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零三章 世界上只有一个门派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沐锋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略有些惊讶地看向李玄水。

  先前他刚刚施展《血长河》的时候,李玄水就开口提醒沈三炎这剑法有古怪,此时此刻更是直接说出了《血长河》的名字。

  聂鸿飞纵横神启大陆的时候早已是千年以前,李玄水本身不过是个炼气巅峰的底层修士,寿命不过一百多,怎么会认识这套剑诀?

  想到聂鸿飞很有可能并不是这套剑诀真正的创始者,沐锋心头一动,拎着袍子把李玄水整个提起来,冷声问道:“你在哪里还见过这套剑诀?”

  李玄水盯着沐锋的面容,忽然疯魔了一般嘻哈大笑,一双老眼眯在一起,鱼尾纹里都笑出了眼泪。

  “哈哈哈……好小子,就算你们杀了我,也绝不是白瑶那女人的对手,更何况她身边现在还多了战刀堂的帮手!你们必死无疑!”

  “那我也先杀了你!”狂秋大怒,伸手就要结果这老侏儒的性命。

  沐锋拦下狂秋,皱着眉头对李玄水道:“白瑶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之事,就连自己的师兄弟都残忍杀害,这样的人,你们为什么会跟随她?”

  “呵呵……谁告诉你我们是跟随她了?”李玄水盯着沐锋的脸,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张老脸既狰狞又扭曲,他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眼里满是不甘和鄙夷的怒火,“小子,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为什么会摊上这些事”

  沐锋沉默下来,他心中有答案,但他却不愿意说。

  “呵呵,想必你们自己心里也清楚,那都是因为你们出自名门大派!”李玄水恶狠狠道,“从小在名门大派长大的你们,可曾真正有过灵气缺乏的感受?你们有没有因为一小块灵石被人撵了上千里的经历?有没有经历过因为缺乏灵石导致伤重不治,只能眼睁睁看着对自己最重要的人死在面前的过往?还是因为没有灵气,我年少时候得的病无法根治,一辈子就只能以这副模样示人!”

  “这些你们都经历过吗?你们都想到过么?”

  “你们没有,因为你们根本没有这样的问题,你们的家族门派每月都会派发给你们充足的灵石和资源。”

  “你们的灵石资源,还不是从我们这些散修身上抢走的?!”

  “现在我们为了最后那一点灵石彼此抢夺厮杀,你们却还要站在道德高处对我们的所作所为指指点点,说我们做的不对?”

  “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

  李玄水一口气将胸中恶气尽数吐出,死死瞪着沐锋的双眼。

  狂秋面色变幻不停,眼中不时闪过挣扎犹豫之色,显然是从未考虑到李玄水说的话,一时之间难以想清楚,陷入两难之地。

  沐锋毕竟两世为人,下山经历的种种让他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思考过这个问题,然而这个问题是如此得尖锐乃至于近乎无解,别说是他,就算是江星明也无法解决。

  “至于你说我们追随白瑶?不,我们并没有,只不过是她承诺杀掉你二人之后你二人身上的一切都归我和沈三炎所有。不仅如此,杀死你二人之后我们依然可以前往秘境,到那时已经突破到筑基的我和沈三炎必然还能有所收获。”

  李玄水玩味地看着沐锋,咧嘴露出一口黄牙,笑道:“现在你懂了么?不是我们要互相残杀,而是这个世界在逼我们互相残杀,是你们在逼我们互相残杀!”

  “四大宗和那些一流门派……”狂秋低低开口,她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但她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曾经老爹跟她讲这个世界的复杂她总是以为这是老爹的借口,是他不作为的遮羞布,所以怒而离家下山。但现在先是听到了落梦泊秘境的真相,又从李玄水口中听到了他们遭受着的苦难,她一直以来坚定的世界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她低声喃喃着,还想做些辩解。

  “四大宗?哈哈!小姑娘,你未免太天真了吧!”李玄水用力扭头盯着狂秋,一双老眼瞪得狂秋下意识后退半步,“四大宗哪个不是沽名钓誉之辈?他们只顾自家面子,何曾管过普通修士的死活?事实上这么多年来压迫挤压普通修士生存空间最多的就是四大宗!否则他们凭什么能在灵气溃败的这万年里依旧屹立不倒?”

  狂秋嘴唇翕动,瞳孔微微放大,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个世界上现在只有一个门派。”李玄水深深吸了口气,咳嗽两声,面色似自嘲似绝望又似愤怒,“那就是吃人宗。”

  “吃人……宗……?”狂秋面色煞白,低声重复了这三个令人胆战心惊的字。

  “老夫不是沈三炎那个莽夫,这世道我已经看腻了,死在你们手里是老夫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但小子你要是想让老夫忏悔所做的一切,那就是痴心妄想!”李玄水再次瞪着沐锋,一双眼充满血丝,几乎要从干瘦的眼眶里瞪出来。

  “你误会了,我没有想让你忏悔的意思。”沐锋淡淡道。

  李玄水微微一愣。

  沐锋看着李玄水的眼睛,轻声道:“诚然,或许你说的都是事实,但你的做法还是不对。”

  “你,你说什么?!”李玄水情绪陡然激动起来,面色涨红,“我做的不对?难道我们普通修士就该任人宰割,逆来顺受,活活被四大宗剥削压迫吗!?”

  沐锋轻轻摇头,低低开口:“自然不是。这世上没有谁天生就该荣华富贵的道理,也没有谁生来就该被剥削压迫。”

  “但即使这个世界变得再坏,我相信仍然有一种正确的方式去处理和应对。”

  “是什么?”李玄水下意识问道。

  “我现在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四大宗做的不对,你们做的也不对。”沐锋抬起头看着天边的流云,然后重新看向李玄水,“有人正在寻找那样的解决方式,而从今天开始,我也会开始寻找。”

  “当开始寻找正确解决方式的人越来越多,当我们在那条路上走得越来越远,当这个世界越来越需要那条路……”

  “总有一日,我们会找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