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八章 什么是天琅剑庄啊?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黑暗容易让人陷入想象,而回忆也是想象的一种。

  许久未见,刚有些情绪起伏的江星明还没来得及想起沐锋送给自己的第一千零九十九支玉钗藏在哪处枕下,眼前的黑暗就被恶狠狠刺破,露出鲜血淋漓的现实来。

  那是因为沐锋的怒喝使得崖壁间的剑火重新亮起,他身上的血痂如剑光般刺痛她的双眸。

  那些原本足以照亮整条幽深山洞的剑火光芒,也远远比不上此刻沐锋的眼神那般滚烫灼人!

  她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微微失措了一下。

  ……

  沐锋怒视着江星明。

  是啊,天琅剑庄庄主之子和庄主大弟子,无论是从颜值、地位还是修为上,都是门当户对、甚至天造地设的一对,更别说沐锋和江星明曾经确实情深意厚,交契笃深。

  但,那是曾经啊!

  现在的江星明,亲手弑师,废掉沐锋一身剑脉!

  什么情深意厚,什么交契笃深,早就在那一剑剑下被斩得粉碎!

  当年当时,早已是他人他事。

  此刻再谈过去的婚约,不只可笑,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更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呼哧呼哧……”

  剧烈的情绪勾动了伤势,沐锋剧烈喘息,脑中微微一滞,跌跌撞撞向后退了两步,后背撞在崖壁上,坚硬而冰冷。

  只是一瞬间,江星明已经恢复了平静,她望了一眼沐锋身上的伤势,确认只是皮外伤导致失血过多,没有性命之忧,便不再在意。

  至于自己留在沐锋体内的大道损伤,依然存在,没有复原的趋势。

  “我只是说出我的想法,没别的意思。”江星明淡淡道,“有时候,你们男人所谓的自尊,我确实不太懂,如果让你感到冒犯……”

  她顿了顿,在沐锋视线盲区里的左手轻轻紧握,最终说道:

  “那就这样吧。”

  沐锋看着江星明的背影即将消失在视线中,胸膛里最后一团火燃起,他对着女人的背影咬牙低吼:“江星明,我失去的一切,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拿回来!”

  江星明头也不回地淡淡道:“是么?难道这世上的一切都自然而然就是你们男人的么?”

  “既然你还活着,不妨就看看在我手里的天琅剑庄是什么样的吧。”

  江星明拂袖离去,沐锋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量,无力地跌坐在地,心神震荡之下伤势发作,昏了过去。

  “汪!”

  奥特大惊,焦急地扑了过来。

  ……

  天琅山脉上空,仿佛九重云天的所有云雾都发泄出来一般,无尽的云在翻滚、砸落,低沉雄浑的崩落声不绝于耳。

  鲲鹏一族,远古妖族十二王族之一,和天狼齐名,与天龙凤凰血脉一样尊贵稀少,近万年来出现在神启大陆上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里面除去鲲鹏这种天地神兽数量极少之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那便是鲲鹏已然没落!

  古语有云,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如此大的身躯,说是神启大陆百族之最也不为过。越大的身躯,修行时所需的天地灵气便越多,更别提妖族气血强于人族,对灵气数量的要求本就更多。而最近这几千年来,神启大陆灵气逐渐溃败,各大宗门纷纷采取各种灵气收敛之举,甚至因为争夺灵脉彼此大打出手过。

  当然,若只是因为灵气渐少的缘故,拥有十二王族名号的鲲鹏一族照理也应该能够凭借实力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但或许是族运多舛,鲲鹏一族早在万年之前就遗失了最契合自身的根本功法——《鲲鹏圣卷》!

  妖族和人族不同,在出生之时就已经决定种族,决定了最适合自身身体血脉的功法,任何一支妖族一旦失去了最根本的修行功法,虽然靠着血脉之力也能成长到一定地步,但不管是各种神通还是本命天赋,威力都会大打折扣,最终都逃不过覆灭的结局。

  拿鲲鹏一族来说,最明显的就是这万年以来,没有一头鲲鱼成功蜕变为鹏!

  原本的十二王族之一,实力仅剩全盛时期的三成不到,事实上这些年来妖族中早已有其他如日中天的族群觊觎鲲鹏的王族之位。

  只因鲲鹏一族能够遨游星海,难以寻找罢了。

  但是这一次,鲲鹏一族竟然主动现世,而且看这规模,恐怕是所有仅存的成年鲲鱼都到了!

