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八十二章 二段毒发作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意识扫过出现在脑中的信息,沐锋眼前微微一亮。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这些信息不是其他,正是小阴阳镯的来历以及功能介绍,甚至还带有配套的驱动法门!

  沐锋心念一动,小阴阳镯再次出现在王启成面前。

  少年愣愣地伸出手,两枚镯子一左一右落下,正好套在少年两手手腕上。

  看着王启成疑惑的神色,沐锋的声音淡淡在高空响起。

  “传闻中天阶法宝阴阳镯的低阶仿制品,做工极差,堪堪算是黄阶中品,银镯内融有披甲鳄龟妖丹,主防,金镯内融有铁线黄蛇妖丹,主攻,适合炼器筑基修士使用。”

  神启大陆上不管是法宝还是灵药,都以天地玄黄四阶划分,每一阶又分上中下三品,简单又好记。除了这四阶之外,天阶之上还有被称为仙器的绝世珍宝,黄阶之下也有不入流的普通法器,比如天琅剑庄外门弟子佩戴的制式飞剑就是这种不入阶的普通飞剑,但即便是普通法器,也比凡铁强上很多。

  说完沐锋将目光转向易斑斑,笑道:“救你的命,足够了。”

  挥了挥手,云雾在王启成面前凝聚成一本古色古香的典籍,封皮有些发白,边角却依然平整。

  “你教教他。”沐锋看向易斑斑说道。

  沐锋已经有了打算,白雾空间的时间流速和外界不同,以他目前的感官来说大概会比外界慢一倍,再加上白雾空间有沐锋之前储存和复制的一部分灵气,王启成若是在这里熟悉小阴阳镯的配套驱动法门的话,必然会事半功倍。

  而且按照沐锋的想法,现在的王启成只要专心练习银镯便可,这又会大大提升他的修行效率,挡下白瑶的进攻不现实,但郭淳那三位炼气二三层的弟子的进攻得能防下。

  接着沐锋又控制易斑斑应道:“多谢仙尊恩典。”

  这么自问自答总有一天要精分,大佬不好当啊……

  生活不易,锋锋叹息。

  留下一点精神控制易斑斑带着王启成走向不远处进行练习,沐锋自己则来到之前存放《血长河》的长长书架前。

  想了想,他又在书架对面用云雾生成了几排陈列架。

  把小阴阳镯的复制品和配套功法放了上去。

  “嗯,面包会有的,希望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沐锋拍了拍手,留下分身和王启成自行在白雾上修行,自己大部分意识下沉,转瞬回到真身之上。

  ……

  沐锋挺身伸了个懒腰,回头看了眼熟睡中的狂秋,自从服下落梦英三种灵药熬成的药汤之后,她的呼吸就平稳了许多,手臂上的黑线也淡了许多,呈现出略微深暗的灰色。

  心神稍稍放松下来,激烈生死后的疲惫涌了上来,沐锋合身躺下,难得有了睡意。

  最后看了眼时间,距离子时只剩不到一刻钟。

  他闭上眼沉沉睡去。

  ……

  一声痛苦的凄惨呻吟打破深夜的宁静,沐锋猛地睁开眼,后背一片冷汗。

  惨叫从身后传来,沐锋心头一沉,缓缓转头。

  只一眼,睡意全无,惊慌攥住心神!

  在沐锋面前,原本应该熟睡着的狂秋醒了,整个人趴在地上,身体因痛苦几乎扭成了蜈蚣状,四肢不住地痉挛抽搐,双手指甲深深嵌进肉中,手心一片血肉模糊。面色惨白,双目瞪得又大又红,唇角早已被咬破,压抑着的撕心裂肺的惨叫从嘴角迸出。她看着沐锋,眼里大滴大滴地落下泪来。

  “好,好痛……”狂秋的声音凄厉地呜咽着。

  沐锋猛地回过神来,顾不得男女之别,一把将狂秋抱在怀中,掰过她的两只手臂来看。

  手臂上的灰线还在,蔓延的速度也没有加快,但灰线边缘却渗出了丝丝缕缕的支线,这些支线在少女雪白的皮肤下蚁虫一般扭动着,沿着血管朝四面八方散去。

  万虫噬心之痛??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何等极致难忍的痛苦。

  怎么会这样?落梦英不是应该已经解去部分毒素了才对吗?

  沐锋面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他一边控制着狂秋不让她乱动伤到自己,一边极力思索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落梦英、回阳草、凝华根这三种灵药都是自己亲自采摘回来的,而且自己试过药,问题绝对不是出在这三者上面。

  那就还是在毒本身上。

  这毒,要比自己和狂秋所预料得更加可怕!

  沐锋心头越来越沉重。

  忽然,怀中的狂秋浑身爆发出巨大的力道,她的修为本就比沐锋高,虽然身体十分虚弱但瞬间发力之下仍旧差点挣开沐锋的双臂。

  沐锋连忙使出全力,好不容易将狂秋死死勒在怀中。

  女孩十指掐住他肌肉贲起的上臂,指甲用力刺破进去,鲜血汩汩流出。

  “杀……杀了我……”狂秋布满血丝的双眸死死瞪着沐锋,“我,我受不了了啊……”

  沐锋盯着狂秋苍白扭曲的脸庞,心头一抽,猛地提声大喝:“给我闭嘴!”

  狂秋没想到沐锋在这种时候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意识恍惚了半拍,旋即又被皮肤下剧烈的疼痛折磨地挺腰绷紧全身,眼神飘忽且失神。

  沐锋拦腰抱着狂秋站起,辨认了下方向,咬牙便朝漆黑的密林里冲去。

  “我现在就去找能救你命的药,一定能找到!”

  “给我撑住,死什么死,我们谁都不会死!”

  ……

  “这个不行,这个不行,这个也不行!”

  血红色的飞剑呼啸而过,黑夜里一株株看似灵药的植物被斩断采摘,然而却没有一株能比得过那棵落梦英。

  好在过了子时一刻之后,狂秋身上的剧痛便如潮水般退去,万千灰黑色的蚁虫重新钻回到手臂两条灰线中,狂秋心神俱疲,好似在鬼门关走过一遭,软绵绵地在沐锋怀中睡着了。

  浓密的树叶层层叠叠遮盖在头顶,深夜的树林里不见任何一丝光亮,潮湿的水汽氤氲,即使沐锋挥出照明符咒,可见范围也不过三两米。

  沐锋杂乱无章的步伐惊醒了不少沉睡的野兽,鸟雀惊鸣,脚底时不时滑溜过某种小型野兽,浓密的灌木丛后面,一双双油绿的兽眸缓缓睁开。

  等到沐锋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陷入这些野兽的包围圈。

  耳边,尽是兽类压低着从喉间发出的低吼。

  冷汗,湿遍全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