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一十章 我愿剑窟山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柳远的横空出世毫无征兆地将剑比前段带入最高潮。

  七堂都想要柳远,彼此各不相让,剑崖间各位长老脸红脖子粗地互相拆台争吵,像极了俗世菜市场买菜的场面。

  但柳远不觉得自己是菜。

  他静静站在原地,一句话也没有说。

  直到主持长老抬头问天的那句话后,他才缓缓抬起头。

  不止是他,剑崖间的争吵也慢慢安静下来。

  所有人抬起头,看向高空中的悠悠白云。

  墨君、千音谷主、戒律堂首座也都各自抬头,停下手中所有多余动作。

  这里是天琅剑庄,天琅剑庄的云里,总有一柄剑。

  倒不是说天琅庄主会一直躲在云里,而是说只要你抬头看云,天琅庄主便会知晓。

  没事不要抬头。

  这是修行界面对云中堂剑修时的劝告。

  因为说不准你一抬头,一柄剑就迎头砸落。

  没人逃得过《云中剑诀》。

  “请庄主抉择。”主持长老恭请江星明出面。

  ……

  片刻后,等到剑崖间都安静下来,云中终于传来清冽淡漠的声音。

  “柳远,云中堂如何?”

  听到这话,云中堂在场的各位长老面试皆是一喜,其余六堂的脸色便变得十分难看。

  立派以来那么多次,即使六堂名次时常有变迁,但云中堂依旧稳坐第一,各任掌门也都出自云中堂,登堂剑比上又怎么抢得过?

  江星明这么问,其实便是其余六堂没什么机会了。

  众人的视线重新落在柳远身上。

  柳远静静看着高空中的白云,忽然微微一笑。

  他接下来说的话,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剑守大人是否收徒?我想拜剑守大人为师。”

  ……

  “什么?他刚才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你没听错,他确实说的是剑守大人,他想拜剑守大人为师!”

  “嘶……这也可以?”

  “这怎么可能?!”

  ……

  剑崖间一片安静,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听错了。

  众所周知天琅剑庄只有七堂,登堂剑比也只可选择这七堂,从未有人脱离过这个规则。

  天琅剑守自然是天琅剑庄的前辈,自然有资格收徒,但问题在于这怎么可以?

  天琅剑守在天琅剑庄的地位非常特殊,不仅在严律己这个剑律之上,甚至某种意义上来说还在单单一任庄主之上。

  剑守的意义远比外人以为的还要特殊。

  成为剑守的弟子,绝对不比加入云中堂差,甚至更加令人敬佩。

  毕竟,天琅剑庄立派万年,剑守从未收过徒。

  褚由天的声音响了起来。

  “荒唐,你可知道剑守大人从不收徒?剑窟山也不在七堂之内。”

  柳远平静道:“以前不收不代表现在不收,如果剑守大人愿意收徒,不入七堂我也愿意。”

  登堂大比为的是什么?就是登堂!

  但柳远却愿意不登堂。

  褚由天又问道:“为何要这么做?”

  柳远淡淡道:“因为我本就是剑窟山的藏剑徒啊。”

  这明显不是个合格的理由。

  但却是个好理由。

  藏剑徒们感动地一塌糊涂,虎爷跪坐在地,以手抢地,老泪纵横。

  陆安人忽然站了起来,说道:“我也要去剑窟山!”

  ……

  陆安人倒不是被柳远折服了想要跟随他,只是他忽然觉得要是能继续留在剑窟山附近的话岂不美哉?

  褚由天觉得有些好笑,看了陆安人一眼,目光重新回到柳远身上,道:“莫非你以为七堂都抢着要你,你便能提些无礼且无理的要求?七堂都要的人才,多得是!”

  天琅剑庄是天才云集的地方,七堂抢人的场面虽然不多,但也不少。

  若以为在这里恃才便能傲物的话,那就大错特错,直接取消登堂资格也不是不可能。

  更何况面对一堂之主的压迫,区区一位剑徒承受得住么?

  谁都察觉得出来褚由天是真的动了怒,毕竟他今日亲自坐镇,但到现在为止破山堂并没有抢到足够耀眼的弟子,还遇上柳远这种在他看来故意找事的弟子,这让七堂堂主中脾气第二暴躁的他如何有好脸色?

  所有人都觉得面对动怒了的褚由天,还是乖乖认怂比较好。

  然而柳远却抬着头平静与褚由天对视,仿佛丝毫没受他目光中的压迫影响。

  褚由天不由笑了。

  他身后的破山堂长老不由自主退后一步。

  谁都知道,褚由天一旦这么笑的话,后果绝对很恐怖。

  “很好。剑守大人万年来从未收徒,若他老人家今日收了你,我破山堂便同样将你视作弟子,不对你提任何要求,但你能享受本座亲传弟子的一切权利。但若剑守大人不收你,相信我,损失一两个天才对剑庄不会有丝毫影响。”

  褚由天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完蛋了,柳远绝对完蛋了!

  没有人认为永不收徒的天琅剑守这次会破格,那么褚由天这话的意思便是要抹除柳远的登堂资格,不仅如此,可能还会让他体验到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柳远确实是名不可多得的年轻天才,但褚由天确实修行界赫赫有名的巅峰强者之一。

  天才毕竟还远远没有成长起来,而且在如今这种末法时代就算是天才,是否能成长到和褚由天相提并论的程度也未可知,在重要程度上两者压根不是一个级别。

  柳远淡淡道:“可以。”

  众人惊讶,然后开始觉得他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人就是这样,当你表现出他们不能理解的强大时,他们不会反思自己,只会觉得你太过嚣张。

  “他竟然真的答应了,他真以为自己是万年第一天才了?”

  “问题在于就算再天才,剑守大人也没有收徒的先例啊!他这么做不是完全在坑自己?”

  “本以为是个可造之材,没想到却是这般,可惜可惜……”

  柳远直接无视众人的私语,抱拳正对剑窟山的方向,神色庄重道:“藏剑徒柳远,愿入剑窟山,望剑守大人成全!”

  “望剑守大人成全!”

  “望剑守大人成全!”

  柳远的声音经过特殊阵法的加持,层层叠叠朝剑窟山而去。

  那座剑庄内最孤最枯的山峰上覆着终年积雪,没有丝毫异常。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少人脸上开始出现讥讽、嘲笑、不忍、惋惜等不同表情。

  柳远却只是盯着剑窟山。

  忽然。

  “轰”

  剑窟山山峰上的终年积雪,猛地爆炸开来。

  漫天雪花洒落,一道威严苍老的声音传出。

  “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