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二十五章 酒葫芦里不止有酒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白瑶落在地面,她身上的白色长裙在狂秋的疯狂进攻下裂开无数道口子,若非她此刻神志混乱,面目狰狞,口中涎水不断,或许这模样还能引起不少遐思。

  不过此刻,就算是段刀也只能从白瑶的身影上感觉到丑陋与恶心。

  她上半身像是猿猴一样弯曲佝偻着,抬起头,黑发凌乱地披散,一步一步朝坑内的狂秋走去。

  浅坑之内,狂秋挣扎着想要爬起,然后左肩整个凹陷了一大块,连带整条左臂都被折断使不上力,唇齿间一片猩红。

  白瑶口中含糊不清地说着“死”、“谁也别想活”之类的话语,右手如刀,猛地向前探出。

  “噗呲”

  狂秋刚刚勉强坐起的身躯陡然僵硬,瞳孔猛地放大,一瞬间仿佛失去所有光泽。

  白瑶的右掌,如尖针一样刺入了她的胸口!

  “呵……呵……死……杀死……你……”

  两人的身影几乎贴在一起,白瑶嘴角裂开狰狞的笑,气息陡然粗重,下巴上的涎水一滴一滴滴落在狂秋肩头。

  狂秋眼神里涣散的光芒在一瞬间后猛地凝聚,化作一抹决绝。

  只听又是“噗嗤”一声,淡绿色的刀刃从白瑶背心透了出来。

  白瑶身体一晃,僵硬的脸上露出一抹痛楚。

  生机,疯狂从二人体内流走。

  ……

  这次总该结束了吧?

  不远处观战的众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战斗开始前他们从没想过沐锋二人会有机会,毕竟筑基和炼气的差距着实难以跨越,但后来沐锋二人清晰的思路和极强的执行力对众人产生了无与伦比的震撼。

  若非白瑶也留有后手,沐锋二人真能全身而退。

  这个结论让所有人沉默。

  又让他们有些不爽。

  直到白瑶以秘法换取死前的搏杀,展示出筑基期绝对的实力,即使狂秋绝境突破也无济于事,最终三人眼看就要两死一重伤的时候,他们的心里才微微好受了些。

  这样才对,筑基怎么能被两名炼气轻松杀死?

  就这样结束,虽然不是想象中的结局,但也勉强能接受。

  几乎所有三派的筑基弟子都是这般想法。

  所以当他们看到沐锋拖着重伤的身体,右手持剑,左手提着葫芦绳,一步一步踉踉跄跄朝白瑶二人走去的时候,他们的脸色再次变得十分精彩。

  他还要做什么?

  他又还能做什么?

  ……

  沐锋每走一步,都觉得这是自己的最后一步,胸肺间断裂的肋骨无时无刻不再刺裂他的脏腑和血肉。所以他走得很慢,确保断裂的肋骨不会刺向心脏而是刺向其他不致命的脏器。

  但这同样很疼。

  他的面容有些扭曲,不停地深呼吸,眼里流入了汗水和血水的混合液体,刺激得又酸又疼,几乎睁不开。

  他只能隐约看到狂秋的位置,然后抬起沉重的双腿。

  他走到仿佛相拥在一起的二人身旁,以剑拄地。

  狂秋的气息已经十分微弱,低着头,甚至没有察觉到沐锋的到来。

  若是这样下去,先死的会是狂秋。

  沐锋没有再犹豫,费力地抬起左手,将酒葫芦重重拍在白瑶脸上。

  “啪”

  酒葫芦瞬间裂成碎片,残留的酒液溅了三人一脸。

  白瑶僵硬地一点一点转过头,咧开嘴嘶吼。

  但她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因为随着酒液一起落在她头上的,还有一朵金色的小花。

  金花插入她的发隙。

  旋转着绽放。

  于是她的身体“蓬蓬”碎成花粉。

  也像在绽放。

  沐锋伸手,接住后仰倒下的狂秋。

  “会死么?”沐锋问道。

  “不会,但我需要睡会儿。”狂秋说道。

  沐锋静静看着她,说道:“好。”

  ……

  “这……怎么可能?”

  “刚才那朵花是什么法宝?”

  “他们真的杀死了一位筑基修士?还是筑基后期?”

  就像是油落入滚烫的铁锅,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上千名筑基修士的震惊和议论。

  但是再多的议论也无法改变铁一样的事实。

  白瑶,死!

  沐锋和狂秋,活!

  当所有人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的时候,他们的议论声又渐渐安静下来,最后谁也不再说话,只是远远地看着坐在不远处草地上开始疗伤的二人。

  他们的心情很复杂。

  有震撼,有佩服,有惊惧,也有忌惮。

  忽然,一道流光从人群中飞出,径自斩向沐锋二人!

  有人竟不想看沐锋二人恢复,想要将他们抹杀在炼气境!

  那是名青阳门弟子。

  半空中丁修诚脸色陡然大变,准备出口的“不要”刚说出半个“不”字。

  面前的空气似乎荡了一下。

  那道流光还没飞出十米,便在半空中悄无声息地炸开,像是一团小小的烟火。

  一片青叶轻轻飘落在那名青阳门弟子额头上。

  他闭上眼,就此死去。

  恐惧瞬间在人群里弥漫开来,所有人都顾不得再去考虑沐锋和狂秋,一个个噤若寒蝉。

  丁修诚面色涨红,鼓起勇气抬头看向高处那道人影。

  他是青阳门长老,更是此次青阳门的带队者,但周沉飞却根本没有过问过他便杀了一名青阳门弟子。

  即使这位弟子行为有些鲁莽,你破了他的道法也就算了,为何连人都一起杀了?

  这算什么意思?

  即使是四大宗,丁修诚今日也要问一问。

  “你有话说?”周沉飞问道。

  丁修诚连忙低头说道:“不敢。”

  ……

  “你二人伤势颇重,但若等你二人治好伤再入秘境怕是不太公平。”周沉飞眯着眼,对沐锋二人淡淡说道,“若你二人愿意,我可以送你二人入秘境。不过进了秘境之后会遇到何事,皆看个人造化。”

  他看着沐锋,目光平静。

  丁修诚、鲁承弼和莫欣三人闻言彼此对视一眼,没说什么。

  以沐锋二人现在的伤势,确实连自己走到秘境里都不太现实。

  更重要的是,即使周沉飞愿意送他们进秘境,但若是刚进入秘境就遇上其他修士……以他二人的状态能活下来?

  自古以来秘境既是机缘,也是地狱。

  所以丁修诚三人觉得此时就进入秘境对于沐锋二人并不一定是好事。

  “多谢前辈。”

  沐锋却没有犹豫,抬头和周沉飞对视,面色平淡地应了下来。

  这便是愿意的意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