如此流畅,难道剑守大人连《剑心通》都教给了他?”

  同样的疑问出现在很多长老心中。

  对于天琅剑修而言,熟读几十种剑诀是很常见的事,会用几十种剑诀的人也大有人在,但无论如何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主修的一套剑诀。

  这套剑诀会最大程度地契合剑修自身的剑意。

  因为剑意这种东西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一个人的剑道,一个人不可能同时走在两条道路上。

  不止是剑修,就算是凌空雪,她虽然能熟练掌握万千道法,但她自己的道仍然只有一种,那就是冰雪。

  然而两小堂的《剑心通》却能让两小堂剑修同时掌握两种剑意且运转无碍,这是两小堂使用双剑的核心所在。

  柳远方才的《方寸剑法》和《游龙剑诀》切换毫无滞涩,难道他真的修炼了《剑心通》?

  ……

  凌空雪美目微凝,到目前为止她只用了八成实力。

  但她本以为柳远早已应该败了。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但柳远就这么接住了她两招。

  并且在他重新落地看了她一眼之后,云淡风轻地使出了第三种剑诀。

  “望舒堂,《六梅剑诀》!”

  淡淡的梅香味散溢开来,地面的积雪中生出枝桠,梅花绽放。

  柳远的剑轻轻点过梅花花瓣,落在凌空雪面前。

  一点,两点,三点。

  梅花绽放。

  风雪退散。

  凌空雪脸色倏忽变了。

  这一瞬,她感觉到了危险。

  因为在梅花之后,还藏着另一种剑诀!

  石台上,褚由天“噌”的一声站了起来,眼神微冷地看着下方!

  两小堂,《双行剑诀》!

  问题在于两小堂的剑诀都需要两柄飞剑。

  柳远自己的飞剑去施展《六梅剑诀》,哪里还有别的剑?

  石台上,苏汉峰脸色倏忽一白,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两道剑光从他体内闪出,倏忽斩向凌空雪!

  众人骇然!

  苏汉峰更是满脸惊恐。

  就在刚才,他体内的两柄飞剑不受他的控制,强行破体而出。

  就像受到狼王征召的狼群成员。

  “这怎么可能!?”

  “那个男人……做了什么?”

  所有人脑中都闪过这样的念头。

  飞剑竟然不受主人控制,这绝对是不应该出现的情况!

  如果死去的伊希月看到这一幕,大致会觉得自己死得不冤。

  不过现在没人来得及追问这些。

  因为凌空雪正面对这凌厉的两道剑诀。

  她的双眸前所未有的凝重。

  这是苏汉峰都未曾给她带来过的危险。

  剑意带起的风刮在脸上有些疼。

  她越发兴奋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