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七十五章 试药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月色降临,湖边的温度降得更快,沐锋把狂秋抱起放在离篝火更近些的位置,又从湖边搬来一块石头,用长且柔韧的杂草覆盖,扶着狂秋坐起靠在石头上。

  晚风习习,近处的湖面泛起粼粼的波光,看去就好像整座湖是一条巨大的鱼,那波光便是它的鱼鳞。而远处的湖面,仍然处在一片浓雾笼罩下,这便是落梦泊的由来,终年被水雾遮盖,就像是最美好的梦降落在这里,朦胧又梦幻。

  “饿了。”狂秋说道。

  沐锋努嘴指了指架子上的烤肉,手里切割木板的动作却不停,说道:“这不正做着呢吗?我提前声明啊,没做过饭,一会儿好吃不好吃我可都不负责。”

  “嘁~”狂秋苍白的脸色在篝火的照耀下显得有些发黄,双臂无力地搭在身体两侧,扭头看着沐锋,“身为扈从,不保护自家小姐,却和我厮混在一起,你不怕被解雇么?”

  “她才用不着我保护。”沐锋放下木板,蹲在烤架前拨弄烤串,取下一根已经烤得发油发亮的五花肉递到狂秋嘴前,“那我都冒着被解雇的风险陪你了,有没有奖励啊?”

  狂秋张嘴,即使是中毒虚弱的状态,她还是一口就把签子上所有的肉都衔了下来,鼓着腮帮子好一阵嚼,干白的双唇上沾着油点。

  她眯眼瞥了沐锋一眼,风情万种,说道:“奖励么……看你想要什么,我现在啊,可什么都反抗不了哦……”

  沐锋说道:“别,我怕中毒。”

  “去你妈的!”狂秋怒骂。

  狂秋毕竟中了毒,饭量不似先前那般惊人,只吃了两三块肉,喝了几口水,便就吃不下了。

  沐锋将剩下的肉全部风干晾起,走到狂秋面前将采摘回来的灵草摊开。

  狂秋问道:“这……是什么?”

  沐锋说道:“灵药啊,我也不知道哪种能救你的命,待会儿咱们挨个试。”

  狂秋盯着沐锋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你要想我早点死就直说。”

  沐锋摊手道:“没办法啊,我对草药又不熟悉。没关系别怕,这些草药要是有用呢那最好,要是有毒呢,说不定以毒攻毒也有奇效!”

  狂秋深深看了沐锋一眼,费力抬手轻轻拍在沐锋脸上:“老娘一巴掌拍死你……”

  最后在狂秋的检查下,沐锋带回来的十株药草,只有三株具有解毒功效,分别是乳白色的回阳草、淡灰色的落梦英以及赤红色的凝华根。

  其中又以长得像放大版蒲公英的落梦英最为珍贵,据说这种植物乃是落梦泊特产,蓬松的淡灰色花球像是一团盛放的梦,在清热解毒、消肿散结方面有奇效,花球越大,年限越久,效果也越出色。

  沐锋带回来的这朵,几乎有人脸那么大,少说也在百年以上。

  要知道这年头,野外能找到一株百年年限朝上的灵草,那几乎就是祖坟冒青烟了。

  就算这里是秘境,这种落梦英也算是上乘灵药了。

  另外两株回阳草和凝华根,前者据说汇聚了太阳落山前最后一束光华,后者则正好相反,凝聚的是清晨密林间的晨露精华。

  都能用来解毒。

  “先吃哪个?还是一起吃?”沐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你这副模样让我觉得你根本就不想救我。”狂秋生无可恋,这三株药每一株都能解毒,但她也不确定如果一起吃的话会不会带来其他不良效果,甚至演变成烈性毒药。

  沐锋面色严肃,一本正经说道:“那你可真误会我了,我还指着你恢复好之后保护我呢,我一个五气境的小修士,一个人在外行走很害怕的……”

  狂秋干脆闭上眼,认命了。

  自己之前为啥会觉得这家伙除了长得不咋地之外其他还行?

  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看来自己是没办法活着出去了,算了,认命吧,一会儿就闭着眼睛往肚子里咽吧,人死不过碗口大的疤!

  狂秋疯狂给自己做心理工作。

  “吧唧,吧唧”

  耳边传来咀嚼植物的声音,狂秋微微一愣,睁开眼来。

  在她面前,沐锋已经取下落梦英、回阳草、凝华根各一小片送入嘴中,故作夸张地动着他的咬合肌。

  “嗯……有点甜,嗯……还有点辣……不好嚼,没有肉的口感好。”

  一边嚼他还一边摇头晃脑地评头论足。

  “咕咚”

  一伸脖子,三种草药就进了肚子。

  “你……”狂秋有些发愣。

  原来他刚才说的“一起吃”,是指他自己去吃么?

  沐锋瞥了她一眼,一边正襟危坐一边淡淡道:“感动么?感动的话以后就给我当牛做马吧,我可以勉强收你做个小妾。”

  狂秋眼角有些发酸,却还是骂道:“去你的,老娘要做也是正房!”

  猛地她又意识到什么,脸一红,嗔道:“呸,谁要跟你了?长得这么丑,还一点也不温柔!”

  沐锋耸耸肩,没再说什么,意识已经跟着三种草药进入自己体内。

  别看他表面看起来满不在乎,但其实心里还是非常没底的,俗话说得好,话可以乱说东西不可以乱吃,他这不仅乱吃,还是把草药乱吃,真要吃错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但狂秋中毒已深,他又怕自己一波操作直接加速了她的死亡,便只能自己试药了。

  更何况他也不是全无准备,白雾空间由白瓷碗演变而来,白瓷碗曾经救过自己两次性命,若这三种草药混合起来真有什么不妙,白雾空间应该也有办法解决。

  三种药物入体,药效很快发作,化作一团由三种颜色纠缠在一起的浓郁灵气,在沐锋体内四处游走。

  沐锋脸上,陡然呈现出淡灰、乳白、赤红三色轮转。

  狂秋紧紧盯着沐锋的脸庞,在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十指已经扣在一起,心脏跳动地几乎要从胸膛里蹦出来。

  忽然,沐锋“哇”的一声大喊,仰头朝后栽倒。

  “易斑斑!”

  狂秋又急又慌,拖着无力的身子就朝沐锋挪去。

  伸手触摸到沐锋的手臂,一片冰凉。

  狂秋视线瞬间就模糊了起来,不知哪来的力气爬到沐锋身前,哆嗦着双唇,将脑袋靠近沐锋的胸膛,想去听他的心跳。

  她已经看不清眼前有什么了,耳边除了细微的风声外什么也没有,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她感觉自己浑身都动不了了。

  过了片刻。

  “喂,趁我不备投怀送抱是几个意思啊?”

  沐锋的声音在极近的地方响起。

  “咚,咚,咚”

  耳边重新响起男人有力的心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