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七章 师姐和师弟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好久不见,却并非别来无恙。

  江星明看着沐锋满是血迹的身体,沉默片刻,目光转移到另一边昏死的刘天华身上,似乎随意问道:“是他把你伤成这样的?”

  没等沐锋回答,江星明屈指一谈,一截赤红色的剑气便从她素白的指尖弹出,没入刘天华眉心。

  沐锋虽然一身修为尽丧,但眼光仍在,更何况江星明是这个世界上曾经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只一瞬便明白了江星明的想法。

  她以神念成剑,直接刺入刘天华识海,要用最粗暴的方式掳掠他一切的记忆。

  这是双方实力差距无比巨大时才会采用的手段,被剑识搅动识海,轻则神志混乱,重则魂飞魄散!

  江星明不由分说,便采用了这样狠辣的手段……

  沐锋背后隐隐发凉,目光越发凝重。

  约莫只过了两息时间,江星明的眼神微微一缩。

  并不见她有任何动作,但一瞬间沐锋就觉得如寒芒在背,双眸忍不住放大!

  刘天华的身体上忽然亮起一片迷蒙的红光,细微密集的摩擦声响起,那竟是数不清的剑气!

  一眨眼,刘天华的身体就被无数剑气切割成尘,连一丝血珠骨沫都没有散逸!

  甚至就连血腥味,都被切割成虚无!

  就好像这处山洞里自始至终就只有沐锋、江星明和奥特这两人一妖而已。

  ……

  不发一言就剑搅识海,继而,杀人!

  这,便是天琅庄主江星明!

  “他想杀你,那他便该死。”江星明看向沐锋,负手淡淡说道。

  沐锋心头微动,念头急转,江星明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她授意要取自己性命的?

  但他却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

  在穿越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出现在他脑海中次数最多的人便是江星明,不夸张的说,这辈子和上辈子加起来,沐锋都没有这么了解过一个女人。

  不管是她的身世、性格、修为、剑诀,还是其他,全都看到过、触碰过、深深了解过。

  所以身为沐锋,在这个女人面前,可以以死相搏,可以目中无她,可以麻木无感,但绝对绝对,不能露怯,不能疑惑。

  不,能,怂!

  再说此刻有奥特在身边,江星明再强,想杀他也得掂量一下天琅剑守的实力!

  沐锋缓缓吸了口气,抬头看向江星明,嘴角微勾,略带一丝嘲弄说道:“怎么,现在的你杀个人,竟会向我解释了么?是不是无情如你,也觉得对我有愧?”

  “既然要解释,那不如解释一下亲手杀死一手带大自己、传授自己无上剑道的毕生恩师,并废掉共同经历三生三世历练、此生唯一的师弟之后,你有多么风光无限吧?”

  “我的好师姐啊,我的……江庄主。”

  话毕,沐锋目光低垂,并不用正眼瞧她,加上嘴角若有若无的微笑,他个人觉得表情拿捏得很到位。

  果然,在他咄咄逼人的口气下,江星明如深渊般幽邃的双眸微微一怔,静静凝视他片刻,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压抑的沉默后,江星明转移了目光,她仿佛才注意到沐锋脚边的天琅剑守,皱了皱有些淡的眉,说道:“剑守大人为何以这种姿态示人?”

  天狼一族,虽然在体型上比不得龙凤鲲鹏这些,但同样为妖族十二王族之一,正常体型少说也有数丈,即使妖族大能形态可以随心变化,但这么……这么土的造型实在是……刻在天琅剑修骨子里的极高审美让江星明感到些许不适。

  奥特虽然能够听懂人言,但显然没有沐锋的命令它不会做出任何回应,只是露出一口看上去并没有多大杀伤力的犬牙,伏地低吼,庞大的妖气冲天而起,如厚重的铅云压在心头。

  江星明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惊讶,神色认真了许多。

  作为前任庄主的大弟子,江星明自然也知道天琅剑守寿元将尽的问题,可此刻见到剑守,感受着那股磅礴如海、沉重似山的气血涌动,哪里有半分寿元将尽的模样?

  分明是处于气血巅峰,实力全盛时的天琅剑守!

  为了延长剑守的寿命,即使在如今这个时代,天琅剑庄也没有吝啬任何的天材地宝,但凡能增加寿命的宝物全部献给了剑守,但千百年来剑守的气息还是日渐萎靡,怎么现在忽然恢复了?

  必定是有所突破!

  江星明若有所思。

  见剑守并没有回答自己的打算,江星明也不做过多追问,何况剑守一生镇守天琅剑庄,它有所突破对天琅剑庄只会是好事,即使自己是庄主,也没必要刨根问底。

  问题在于,眼前的剑守分明在护着沐锋,这是为什么?

  对于天琅剑守来说,他们这些现任庄主、庄主之子通通都是后辈,和他的关系虽然比其他普通弟子要近但也绝对没到能让他保护的地步。

  难道说……

  江星明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

  确实有这么一种可能。

  那就是剑守能够有所突破延长寿元,跟沐锋有关!

  是沐锋做了什么,从而让剑守突破了寿元极限?所以剑守才会护着他?

  修为有所突破,寿元增长,即便是剑守也需要熟悉新的力量,偶尔有所异动属实正常,只要熟悉之后想必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江星明又看了沐锋一眼,虽然她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因为是他,做到这种事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是了,一定是这样没错。

  不愧是他。

  ……

  既然江星明已经确认了剑守之事,那么便到了离开之时。

  她沉吟片刻,看向沐锋说道:“当日我没有杀你,现在便也不会杀你。趁我不在庄内想杀你的人,不管他是谁,我会处理掉。”

  江星明抬头,扫了一圈崖壁间的剑火,继续说道:“剑窟山不错,既然剑守大人也同意你在这里,那以后你便就住在这剑窟山中吧。”

  她盯着沐锋,眼眸里映着燃烧的剑火。

  “好好活着。”

  “但只要活着便好,其余的,别想太多。”

  江星明转身朝洞外走去,忽然又停住,侧着脸,罕见地抬手拢了拢乌黑的发丝。

  崖壁中的剑火照在她身上,在凹凸有致的红色长裙上烫了一层光边。

  “不过有一件往事你可以想想。”

  她抿了抿唇。

  在以后的很多年里,这都是沐锋最后一次看到这个女人身上流露出的,曾经的影子。

  “之前曾经约定过,当你继承师父之位成为新一任天琅庄主时,我们便正式成亲结侣。”

  江星明淡淡说道:“虽然如今成为天琅庄主的人变成了我,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三年之后正式的庄主继承大会上,我依然可以嫁给你。”

  崖壁里安静下来,连外面的风都好像停止,空气压抑得仿佛一团凝胶。

  剑火慢慢熄灭,山洞里陷入一片黑暗,只有三个心跳在有力搏动。

  “施舍么?”不知过了多久,沐锋沙哑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或者这是你所谓的……补偿?”

  如果有人现在能看清沐锋的表情,一定能看到这张俊冠整片大陆的脸庞此刻是如何扭曲着、狰狞着!

  像是一头被侮辱的野兽!

  喉间被怒意灼烧着,吐出的字眼便是一片片燃尽的灰烬!

  轰然冲上天际!

  “既然你这么大度,那不如就在这里,跟我来做一场啊!”

  沐锋狠狠攥住自己胸前早已只剩丝丝缕缕的上衣,扯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