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参加不参加,是个问题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王启成闻言心中一阵紧张,连忙坐直坐正,双手搭在双腿上,朗声道:“请前辈发问。”

  易斑斑坐在一旁,没说什么。

  沐锋也有些好奇,陆安人会问出什么问题呢?什么样的事竟然能让这家伙不嫌麻烦问出口?

  陆安人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说的是别人的事。

  他问道:“假设你是某个门派的弟子,平时从不惹是生非,只想安安稳稳度过一生,这时门派内忽然要大比,所有满足条件的弟子都可自行参加,那你是参加还是不参加?”

  王启成一愣,他本以为陆安人会问出一些修行上的问题借此来点拨他,没想到陆安人却问了一个如此……通俗的问题。

  沐锋算是明白这家伙在头疼纠结什么了。

  还“假设你是某个门派的弟子”……新版本的“无中生友”呗!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沐锋一件事。

  天琅剑庄五到十年一度的登堂剑比,要开始了。

  看来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所以藏剑徒都知道陆安人的境界修为,他再怎么藏也藏不住……

  王启成挠了挠头,皱着眉道:“门派大比为什么不参加,有奖励的吧?”

  陆安人说道:“奖励是有,但别忘了,前提是你只想安稳度过一生,想离一切麻烦事远远的。”

  “啊这……”王启成张张嘴,“为什么呢?”

  陆安人微微皱眉:“什么为什么?就是不想掺和乱七八糟的事,那很烦!”

  “哦……”王启成觉得陆安人有些生气,顿时不敢问了,开始思索他说的问题。

  然后他说道:“那……那就不去呗,自己开心是最重要的!”

  陆安人说道:“但是大家都知道你的实力,你不去……会不会反而更显眼?”

  王启成有些不理解,问道:“那不对啊!如果我一直都只苟着的话,别人怎么会知道我的实力?!”

  好问题!沐锋想发笑。

  陆安人有些后悔问出这个问题,心情逐渐烦躁,语气也越发不善。

  “自然是因为出了难以预料的局面……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只需要回答我去或者不去!”

  这时王启成终于后知后觉地发觉陆前辈的问题好像不像自己想得那么简单!

  他不是在考验自己的思路,是真的在焦虑这件事!

  一时间,王启成有种“原来前辈也有烦恼”的感觉,觉得陆安人莫名其妙亲切了些,同时又觉得自己的回答得更加小心谨慎。

  不过……前辈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不想参加门派大比呢?我要是有陆前辈这种实力,我觉得要去参加,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嘛!

  唔……说不定陆前辈参加完这次门派大比后就会发现能帮助到其他人也是件很不错的事!

  “去……去!”王启成眨眨眼,语气笃定地说道。

  “为什么?”陆安人问道。

  王启成说道:“前辈说的对,如果大家都知道你的实力你偏偏又不去,那只会更引人注目。最好的方法就是去,但是隐藏一些实力,稍微参与一下就好!”

  陆安人一愣,随即心中大喜。

  是啊,他怎么没想到!

  去了之后随便找个机会输了不就完了嘛!

  要是他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几乎要欢快地嚎一嗓子。

  但他想到王启成口中“前辈”两字,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低沉道:“嗯……听起来是个两全其美的方法,答得不错。”

  王启成心中同样松一口气,拱手回道:“谢前辈!”

  二人结束对话后,此次天庭会便宣告结束。

  沐锋轻轻挥手送走王启成和陆安人,又吹散易斑斑,飘身来到龙凤画卷前。

  画卷前漂浮着一柄形若赤龙的阔剑。

  游龙剑。

  “等启成《龙回九转》入了门再把剑给他吧。”

  王启成现在身处进西山内部,虽然有狂秋照顾不至于有生命之危,但进西山是天下第一的杀手组织,最擅长的便是暗杀。如果王启成自身境界太低的话,拥有游龙剑非但不是一件好事,反倒会让他陷入不必要的麻烦之中。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想必很多人都懂。

  正好,游龙剑也在最后一战中受了些轻微损伤,在白雾空间里借灵气温养一阵最好。

  一切都处理得差不多了,沐锋又瞥了眼角落里的碧月剑。

  想到碧月剑里可能存储记录的那些画面……

  要不趁现在没人检查一番?

  沐锋就这件事好生思索了一番,最后具现出一座沙发,四周拉上深色的云雾,把自己围在一个昏暗的小空间中。

  “过来。”

  他冲碧月剑挑了挑手指。

  碧月剑剑身一颤,剑尖点着地面,宛若羞涩侍女般羞答答靠过来。

  劳逸结合是必须的嘛!

  ……

  “汪!”

  一声仿佛来自遥远不可知之处的狗吠将沐锋惊醒。

  他看着眼前龙凤画卷上刚向池边走来的一群窈窕女修,看着她们手挽着手,衣衫轻薄,听着银铃般的笑声……艰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该死,谁会在这种时候来剑窟山?”

  刚才那声熟悉的狗吠自然来自奥特,虽然这货现在能说人话了但有时候还是喜欢自己的母语,搞的沐锋不知道如果被曜知道这事会不会从轮回里跳出来给他一爪子。

  老子堂堂天狼,怎能发出那种声音?!

  沐锋脑补着曜咬牙切齿的样子,从白雾空间上看到那道站在剑窟山某座剑窟前的身影。

  依旧是鲜艳的红裙,像是一朵搁浅在此处的云。

  江星明。

  “她又来找我做什么?她不应该在忙着寻找龙脉的事情么?”沐锋回头看了眼龙凤画卷上定格的画面,“难道这女人直觉这么神?我看个片都能发现?”

  “这种感觉很不好啊……”

  沐锋叹了口气。

  不爽归不爽,江星明来了他也不可能不出去见她。

  沐锋一脸生无可恋地朝后仰头栽倒,身形坠落云雾下方。

  白雾空间一片空旷。

  青铜片高悬于空。

  ……

  安抚好警惕的奥特,沐锋独自一人经由剑窟山内的通道来到剑窟前。

  “又来做什么?当庄主这么闲的么?”沐锋语气听上去很不友善。

  不谈旧仇。

  但凡你在做那独自快乐的事时被打断,心情都不会太好!

  江星明转身,看了他一眼,在他那张脸上定格良久。

  “还是这张脸看着习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