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零八章 人生,如戏亦似书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易斑斑……”狂秋愣愣地看着沐锋,喊他的名字。

  沐锋将茶杯放到桌上,发出一声低沉的“砰”声,目光缓缓眯起,忽然咧了咧嘴角,轻声道:“呵……真想告诉他们应该坚持下去啊,可是……”

  他右手猛然发力,手中茶杯应声而裂。

  响声惊动了周围修士,就连不远处那有些不耐烦起来的魁梧汉子和焦头烂额的店小二都一同看了过来。

  众人注视之下,沐锋甩了甩手上的茶渍,缓缓转过头来。

  他很想告诉眼前这些底层修士应该坚持下去,但伍丰羽三人的对话在脑海中依旧如晴天霹雳般炸响,他说不出口;他也可以把三宗真正的目的说出来,但会有人相信他么?即使有人相信,那种信仰的崩塌是可以承受得住的么?

  他抿了抿唇,嘴里有些发干。

  “杜三郎是吧?”沐锋微微垂下眼眸,避开众人目光,沙哑地说道,“你可以过来我这边坐。”

  真憋屈啊,到头来自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事么?

  沐锋紧紧握着拳头,一次又一次地深呼吸。

  他没有看到,一直紧绷着身体的杜三郎,在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浑身的肌肉瞬间跨了下来,泪水夺眶而出。

  他趴伏在凳面上,哭得像个孩子。

  片刻后,杜三郎重新坐起,抹了抹眼泪,从板凳上站了起来,对魁梧汉子道了声:“对不住,这位子应该是你的。”

  魁梧汉子也听到了刚才人群里的交谈,他自己也不比杜三郎好到哪里去,此时看着这个方才痛哭流涕到好像失去一切的中年男人,他的气也消了大半。

  “不……其实也没什么……唉,算了吧都是小事,大家都不容易。”汉子挠挠头,瓮声瓮气地说。

  ……

  一场插曲就此平息,杜三郎身形矮瘦,两人座的长板凳加上他也不过只是稍挤了一些。

  沐锋坐在中间,狂秋在右手边,微微后仰着背,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时不时瞄一眼最左边的杜三郎,眼里满是好奇。

  杜三郎虽然面容不似先前那般癫狂绝望,但依然低着头有些魂不守舍,屁股也只在板凳上沾了个尖尖,沐锋都怕他一不留神摔下去。

  “喂,我怎么感觉……他们好像和黄土坝上那些人不太一样?”狂秋凑在沐锋耳边问道。

  沐锋偏偏头离狂秋稍远一些,目光扫过眼前这群模样各异、或年少或中年或白发的炼气境修士,没有说话。

  先前那位和杜三郎同村的五气境修士犹豫片刻后单独走过来,拍了拍杜三郎的肩膀。

  “三郎,或许我不该说这话,但实在不行的话……就回去吧。守不住修行路的人千千万,那翠梅只有一个。”

  杜三郎动了动嘴唇,眼眶渐渐发红。

  同村人没再说什么,转身回到自己座位。

  不多时,客栈伙计又从后堂搬进来几盏明晃晃的大灯笼,灯光打在戏台子上亮得像是白昼。

  伴随着一阵热闹的牛皮鼓声,表演正式开始。

  首先是唱戏,浓妆艳抹的戏子们陆续登场,身着广绣长裙,头戴金钗凤冠,或摇扇或扭身,一张口便是一段悠扬缠绵的古曲。

  大堂里原本还有些嘈杂,顷刻间在这“咿咿呀呀”的唱戏声安静下来。

  这里的人都是炼气境的底层修士,如果说修士和人真的是两种不同的生物,那此时此刻坐在这里的,至少有九分还是人,所以他们对于这些“凡人”的娱乐表演依然乐在其中。

  不说四大宗,就是玄天洞这样的二流门派里,这样的情形也绝不会出现。

  这个世界的戏曲没有京剧、黄梅这类的分别,沐锋本以为自己会听不惯,但听了两句之后意外发现竟然还挺有意思,不知不觉也沉浸其中。

  掌柜的显然在戏曲的选择上也下了功夫,这是一台十分应景的戏,讲的是一位不得志的中年军士却遇到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场战事,但他早已退伍还乡,若重新应征入军,则要远离家中妻子孩儿,今生都不知能否再见,但若错过此次机会,他又将终生陷在后悔之中。

  台上的老生在难眠的月色下动情表演,台下的炼气境修士一个个红了眼眶。

  为了这次秘境,他们中又有多少人变成了台上的老生?

  最后老兵披甲跨马嘶声立志,台下已然哭声一片。

  沐锋沉默着,瞧向身旁的杜三郎,这个黑瘦男人胸前的衣襟早已湿了大半,双手死死掐着大腿肉,隐隐渗出血丝来。

  鼓声再起。

  戏曲终了。

  台下观众们还未从情绪中回过神来,几名店小二在掌柜的的示意下端着酒水小食穿梭在座位之间,一圈下来托盘上便堆满了碎银。

  五分钟后,戏台上的装饰更换完毕,这次非常简单,只在戏台中央放了张黑木桌,后面摆张椅子,桌上搁着一块醒木。

  紧接着,一位两鬓斑白、身着灰白色长袍的消瘦老人走上台,安然落座,从袖中递出一只尖嘴壶润了润唇,右手手指夹住醒木抬起,微顿后急急拍落,一张口,声音竟如洪钟大吕,洪亮而悠扬。

  这便是说书的说书人。

  兴许是方才的戏剧太过沉重,这说书人讲的故事就要风趣幽默得多,时不时引起台下一片欢笑,方才的忧伤情绪荡然一空。

  今夜的平慈镇除去对未来的不确定外,更多的便是邂逅与姻缘,所以说书人讲的是个爱情故事。

  故事的前半段穷书生和富小姐的相遇、相识、相知、相爱都充满欢笑,然后随着女方父母的出场,一切转而急下,年轻男女被生生拆散,不仅如此,女方父母更是凭借权财将穷书生赶出了城,令他二人一生都不能再相见。

  “啊啊啊气死我了,我要去把那傻逼父母抓起来喂狗!”狂秋急得抓耳挠腮,一会儿又咬牙切齿。

  偏偏说书人说到这停了下来,掏出尖嘴壶好一顿嘬。

  “快讲快讲!”这可急死狂秋了,要不是沐锋拦着,她早冲上去像对之前那算命先生一样对说书人了。

  “别急别急,他今天不讲完是不会走的!”沐锋死死拉住狂秋的胳膊。

  说书人终于喝完了水,掀起袖袍擦了擦嘴,继续开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