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七十一章 进死门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疼不疼?”

  “有点。”

  “帮你揉揉?”

  “滚!”

  狂秋狠狠一眼刮过来,沐锋耸了耸肩,将她放下。

  方才隔着几十米的距离,狂秋直接跳了过来,沐锋则是稳稳将其娇小的身躯接住。

  瞥了一眼狂秋,她身上的劲装都湿透了,上衣本就在之前和白瑶交手的过程中被割裂,此时被水一泡直接烂开,露出里面薄薄的肚兜。

  再加上一路磨着墙过来,肚兜几乎要被磨破。

  即便奔放如狂秋,被沐锋抱在怀里此刻也是满脸通红,对他是又骂又瞪。

  沐锋无奈,只得将她放了下来。

  狂秋抬起一脚便朝沐锋踢去,沐锋闪过,道:“怎么一见面就打人?不应该庆祝彼此大难不死么?”

  “庆祝你个屁,气死老娘了!”

  狂秋又羞又怒,觉得沐锋根本不理解她心中情绪,于是越发恼怒起来,干脆走到墙边不再说话。

  空气突然安静。

  沐锋摇头笑了笑,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老色胚,呸,年轻人,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猜测少女此时多半是有些羞恼。

  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又从戒指里拿出四张照明符咒,全部擦亮,挥挥手让它们飘到狂秋身边。

  照明符咒虽然主要作用是照明,但由于奥特准备的这种照明符咒的原理仍然是燃烧,所以也能起到取暖的作用。

  四张照明符咒燃烧着热烈的火光,让狂秋微微发冷发颤的身躯很快平静下来。

  她看着像萤火虫一样环绕在自己周围的符咒,渐渐感到暖意从心里涌了上来。

  余光瞥向不远处的沐锋。

  嘁,这家伙看起来不怎么样,倒挺会心疼人的嘛……

  算了,原谅他了。

  狂秋拢了拢胸前的两片破损衣襟。

  “别动。”沐锋忽然轻声说,声音出奇得温柔。

  “怎……怎么了?那女人追上来了?”狂秋第一反应就是白瑶杀死浮镜道人追了过来。

  “不,这个角度光照正好,我看得更清楚。”

  狂秋:“……”

  “去死!”

  “砰!”

  沐锋被一脚踢进崖壁里。

  ……

  “没想到浮镜道人最后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片刻后,沐锋赤着上身,揉着发青的肋骨,盘膝坐在四张照明符咒右边,低声叹道。

  在照明符咒的左边,狂秋穿着沐锋的上衣正在闭目疗伤,双手经脉上的银针已经被取下,但经脉灵力的恢复仍需要一段时间。

  她闭着眼道:“那老头救我一命,老娘恩怨分明,谢过他了。”

  沐锋沉默片刻,没有再说什么。

  龙回派走到今日这步,已经不是简单的谁对谁错就能说得清的。

  如果神启大陆的灵气没有溃败,这一切或许都不会发生。

  甚至如果自己当初没有出手救下王启成,便不会有后续的一系列事情,自己和江星明还有狂秋多半不会来到龙回山,这一切或许也都不会发生,浮镜道人他们五个师兄妹说不定还能带着门下弟子从落梦泊秘境里分到一杯羹。

  可惜不管是穿越前的世界还是这片神启大陆上,都没有如果二字。

  狂秋不断运力加快胳膊的恢复速度,两条臂膀笼罩在一片宛若月华般的乳白色光芒里,前额蒙着一层细密汗珠。

  “接下来怎么走,你找到方向了么?”她问道。

  既然浮镜道人豁出命来给她活,那不管她到底需不需要,她都要自己好好活下去。

  “嗯。”沐锋点点头,“出口就在前面,不过还有一段距离,在这之前,你最好抓紧时间恢复实力。”

  “嗯。”狂秋轻轻颔首,眉头蹙起,低吟道,“不知道老头能不能拦住那骚蹄子……”

  “不知道。”沐锋顿了顿,轻声道,“他已经做了他的选择,而我们的选择,就是相信他。”

  ……

  “嘭”

  老人单薄的身躯狠狠撞在岩壁上,躯干里的鲜血已经燃烧殆尽,口中剧烈干咳却只咳出透明发黄的液体,胸膛上,女人五根手指插入大半。

  浮光镜“咣当”一声掉落在地,镜面光华黯淡,看上去就像是一块灰白色的石头表面,毫无灵性。

  老人身旁,就是刻着狂草“死”字的石门。

  他距离死亡,确实只有一线之隔。

  没入胸膛的女人的手稍稍发力,浮镜道人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勉强抬起头来。

  白瑶同样受了不轻的伤,黑色长裙的两条衣袖被浮光镜的镜光斩碎,莲藕一般的修长手臂上不规律地映着一些黑点,那同样是被浮光镜聚焦后的光束击中留下的伤痕。这些黑点此时仍在冒着青烟,看上去十分渗人。

  她嘴角残留着丝丝血迹,眼神有些疲惫,但更多地却是喜悦和疯狂。

  “传闻藏有祖师爷秘密的浮光镜,原来也不过如此。”

  她的右手已经攥住大师兄的心脏,吞下这颗心脏,她便能更快踏入筑基中期!

  这可比整日苦修来得轻松太多!

  不过,当她触及到浮镜道人双眸中的目光时,却微微一愣。

  浮镜道人的眼神并不似白瑶想象中那样愤怒或者恐惧,反而出奇得温和,甚至还有几分欣慰。

  就像兄长对妹妹的目光。

  正是他一百多年来看她的目光。

  “你终于……变强了啊,师妹。”浮镜道人干裂灰白的双唇缓缓咧开,他的声音几乎化成了微风,轻不可闻。

  白瑶看着他,没有说话。

  “噗呲”

  浮镜道人的身躯微微抽搐,白瑶抽回的右手中已经握着一颗尚在跳动的心脏。

  浮镜道人靠在墙壁上,埋下头,就此死去。

  不知何处吹来气流,四周墙上的火苗倏忽抖动。

  白瑶盯着手心里的温热心脏,没有立刻吞下。

  她眯了眯眼,左手忽然捂住胸口,喷出一口浓稠的鲜血,浇在手心的心尖上。

  “……竟然有点痛。”

  她的脸色苍白了许多,神情出现一丝恍惚。

  面前的尸体忽然抬起头来。

  此时正是白瑶心神最放松之际,又是尸体突变,她的反应慢了三息。

  尸体抱住了她,干瘦的双手在她背后扣住,形成死扣。

  在白瑶惊慌失措的目光中,尸体带着她朝一旁摔去。

  刻着“死”字的死门被尸体撞开,两人齐齐栽了进去。

  “不!”白瑶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尖锐的喊叫。

  浮镜道人尸体中传来最后的声音:“至少,我没让那姑娘失望……”

  白瑶面色疯狂,尖叫道:“就算我要死,那女人也得死!你以为中了我的针这么容易活下去?我要让她给我陪葬,陪葬……”

  她的声音被无尽的黑暗吞没。

  死门重新闭合。

  密室重新安静下来,生死门皆紧紧关闭,除了四周的打斗痕迹外,竟好像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烛火轻轻晃动,照在盖满尘埃的浮光镜上。

  密室正中的棺材里。

  一只惨白的手忽然扒住了棺材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