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重逢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密林间的气氛忽然就奇怪了起来。

  那些惊恐的、慌乱的、生无可恋的声音,通通停滞在那一分一秒。

  “唰”

  一道白色的身影忽然从密林中窜出来,蓬松的雪白毛发在微风中飘荡,它以极高的速度跃出,四肢落地时却轻柔地几乎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身高几乎六尺,伸长更是接近一丈,幽蓝色的双瞳里冰冷不见丝毫感情。

  阳光穿透树隙洒落在它背部毛发上,像是无数迎风欲起的白草。

  这是一头十分罕见的白狼。

  白狼高高昂着头颅,高傲的目光随意扫视一圈众人,不论是气势还是表情都像极了一位冷酷的君王。

  被他的目光扫到,即便是十气境的雷木旌都觉得自己掌心的雷光几乎要熄灭,那目光更像两道雷电刺入他的心脏。

  这头白狼的实力至少在聚灵巅峰!

  雷木旌心神剧烈动摇,额头一片冷汗,秘境里有一只不知道什么境界的猴王也就算了,这怎么随便冒出来一头白狼都比他强那么多!

  白狼继续环顾众人,看到狂秋时目光微微一顿,然后他看到了沐锋。

  沐锋也正好抬头看他,目光里带着些疑惑和询问。

  白狼愣住了。

  随即蓝宝石般的双眸里泛起水雾。

  “嗷呜~”

  白狼口中发出一声介于讨好和尊敬之间的叫声,撒开四肢朝沐锋冲来。

  泪珠在风中洒成两条线。

  毫无先前的风度可言,就像条许久不见主人的猎犬。

  遥远的北方,天琅剑庄剑窟山内。

  睡梦中的奥特忽然睁开眼,打了个喷嚏挠了挠头,从头上扒拉下一根不知从哪来的野草。

  绿色的。

  ……

  “滚。”

  “砰!”

  “嗷呜~”

  一连串的动静之后,众人愕然地发现那冲着沐锋扑过去的白狼似乎是被猴王一拳毫不留情地砸飞出去,撞在一棵树干上发出一声委屈的嚎叫,落叶和白毛散了一地。

  不过显然并未受什么伤。

  小猴子腾出一只手,便不再抱着沐锋的腰,后退两步,收手低头,沉默着也不说话。

  白狼重新走过来,但不敢太靠近,离着还有五米左右的地方停下,像过去那样趴伏下来,狼头搁在两只前爪上,身后白尾轻摇。

  沐锋早已认出来,他便是当初的夜影狼王,只不过此时不管是血脉还是实力都远飞昔日可比。

  就是季安他们见过的那头猛虎,怕也不如狼王此时的实力。

  沐锋很欣慰,又伸手揉了揉孙小圣的头。

  孙小圣龇了龇牙,说道:“摸头,会长不高。”

  或许是沐锋离去的日子里都没人跟他讲话的缘故,他的话不再像之前那般多,并且有些生涩。

  沐锋笑道:“你要能长高,我不在的时间不早长高了?不差这一点,让我摸摸。”

  孙小圣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带了很多人来,你这样,我会没面子。”

  沐锋一愣。

  白狼恰到好处地抬头,朝周围的密林里喊了一声。

  众人明显觉得地面开始震动起来。

  一道又一道可怕的妖兽身影,缓缓从密林中走出来。

  有浑身白皮、长鼻弯牙、身高五六米的庞大巨象,有双翅如火、冠似神庭的飞禽。

  旁边的青木上,缠绕着水桶粗的青蛇。

  那头追着季安他们满地乱跑的猛虎,也低首踱步走了出来。

  沐锋神情微异,低头看向身前的孙小圣。

  孙小圣迎着他的目光抬起头。

  小猴子不过身高一米,甚至还没有他身后背着的飞剑长。

  然而他站在那却仿佛万妖之王。

  身后百兽盘踞。

  白狼站了起来。

  一时间,百兽怒吼。

  天地变色。

  孙小圣率先对着沐锋单膝拜倒。

  身后百兽齐齐伏倒。

  ……

  “易兄好生威武,你方才晕过去了没看到,那些聚灵巅峰的妖兽根本不敢抬头看易兄!”

  “这算啥,你忘了易兄摸那猴王的脑袋了么?那姿势,那气度,真乃我辈修士楷模!”

  “是啊,那猴王何等强大,就连玄光领域都能被他砸开,这种实力秒杀我们所有人不在话下,但偏偏就以易兄为尊!”

  “跟着易兄,说不定真能活下去!”

  入夜,密林里升起数堆篝火,散修们三五成群围坐在篝火旁,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流着。

  经过白天的事情,再没有人怀疑沐锋的话。

  甚至所有人都将他当成了唯一的希望,二话不说就把落梦令交了出来,由妖兽们在下午晚些时候丢落到秘境四处。

  最大的转变,还是他们对沐锋的态度。

  从起初对沐锋完全不信,到现在几乎火热地将沐锋当做毫无疑问的领袖。

  这一点在看到百兽臣服的画面后到达了巅峰。

  就连雷木旌都开始屁颠屁颠跟在沐锋身后,若不是被狂秋打发走,这货甚至想跟沐锋一道修行。

  “易兄太帅了……不知有无婚配……”说这话的是位年轻女修,盯着眼前的火光,只觉脸颊被篝火烧得好疼。

  “我证明,她没有。”

  有人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伸手拿起前面的酒杯一饮而尽。

  周围众人看到那人的脸,脸色一惊,觉得有些尴尬。

  因为那人不是别人,竟是狂秋。

  女修见到狂秋,脸色瞬间骤变,心脏跳得飞快,脸红面臊,连忙摆手道:“……我,我……不是,不是……我……”

  狂秋是现在在场所有人类里实力境界最高的那个。

  但这并不是女修和周围修士感到尴尬紧张的原因。

  谁看不出沐锋和狂秋二人之间显然是经历过生死,有点不一样?

  若狂秋真对沐锋有意思,光是女修刚才那句话,狂秋就有足够的理由排挤她。

  而在眼下这种情况,被排挤几乎就等于被抛弃,然后便是死。

  她怎么不怕?

  狂秋喝完酒,将杯子放下,扭头看向那名女修。

  女修僵直身子,后悔得想抽自己嘴巴子。

  谁知道狂秋忽然对她嫣然一笑,伸手勾住她的肩膀,爽朗道:“我们公平竞争啊姐妹!”

  女修浑身一紧,随即放松下来。

  周围人也都松了口气,气氛又开始活跃起来。

  “狂秋姐,你的伤喝酒不要紧么?”女修细细问。

  “没事没事,不喝酒活着有什么意思?”

  “嗯……易兄呢?怎么没和你一起?”

  “他啊,他在和猴子说话!”

  ……

  距离人群不远的某棵大树上,沐锋和孙小圣对坐着,两人手边放着烤肉和酒水。

  头顶便是月光。

  “从我离开到回来,过去了多久?”

  沐锋收回望月的目光,轻声问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