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五章 重逢与归来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幽邃深远的山洞中,刘天华认知里的“剑守大人”吐着舌头扑入沐锋怀抱,一人一狗紧紧相拥。

  即使刘天华私下里对天琅剑守出言不逊,但那也是因为他并不知道剑守真正的种族身份,真正面对这位护持天琅剑庄万年的守护者时,他脑海里除了恭敬畏惧外不可能再生出半点其他想法。

  那可是天琅剑庄地位最高的存在!

  从现在往上数好几代庄主,见了它都要行晚辈礼的天琅剑守!

  整个修行界,人妖魔鬼,都要恭恭敬敬的活老祖!

  现在却在……对一个废人欢脱地摇尾巴?

  而且……你摇得也太熟练了吧!

  刘天华只觉得有九九八十一道雷霆在胸膛里炸开,道心出现了丝丝裂痕,就连脑袋仿佛都被人按在地上摩擦,疼得厉害。

  然后,他看到剑守伸出舌头,狠狠地、讨好似地在沐锋脸上……舔了一把。

  刘天华的道心“咔嚓嚓”碎了一地。

  沐锋心中的惊讶并不比刘天华少,只不过除去惊讶,更多的是和奥特重逢后的喜悦。

  在穿越前过去的十年里,离开家乡独自在大城市打拼的沐锋没有几个朋友,无数个失眠难熬的夜晚,都是奥特和他相依度过。

  对这一人一狗来说,彼此都是那座巨大的钢铁囚笼里唯一可触及的柔软和温暖。

  对于奥特的死,沐锋表面上没有过多感情流露,但那是因为那么多年的社会沉浮已经让他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谁又能说他的猝死穿越完全是因为加班呢?

  身心俱疲的情况下,唯一的寄托断了线,或许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穿越后的这一个月里,沐锋又时时刻刻都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之下,根本来不及思考更多,一直到刚才进入剑窟山山洞时,他的神经都没有松弛过。

  但是现在,他浑身都放松下来。

  像是加了整整一个月班,项目终于成功上线,得了假期舒舒服服躺进澡堂的那一瞬间。

  极大的舒适与满足充斥心间。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奥特会出现在天琅剑守的洞窟内,但对他来说奥特还活着便是天大的好事,一时之间甚至连眼前的危机都被冲淡了许多。

  他把脸埋在奥特苍灰色的毛发中。

  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

  果然是奥特没错。

  “原来……你也在这里。”

  他眼帘微垂,低声呢喃。

  “那我们……更得活下去了啊……”

  虽说再次和奥特重逢,就算是死亡好像也没那么恐怖了,但既然重逢了,还是更想再次一起生活下去啊!

  再一次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相依为命啊!

  沐锋睁眼,转身,看向面前渐渐从失神中回过神来的刘天华。

  那目光里,射出摄人心魄的光!

  刘天华已经拔出了剑,却一时进退两难。

  他惊疑不定地盯着面前的一人一狗,最终一咬牙,怒喝道:“哪里来的野狗,竟敢擅闯剑守重地,看我不砍了你……”

  没等沐锋准备拼着消耗掉这一个月好不容易积攒下的一丝力量来换取生机,站在他脚边的奥特突然抬起头。

  奥特对着刘天华叫了一声。

  刹那间,宛若雷霆炸响,震耳欲聋的兽吼声带着无与伦比的威严与霸道,经过这处幽深的山洞压缩,顷刻间便沿着山体,震向群山!

  “轰隆隆~”

  整座剑窟山剧烈晃动,山洞崖壁中的照明剑火玩命地闪烁。

  刘天华首当其冲,悬在身前的长剑瞬间在这声怒吼中化作齑粉,整个人衣物撕裂,朝后重重摔出,砸在坚硬的崖壁上,凹陷出一个完整的人形。

  头顶不断坠落细小的碎石,却没能落在沐锋和奥特周围。

  这些石子在沐锋头顶三寸开外的地方就被震成灰尘,扑簌簌落向四周。

  仿佛在他和奥特身边,有一圈看不见的防护罩。

  一个事实后知后觉地浮现在沐锋脑中,他愣愣地看向身旁的奥特。

  原本这一个月来他已经觉得没有什么能让他震惊的了,但现在眼前的这一幕仍旧超乎了他的想象。

  “奥特……你……剑守?”

