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叩仙门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沐锋当然有自己的剑。

  那把剑不管是品阶还是颜值,都是最高。

  但问题在于,在前身被江星明重伤之后,那柄剑也不知所踪,是被江星明重新丢回剑池还是被她封印,沐锋无从得知。

  不过这些都不是沐锋拒绝游龙剑的理由。

  他的理由更简单。

  他是云中堂的人,云中堂弟子用的都是三尺飞剑,那种飞剑最好看。

  游龙剑属于宽直阔剑,更准确地说已经算是一柄重剑,剑身颇有厚度,沉重如山,挥舞间自带破山断河的气势。

  那自然便是破山堂的剑,易清风也是破山堂的弟子。

  沐锋不喜欢这种重剑。

  所以他拒绝。

  ……

  游龙剑发出一声哀鸣,但这哀鸣中又带着些轻松的意味。

  以游龙剑的品阶,自然能感受到沐锋体内纯粹的剑意,它因为畏惧而臣服,但也有很大压力,现在沐锋主动不要他,委屈之余自然也生出几分放松感。

  易清风的遗体没什么变化,重新躺回到棺材中。

  沐锋体表的剑火也缓缓消散。

  他把游龙剑重新递到孙小圣手中。

  “你先用着,回头我再寻一柄适合你的剑给你。”

  孙小圣点点头,重新把游龙剑缠好背在背上。

  沐锋没再多说什么,在原本暖玉床的位置盘膝坐下,开始破境。

  孙小圣为他护法。

  ……

  意识上升到白雾空间,沐锋睁开眼。

  白雾空间上依旧云雾缭绕,只不过比起在剑窟山的时候云雾似乎稀薄了些。

  这是沐锋推演《大品天仙诀》和击杀白瑶、对战伍丰羽后消耗的结果。

  叩开仙门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顿悟,比如灵气冲刷,比如奇遇。

  然而不管是哪种,最终叩开的是仙门,叩问的却是己身。

  明己身,叩道心,开仙门,上大道!

  而这些步骤,前身沐锋早已做过。

  他所立下的誓言,便是守护剑庄。

  但对于现在的沐锋来说,这是否有所改变?

  “剑庄是我的,自然要守护。”沐锋闭目喃喃,周身云雾缭绕,灵气翻涌,整片白雾空间似乎都被调动起来,隐隐作响。

  不管是前身沐锋,还是死去的曜,抑或是江星明和周沉飞,他们都将剑庄看得比生命还重。

  沐锋受到这些人的影响,自然而然不会去推翻前身沐锋的想法。

  然而在这之上,他还有自己的想法。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当剑庄值得守护的时候,他自然会去守护。

  但若这剑庄真成了底层修士口中那样的四大宗,他便也会采取另一种方式。

  这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改变本身。

  自由,长生,飞升,皆是如此。

  沐锋这般想着,调动起白雾空间内剩下的所有灵气,朝着识海中那扇隐约挡在前方的仙门狠狠撞去!

  ……

  “轰隆隆”

  沐锋身体里响起黄钟大吕般雄浑宏大的声音,灵气氤氲,云雾缭绕,整片密室被他身上散发出的光华衬托得宛若仙境。

  而他本身端坐其中,面色清朗,黑发轻飘,便是那仙人本尊。

  孙小圣回头看了他一眼,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紧接着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他起身走到树洞外,“嗖”地一声窜到树顶,不再压抑体内的妖气,瞬间扩散四野。

  将周围所有野兽人类都驱赶走,防止有任何事物打扰到沐锋。

  忽然他皱起眉头。

  嗅了嗅鼻子。

  那双金色的眸子里,露出震惊之色。

  在他泛着金光的眸子里,遥远的密林远处,忽然而起的浓雾如潮水般涌来。

  没有什么雾会起得这么快。

  像是海啸一般。

  又像是天上的云层跌落下来,层层叠叠,翻滚着奔腾而来。

  孙小圣浑身毛发都惊得竖起来,体内灵气不由自主地颤抖运转起来。

  他明白了。

  那疯狂涌来的不是雾。

  而是灵气。

  ……

  白雾空间上,灵气忽然从未知之处涌入,浓度急速上升。

  沐锋的身影被包裹在浓雾之中,已然看不真切,只能看到如晨光般的淡金色晕染了浓雾深处。

  似乎有海浪拍击海岸的声音传来。

  仙门彻底在沐锋眼前打开,金色恢弘,充斥着天地四方。

  不论他往上还是往下,往左还是往右,这扇巨门都停在前方。

  除非他退后。

  但那怎么可能?

  他伸出玉净的手掌,按在琉璃般的大门上。

  他身后是如海啸般掀起几十米高的灵气,仿佛有无数头云兽在其中咆哮嘶吼,雷电齐鸣。

  叩仙门?

  不,他要用这滔天的灵气,将整扇仙门都吞没撞开!

  他要这天地,再没什么能挡住他的路!

  ……

  整片密林都在颤抖。

  天空中的云彩仿佛被看不见的漩涡影响,飞速地朝某一点汇聚飘动。

  坐在不同野兽上的狂秋等人停下脚步,抬起头,面色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坐下妖兽们不安地嘶吼着,妖族比人族只觉更强,他们更清楚这天地间即将有大事发生。

  “斑斑……是你么?”狂秋抚摸着白狼王的脖子,喃喃道。

  她身后跟着十几名刚刚寻到的散修,散修们各个睁大眼睛,面面相觑,神色紧张。

  白狼低低“嗷呜”了几声,蓝宝石一般的眼眸里有些畏惧。

  狂秋拍了拍他的脑袋,再次出发。

  ……

  在秘境各处的三派弟子们也感受到了灵气的波动变化,脸色骤变。

  “难道门派里的行动开始了?”

  “可为什么我们没有收到通知?”

  “行动里似乎没有这一环……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有人在突破筑基?”

  “怎么可能?什么人突破筑基能造成这么大的动静?!”

  “可我总觉得不太好。”

  “别吓自己,先去和三位师兄姐汇合。”

  ……

  密林最深处有座山洞。

  洞里燃着篝火。

  伍丰羽靠着崖壁半躺着,正在运功疗伤。

  “轰隆隆”

  整间山洞剧烈晃动,篝火几乎熄灭。

  伍丰羽睁开眼睛,看向身前二人。

  火光很暗,但仍能辨别出那正是伊希月和关立群。

  伍丰羽脸色还有些苍白,动了动手中,揽了一缕清风到鼻间一嗅。

  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血色全无。

  他看向身前二人,脸色狰狞。

  “这是怎么回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