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二十章 沐锋的第一次阵前喊话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沐锋的声音并不算响亮,平静而淡然。但在他面前的都是筑基期修士,自然能听到他的话。

  上千名筑基期修士看着二人,就像是一群猫看着自己送上门来的老鼠,沉默里带着丝丝嘲弄。

  他们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白瑶是谁,但无所谓,炼气境敢找筑基境的麻烦,那就和找死没什么两样。

  只是有些可惜,那位炼气巅峰的女子生得实在美丽,在此死去令人痛心。

  不少三派男性子弟已经起了一会儿看看能不能在那位白瑶道友面前卖个面子留下这女子一命的心思。

  “啪”

  一声轻响,王启成被白瑶随手丢在地上。

  段刀看到白瑶脸上的表情,浑身微微一震,他从未见过白瑶身上流露出如此浓郁的杀意,她的眼神就像是冬天里的冰棱,寒冷刺骨。

  “本以为连老天爷都想给你们机会,却没想到你二人偏偏要往地狱来。”

  白瑶抬手拢了拢脸颊上的青丝,忽然嫣然一笑,远远对着沐锋说道。

  她一说话,众修士便都注意到了他,稍远一些的修士这才发现原来这位叫白瑶的修士竟也是位难得的美女修士。

  尤其是那双在白裙侧面若隐若现的长腿,更透着股成熟女子的风情与韵味。

  再加上同为筑基修士的缘故,这千人修士里瞬间就有大半修士下意识站在了白瑶这边。

  夹在白瑶和沐锋中间的修士朝两侧散开,二人的目光终于相遇。

  地面瞬间似乎起了风,地面上的杂草微微摇摆。

  “炼气巅峰……十气境……”白瑶看出沐锋二人修为,眼眸深处的寒意越发阴冷,明白二人必是在生门后获得了某种好处。

  该死的浮镜道人……

  白瑶深吸口气,心境平静下来,轻笑道:“若你二人乖乖进入秘境,出来后或许真能威胁到我……我很好奇,为什么偏偏要现在来送死?难道就为了这么一个废物?”

  她白皙的手指指了指一旁浑身是伤的王启成。许云才等人已经进了秘境,唯独王启成她要留下。

  白瑶现在的气息刚刚踏入筑基中期,若沐锋二人选择先进秘境,那么大概率狂秋能够突破筑基,沐锋或许也能。

  在所有人看来,若是两名筑基初期修士,或许有机会击杀一位筑基中期修士,但两名炼气……绝无可能。

  毕竟,炼气和筑基之间相差的是本质的区别。

  不少人嘴角都扬起了不屑的笑意。

  然而沐锋二人却仿佛完全没感受到这目光一样。

  二人相视一眼,狂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沐锋耸耸肩,无奈地摊了摊手,微微仰头,目光向下,看向白瑶。

  “是啊,若是我们进了秘境再出来,杀你岂不是易如反掌?”

  白瑶嘴角笑意微微僵硬。

  两位筑基初期要杀一个筑基中期,或许确实有机会,但怎么可能是“易如反掌”?

  有些狂妄。

  有些让人动怒。

  “但那样有什么意思?”沐锋挑眉,话锋一转,眼神微眯。

  “杀一个轻而易举便能杀死的人,杀一个明显不如自己强的仇敌,杀一个只能跪地求饶的小丑……”

  “若是如此,那我和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人有何区别?”

  沐锋忽然伸手,遥遥指着白瑶,嘴角冷笑。

  “我要杀你,那便就是现在。”

  “你,准备好死了么?”

  ……

  一片安静。

  白瑶的脸色阴翳地几乎要滴出水来,脸上再也维持不住表情,满脸怨恨怒意。

  不止是她和一千位筑基修士,就连半空中的丁修诚听到沐锋这番话,都觉得自己头皮微微发麻。

  然后愤怒。

  如果说之前以为他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鲁莽,那么现在就是不可一世的嚣张!

  而且是对着所有三派筑基弟子嚣张。

  丁修诚是他们的师长,弟子如何行事多半是师父教的,沐锋骂他们,便是在打他的脸。

  “小子,小心祸从口出!”

  丁修诚沉着脸冷哼一声,金丹境的威压无形散发开来。

  顷刻间就像一座巨山压在沐锋头顶。

  “嗯哼!”

  沐锋闷哼一声,双膝几乎跪弯,然而他咬牙撑了下来,双脚深深凹陷进地面一寸。

  丁修诚竟是想让他下跪认错!

  虽说只是一丝威压,但金丹与炼气之间的差距宛若天地,沐锋绝无可能阻挡。

  事实上他没在第一时间跪下已经出乎丁修诚的意料,眼神微微一凝,便要再放出一丝威压。

  然而就在这时,一片绿叶从上飘入丁修诚的视线。

  瞬间同体冰凉,收回所有威压,额上一片冷汗。

  “那白衣女修是你弟子?”周沉飞慵懒的声音在丁修诚头顶响起。

  丁修诚不明白周沉飞此话深意,但也不敢撒谎,连忙说道:“不是不是,她并非我青阳门弟子。”

  “那是你相好?”周沉飞又问。

  丁修诚脸色一变,立马摆手后腿数米,惶恐道:“当然不是!”

  “那就是你看她模样出色,想替她出头?”

  “没,没有!”

  “哦……”周沉飞缓缓点头,一脸恍然,然后又疑惑问道,“那我有些奇怪,人家自己的恩怨,你掺和什么?若是太闲的话,我可以指点你两招。”

  “青阳门的绝学,倒也有几百年没见过了。”

  这下吓得丁修诚直接单膝跪地,面容惨白,口中连喊“不敢”。

  周沉飞不再理他,转头看向沐锋二人,又看向白瑶。

  白瑶只觉得那一眼之下自己就跟没穿衣服一样,所有的秘密都荡然无存。

  甚至就连思想都停滞,脑中一片空白。

  好在周沉飞只是随意看了她一眼便收回目光。

  “修士间恩恩怨怨未免太过麻烦,不过这终究是你们自己的事。”周沉飞说道,“你们自行解决,不要影响别人。”

  说完他有意无意瞥了眼沐锋,周公剑重新托着他的身体渐渐飞高。

  ……

  既然周沉飞表了态,那么便不存在其他意外。

  不管对于沐锋二人,还是对于白瑶,这一战都势在必行。

  尤其是在沐锋说了刚才那番话之后,他们三人之间必然只会有一方活着。

  白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段刀刚准备说些什么,就感觉到好像有一道目光落在身上,动弹不得。

  三人对视着,离开众人半里之外。

  这个距离不会影响到他们,他们想看也看得见。

  狂秋早已等得不耐烦了,埋怨沐锋废话太多,这时盯着不远处的白瑶,眼神里只剩下冷静与杀意。

  “老头儿的仇,今天老娘就要给他报了!”

  白瑶双手背负,风从身后吹动她的裙摆。

  “大师兄么?既然你们这么想他,便送你们去见他好了。”

  话音未落,狂秋已经动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