  奥特抬起头看向自己的主人,墨绿色的瞳孔里一片澄澈,它蹭了蹭沐锋的裤腿,邀功似的摇起尾巴。

  沐锋:“……”

  喂,这画风转变太快了好吧!

  “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从身前的灰尘中传来,全身骨骼尽数断裂的刘天华从崖壁上跌落下来,满身鲜血。

  他的丹田气脉全在这一声吼中破碎,无神的目光触及到面前的一人一狗身上,忽然变得狰狞疯狂起来。

  “不,不可能……你,你一个废物,怎,怎么可能……剑,剑守大人怎么,怎么会……”

  沐锋走过来,沉默地看着他。

  他抬起脚,踩在刘天华头上。

  这一次,刘天华真真体验了一把脑袋被按在地上摩擦的感觉。

  ……

  天琅剑庄入口有四,分别位于天琅山脉的东西南北各一座山腰上,各自以一碑一亭为标记。

  其中四座凉亭分别为东潮亭,西风亭,南松亭以及北云亭,负责出入登记以及部分外门弟子的培养。

  至于四座石碑,刻的都是“天琅剑庄”四字,并且在石碑之上,都嵌着一柄指向西北天空的剑鞘!

  剑鞘以名石雕刻而成,上面纹路繁复,似有层层云雾环绕其上,有一种古奥威严的气息缓缓流淌。

  剑鞘无名,但整座神启大陆又有何人不知道这柄剑的名字?

  天琅剑庄开派祖师苏城子佩剑,历任庄主之剑,云中堂镇堂主剑——云中剑!

  无论什么时间,无论你是无名散修还是一派掌门,只要你来到天琅剑庄入口处,都会看到这仿制的云中剑剑鞘。若剑鞘中生出由灵气组成的云中剑,则说明天琅庄主正在庄内,否则便是外出不在庄内。

  修行界中曾有人问过天琅剑庄为何要做这种事,难道就不怕有心之人趁庄主不在图谋不轨?

  会问这种话的多半是刚刚踏入修行的年轻人,然后老人们就会露出前辈们专属的笑容,一脸温和地劝说道:“年轻人说的对,要不你去试试?”

  自然是有人试过的。

  但万年来天琅剑庄前的石鞘剑依然存在,这无疑便是最好的证明。

  就在大约沐锋和奥特重逢的时候,天琅剑庄东西南北四处入口的石碑上,石鞘内皆无灵气氤氲。

  新任庄主江星明,并不在庄内。

  负责值守的弟子门师或在亭内修行,或在屋舍内问道。

  忽然,毫无征兆的,东西南北四座石鞘中都生出一缕赤红色的灵气,远远望去像是一道细烟。

  下一刻,不论是亭内修行的,还是屋内问道的,都放下手中之事,第一时间冲到亭内,屏息凝神盯着那一缕灵烟。

  年长些的还能压住心潮,但刚入门没多久的,却紧张激动地浑身都在打颤!

  赤红色的灵气渐渐浓郁成型,缓缓凝聚成一把剑柄的模样,在这个末法时代能称得上浓郁的灵气波动瞬间席卷四野!

  与此同时,剑庄内想起浑厚深沉的撞钟声,古声悠悠。

  然后便是万剑齐鸣,云海翻滚,像是有巨龙在腾转咆哮。

  整座天琅山脉仿佛在一瞬间活了过来。

  紧接着从钟声传来的地方,响起一声比古钟声音更加洪亮庄严的老人声音。

  “恭迎庄主回山!”

  紧接着整座天琅剑庄,数万人的声音汇成一处,响在山脉上空。

  “恭迎庄主回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