  再加上之前云海里传出的“天琅剑庄,欺人太甚”,不免令人遐想,天琅剑庄到底做了什么?竟引得万年不出的鲲鹏一族全族尽出!

  一时间,在无数个看不见的信息情报渠道上,同样的一则消息飞快地扩散着。

  “加急加急!鲲鹏一族倾巢而出,要与天琅剑庄决一死战!”

  “鲲鹏一族自古不喜争斗,此次却是为了何事?速速将此事传回总部,不得有误!”

  “用天级密报,半日之内,我要大陆上三岁孩童都知晓此事!”

  某座书院中,儒衫中年男子放下手中书卷,遥望西北。书页翻过,天空留下一道墨痕。

  金色禅院内,白眉和尚睁开双眸,道一句“阿弥陀佛”,乘金莲向西。

  深山洞内,老道从酣睡中醒来,饮一口酒,翻身坐在洞前的青牛背上。

  “老伙计,咱也去西边看看哟~”

  天琅山脉周边百里,更是早已聚满了各方而来的修士,这些修士根据自身修为水平离着不同的距离,此时正在不住地交谈着。

  随着时间推移,他们交谈的话题也从“鲲鹏一族究竟所为何事”变成了“鲲鹏怎么还不动手”。

  就算鲲鹏一族已经没落,但王族余韵仍在,此刻全族尽出,也足以威慑神启大陆上绝大多数的势力。

  即使是天琅剑庄,也必须得重视。

  应该……吧?

  ……

  没有人知道,天空云海内,鲲鹏一族当世仅存的三头成年鲲鱼脸色很难看。

  他们裹挟着无尽云海而来,几乎半边天的云雾都被他们搅动,鲸歌动四海。整出这么大动静,为的就是在势头上压天琅剑庄一头,顺便让整片大陆都知晓此事,好为接下来的谈判作准备。

  是的,他们来势汹汹,裹势以胁,为的竟然不是和天琅剑庄动手,而只是谈判!

  然而,此刻天琅剑庄内的一幕幕透过透明的天琅剑阵落入他们眼中,让他们神经微微错乱,开始怀疑此行是否明智。

  ……

  “作为天琅剑庄的剑,有外敌来袭,理应由我两小堂奉命迎战!”背负双剑的中年男子踏出一步,眯眼望着天空中的云海,战意浩荡。

  “战师弟此言差矣,我剑庄对外战事已经由贵堂占去六成,更何况我金阳堂主事内务,难有动手的机会,此次便让与为兄吧。”两鬓斑白的老剑修佝偻着背开口,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怀中取出手帕开始擦剑。

  “二位师兄何意?莫非只有你们男人才能代表天琅剑庄,不把师妹的忘舒堂放在眼里?”抱着酒壶的娇蛮女子红着脸眯着眼,目光不善。

  “对方攻阵,且围观者众,当由我无生堂以剑阵迎敌方才好看,不失我天琅之姿。”面相阴柔的中年文士面带微笑,手里拨弄着一只剑匣。

  “说这么多屁话作甚?老子破山堂一重剑就能活劈了这些臭鱼,干净利落,不耽误晚饭还能给孩儿们加餐!”魁梧壮硕如山的男人踏出一步,似乎震得脚下山峰都在抖。

  “这么说,诸位是不肯让了?”最先开口的两小堂堂主战东流冷眼扫过自己的师妹和师兄弟。

  金阳堂堂主摇了摇头,忘舒堂堂主娇笑一声,抬头望向半空中悬垂着的金色主剑:“严师兄,你正清堂负责统筹七堂,司掌赏罚,处事公平,你来说说,此次该由哪一堂迎战?”

  五人闻言,皆看向金色主剑。

  片刻后,主剑上浩然的男声再次传出。

  “此次,由我正清堂亲自迎敌。”

  “啪”

  话音未落,忘舒堂堂主猛地把手中酒壶摔碎,起身怒骂:“放屁!好好跟你们说不听是吧?想跟老娘抢风头,先打过我再说!”

  “正有此意!”两小堂堂主双目爆出精光。

  瞬间,七堂主剑,除去云中剑,全部冲上云霄,各色光华笼罩四野!

  浩荡的剑气刹那间将空中云气全部切开。

  云海中,被迫露出真身的三条鲲鹏面面相觑,陷入呆滞。

  等,等一下,好像你们的对手是我们吧?

  天琅剑庄……喂,留点面子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