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事后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两声闷响,汪明城和殷露露的身体无力倒在地上,脸上已无半点生机。

  “明城,露露!”

  狂秋丝毫不避讳,径直穿过白鬼半透明的身体来到汪明城二人身前。

  穿过的那一瞬间,她觉得通体冰凉,就像所有的快乐都被剥夺。

  王启成呆在原地,双目放大,完全不相信眼前一切发生得这么快。

  是他的错么?

  如果不是他传出那道消息,汪明城二人就不会来到这里,更不会死于非命!

  “怎么会这样……都是我的错……”

  王启成跌坐在地,眼眶通红,无比自责。

  “呼”

  一阵清风过,洪字杀手如一阵青烟落在狂秋身前,将手中昏迷的阮铁丢过去,深深看了一眼地上的汪明城二人,毫无感情地说道:“血言已破,带他们离开吧。”

  狂秋没有将这一切怪到洪字杀手身上的想法,他只是按进西山的规矩办事罢了。

  “从今日起,荒零伍叁柒脱离进西山,与山中再无半点关系。”洪字杀手静静看着狂秋,缓缓说道。

  狂秋满脸悲痛地将汪明城和殷露露逐渐冰冷的手交握在一起,听到洪字杀手的话,忽然愣住了。

  她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向眼前这位杀手。

  脱离?

  她从出生起就生活在山里,这么多年见过太多太多杀手刺客的结局。

  从没见过有人能脱离进西山。

  修行界有句俗话,一进西山便是鬼。

  说的就是除非死后成鬼,否则都不可能再脱离进西山。

  但眼前这位洪字杀手却清清楚楚说了“脱离”二字。

  莫非……

  “小姐,您真的应该好好看看山规,以您的身份,再隐秘的山规都该熟读才是。”洪字杀手说着转身离开。

  若不是心情过于沉重,狂秋听到这话多半会恼得跳脚。

  谁愿意看那给人定规矩的枯燥天书啊!

  “唉……”

  洪字杀手走到一半忽然停下来叹了口气,犹豫半晌后转过身,看向还在原地不动的狂秋,知道自家这位小姐真的啥山规也没看。

  “小姐,至于那二人,先不急着埋。”

  说完这句话,他不再犹豫,袖袍一挥,便消失在原地。

  狂秋愣在原地,不懂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远处,王启成眨了眨眼,看着高空两道逐渐消散的白鬼,若有所思。

  ……

  三日后,灵风山山脚村落某间农户里。

  乔装打扮后的狂秋和王启成借住在此,屋里摆着三张床铺,躺着三个人。

  “你说明城二人真的还活着么?”狂秋坐在桌前,腿翘在椅子上,手里“哗啦啦”翻着本厚厚的书。

  “嗯,我觉得前辈那样说,一定就是这样的意思。”王启成正在院子里劈柴准备生活做饭,听到狂秋的话后直起身擦了把汗,回头看了她一眼,“秋姐姐,你这样看书真的能找到我们想要的信息么?”

  狂秋手中动作一滞,恼羞成怒,一把把书拍在身旁木桌上骂道:“老娘最烦看书了!”

  书页上写着“山规”二字。

  “咳咳……”

  便在这时,身后榻上忽然传来一道微弱的咳嗽声。

  狂秋一把从长椅上跳起,大睁眼睛冲到榻前。

  ……

  又七日后。

  阮铁先行醒来,随后汪明城和殷露露的身体竟然也逐渐回暖,在昨天晚上终于苏醒。

  王启成也在复写版《山规》里找到了关于血言的完整陈述。

  简单来说,血言可解,只要你立下血言要保护的那些人或事,最后愿意为救你牺牲自己,就都能活。

  “日了,这什么狗屁规矩?老娘竟然不知道!”狂秋的第一反应就是骂人。

  王启成提醒道:“秋姐姐,要不是这条规矩,我们可是谁也救不了……”

  狂秋想反驳却半天找不到合适的话语,一挥手将《山规》从王启成手中夺过,踩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开始认真翻书。

  “明城兄,你二人如何会来救我?”

  最感动的人莫过于阮铁,汪明城二人一醒来就迫不及待询问。

  汪明城二人摇摇头,表明具体缘由自己二人也不清楚,只是冥冥中有人将消息直接塞入他们脑中。

  听到这话,王启成百分百确认一定是仙尊大人出手相助。

  “仙尊大人,此生王启成愿为您做牛做马,以作报答!”王启成做饭前避开四人视线,双膝跪地,对着天空无比虔诚地叩拜下去。

  三人刚刚苏醒,虽然情绪颇为激动,但身体却仍需要一段时日恢复,用过晚饭后早早便睡了。

  狂秋继续在院子里钻研山规。

  王启成在一旁打坐冥想,时不时回答狂秋的一些问题。

  虽然王启成也没看过山规,但对于一些逻辑和字眼以及特殊情况的山规,他的头脑却比狂秋要清晰许多。

  夜渐渐深了。

  夜空中飘来一朵云。

  云上侧躺着一道人影。

  他看向下方,目光慵懒,似乎随时要从身上宽大的剑上掉下去。

  于是他真的身体一翻,掉了下去。

  ……

  “砰!”

  一道人影横着砸落在院子里,却只发出一声并不如何响的声音,连屋里三人都没惊醒。

  “谁!?”狂秋二话不说就把手里的《山规》狠狠扔了出去。

  你是有多痛恨这书啊!

  “啪”

  厚厚的《山规》在来人面前三寸之处停止。

  来人伸出一只手拿过《山规》,随意扫了两眼,立刻皱起眉头:“谁家的规矩这么多?令人作呕。”

  随手丢到一旁。

  王启成:“……”

  来人看向王启成,伸了个懒腰,没精打采道:“王启成是吧?跟我走。”

  狂秋瞬间眯起眼,起身拦在王启成身前,看向来人:“要抢人?问过老娘没?”

  来人抬头看了狂秋一眼。

  狂秋看到他的脸,脸色倏忽一变,知道自己今天怕是不可能留得住王启成。

  出现在面前的竟然是天琅剑庄的周沉飞!

  别说交手,只要对方想,一个眼神就能要她的命!

  “放心,带他走去给他一场机缘,旁人怎么求可都求不来。”周沉飞淡淡道。

  狂秋并不傻,周沉飞的身份和最近修行界发生的大事联系起来,很容易就能猜到周沉飞的目的。

  猜到对方的目的,狂秋却更加惊讶。

  “天琅剑庄选中启成去参加登堂大比?”她问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