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八十九章 剑脉之上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后世有很多很多人分析过当时这段历史。

  对燕开诚这么做背后的原因各有猜测,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

  如果最后不是武莫横空出世和曜联手挽狂澜于既倒,天琅剑庄早已被傲渊派吞并不复存在。

  至于武莫是何人,他就是那位改“派”为“庄”,天琅剑庄历史上最伟大的庄主。

  武莫击败燕开诚,此后无人再见过燕开诚。

  有人说他被武莫杀了,有人说他修为尽丧成了剑池中的一抹养分,但也有人说他还活着。

  但无论如何,他留下的名声都将是修行界上最不被人看得起的那几位。

  ……

  沐锋看着眼前这位形容枯槁的老人,猜到当初武莫并没有杀他,而是将他囚禁在零零伍号剑窟中,永世不得超生。

  近万年过去了,武莫庄主早已飞升成仙,剑窟山上的剑窟也从当初只有几座变成了如今的一百零八座,江星明成了第十任庄主,燕开诚依然没能逃出剑窟山。

  但他还活着。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沐锋万分警惕。

  燕开诚没有等沐锋回话,而是紧接着在他脑海中说了第二句话。

  “没想到在吾之后,本派又多了一位先天剑脉。”

  沐锋瞳孔微缩。

  他终于想起为何自己看着燕开诚时心中除了警惕还有一丝异样的感觉!

  记载中燕开诚是天琅剑庄第一位拥有先天剑脉体质的剑修!

  正是凭借着先天剑脉体质,燕开诚才能在修行路上一路高歌猛进,最后成为第三代掌门。

  沐锋也明白为何燕开诚的经脉和道基要遭受千百年的剑刺。

  因为他也是先天剑脉,必须要毁去他的经脉和道基,才能彻底遏制他东山再起的机会。

  先天剑脉的强悍和可怕之处,除了亲身面对过的人,外人无法想象。

  而那位武莫剑仙,却正面击败了燕开诚……

  “武莫非人也,输给他老夫无话可说。”

  燕开诚沙哑着说道,竟似乎能够看穿沐锋心中所想。

  “但你输给了先天道种,岂非笑话?”

  沐锋眼神微凝,看着燕开诚的眼睛说道:“你为何知晓?”

  燕开诚仍旧被钉在墙壁上,无数细小剑芒如蝌蚪般在他体内游动,将他早已千疮百孔的身体再一次破坏。

  然而老人脸上却没有半点痛苦之意,仿佛那副身体并不属于他。

  他静静瞧着沐锋,浑浊的眼眸里带着丝玩味与嘲弄。

  “吾如何知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先天剑脉难道两次出世却两次都只能做他人垫脚石么?”

  沐锋听出燕开诚的言外之意,冷冷道:“你现在这副模样,又能做谁的垫脚石?”

  燕开诚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没有牙的干瘪牙床。

  “吾被困于此地出不去,但你却能行动自如,难道不想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沐锋说道:“一个会把一切拱手相送的人说这样的话,你觉得我会信?”

  燕开诚沉默片刻,眼神里似乎闪过些回忆。

  “吾只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和那些门派无意义的争斗上,以吾的实力,并入傲渊派后千年之内必能取其掌门而代之,到那时,傲渊派和天琅剑派又有何分别?”

  “若最终傲渊派的资源底蕴为我天琅所用,我天琅可以用更短的时间成为大陆第一剑派,过程手段何足道哉?”

  “只可惜,那头狼并不同意我的看法。”

  这是除了当时那少数几人之外,数千年后第一次有人听到燕开诚说这样的话。

  然而沐锋并没有对此事做评价的打算。

  不管燕开诚此话是真是假,不管他当初投诚傲渊派是不是想利用傲渊派,如今的天琅剑庄已经是天下第一剑派。

  沐锋说道:“剑庄如今早已是天下第一,你当初怎样想并不重要。”

  燕开诚微微低头,眸中闪过一丝黯淡。

  “确实如此,我的剑派理应天下第一。那么我现在所想的只剩下一件事。”

  沐锋没有说话,只静静看着老人。

  老人重新抬头,先前还浑浊如黄河的眼眸一瞬间清明似晴空。

  晴空中万剑呼啸。

  那一瞬间,沐锋仿佛不再身处剑窟山,而是置身于万千剑光之中。

  世界再无二物,只有剑。

  又或者说,这世界的一切都是某种剑。

  万物,皆为剑。

  一剑,化万物。

  这一刻沐锋的心神收到无与伦比的冲击与震撼,即使前身沐锋曾经已经站到那座登仙楼上,也绝没见过这样的风景!

  第一次,沐锋怀疑就算是此时此刻的江星明又是否达到了这样的高度?

  下一瞬,沐锋眼前一晃,重新回到灰暗幽邃的剑窟之中。

  “呼呼呼……”

  他剧烈喘着粗气,身上衣物尽数被汗水沾湿。

  “这……这是……”

  “世间本混沌,我以剑斩之。一剑尽日月,万物归剑一。”燕开诚脸色苍白,微微喘着气,沙哑着说道,“这就是……混沌剑体。”

  “混沌……剑体?”

  燕开诚说道:“你我皆为先天剑脉,又都被人打败,周身剑脉毁于一旦,道基受损,一般来说再无修行希望。”

  “但先天剑脉真的便是剑体的极限么?若真是极限,又怎会被武莫和先天道种击败?吾之天赋,绝不逊于任何人。”

  “数千年来,吾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

  “终于,让吾寻到了突破先天剑脉极限的方法。”

  燕开诚看向沐锋,眼眸里精纯的剑意如海般浩瀚。

  沐锋强行稳住心神,说道:“竟然能够突破体质的极限……混沌剑体?”

  “不错,正是混沌剑体!要想修成这种终极体质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打碎先天剑脉重新修行!”

  燕开诚目光灼灼地盯着沐锋:“吾被困于此地,一旦有任何举动都会被武莫设下的剑阵攻击,无法彻底贯彻吾的想法,但是……你可以。”

  沐锋久久看着燕开诚,说道:“你要什么?”

  燕开诚低头,看着自己体内那些细小嗜血的剑意。

  轻声说道:“这里蚊子很多,而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沐锋看向那道屏障,摇摇头说道:“这剑阵我无能为力。”

  燕开诚看着他,认真说道:“你们可能不知道,某种程度上来说,武莫也算是我的弟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