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三十四章 谁破谁的局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沐锋的目光落在来人身上,瞳孔微不可查地一缩。

  狂秋察觉到沐锋的异样,转头看向来人,眼前微微一亮。

  这从密林里走出来的男子生得唇红齿白,一身青色道衣十分合体,腰间束带勾出明显的腰线,身材挺拔,手指修长,指间飞舞着两盏小飞轮。

  青阳门弟子,炼气巅峰境界!

  然而问题在于若只是炼气巅峰的话,沐锋方才又为何会流露出那一丝如临大敌的警惕?

  回想到就连白瑶都有隐藏自身修为的手段,莫非眼前这人……也隐藏了修为?

  他就是沐锋曾提及的那三人之一?

  狂秋一时间想了很多,眼神虽然还是一副看帅哥的模样,但内心深处已经渐渐严肃认真起来。

  “青阳门道友?!”

  “好强!”

  雷木旌愣了愣,眼中有些忌讳,但仍然忍不住回怼道:“就算是青阳门弟子,就能如此目中无人么?”

  众人这才想起来,这位青阳门弟子刚刚出现便把这里所有人比作“蝼蚁”。

  青阳门男子淡淡瞥了雷木旌一眼,笑道:“十气境?散修能修到你这个程度算是不错。”

  “不过……不错的蝼蚁难道就不是蝼蚁了么?”

  “你!”雷木旌暴怒,握紧双拳,若不是深知绝对不是对方对手,他怕是已经冲了上去。

  “我?”男子轻笑,眼角的不屑与嘲讽丝毫不加掩饰。

  他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横着扫过众人一圈。

  指间的飞轮轻轻蜂鸣。

  “难道我说错了吗?这女子不过一句秘境里有危险,便把你们都吓住了?”

  “难道你们在进秘境之前没想过危险和机遇本就是并存的么?”

  “因为一点危险就抱团驻足不前,不是成群的蝼蚁又是什么?”

  男子的质问掷地有声,他像是天上飞旋的苍鹰,俯视着地上只会躲在窝里的野兔。

  雷木旌哑口无言。

  众人刚刚因为狂秋一番话产生的思考瞬间消散。

  一个接一个站了起来。

  他们本就是来搏机缘的,怕危险?怕危险他们就不会来!

  散修们沉默地看了沐锋等人一眼,转身便走。

  这一次,就算沐锋出剑威慑也拦不住他们。

  他会怎么做?

  ……

  “唰”

  沐锋的答案依旧很简单。

  血色剑气再次斩落。

  只不过这次斩的不是众人,而是青阳门男子!

  青阳门,伍丰羽!

  二人之间的距离不到五十米,处在沐锋能够御剑进攻的范围内。

  飞剑转瞬间便赖在伍丰羽身前,朝他胸膛狠狠刺去。

  飞剑身后拖出一道宽阔的河流,赤色的河水翻滚,空气里血腥味陡然变浓。

  修为稍弱一些的修士光是闻到这股血腥味,都觉得恶心作呕,脑中一片空白,浑身血液流动仿佛都受到影响。

  然而伍丰羽却像是早有准备,微微一笑,竖起两根手指。

  “当!”

  飞剑显出身影,停在伍丰羽身前三寸。

  停止,是因为被阻挡。

  看上去是伍丰羽的两根手指捏住了剑刃。

  但仔细瞧去的话,就会发现伍丰羽的两根手指并没有真正碰到剑刃,而是仍旧留下了一丝距离,真正夹住剑刃的是那两枚飞轮。

  银色的小飞轮停止飞舞,一左一右夹住剑刃。

  飞剑还欲向前。

  飞轮的边缘擦着飞剑,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火光四射。

  飞剑剑身两侧各留下一道极细的划痕,那是飞轮锋利的边缘在摩擦过程中留下的。

  照这样下去,飞剑在还没能碰到伍丰羽胸膛之前就会被两柄飞轮毁掉!

  沐锋瞳孔微缩,飞剑挣脱开飞轮的挤压,倒飞回他手中,颤抖哀鸣。

  看也不看受损的飞剑,沐锋的身影一瞬间消失在原地。

  密林间起了一阵风。

  沐锋握剑出现在伍丰羽身前,双手持剑,猛地斩落。

  他的瞳孔变得微微有些血红,伸手隐约有血色滔天。

  伍丰羽抬头,嘴角的轻笑依旧不变,抬手便迎了上去。

  “当!”

  又是一声剧烈的金属交击声,令人牙酸发麻。

  冲击波从飞轮和飞剑相接处迸发开来,席卷起无尽的飞尘与草叶,地面杂草瞬间被清空,二人脚下寸草不生。

  其余修士纷纷避退,只觉胸口阵痛连连,面色苍白。

  青光与血光,不断在碰撞。

  ……

  沐锋和伍丰羽此时靠得极近,两人几乎能从对方眸子里看到自己的身影。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聚集这么多蝼蚁?”伍丰羽笑容不减,眼眸里的光若隐若现,若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莫非,你知道些什么?”

  沐锋盯着他,说道:“这世上不该有一群人能够随意践踏另一群人的生命。”

  伍丰羽眼眸微转,说道:“你果然知道些什么。我对你更好奇了,你的背后是谁?”

  “空无一人。”

  伍丰羽微微一怔,眼眸里的轻笑情绪似乎要溢出来。

  “有意思,有意思,有意思。”

  他盯着沐锋:“这么有意思的人,我都快不忍心杀死了呢。”

  “不过很可惜,你今天非死不可。”

  沐锋说道:“这句话同样送给你。”

  伍丰羽笑道:“我知道你和那女子杀死过一名筑基后期,但莫非你以为这样你们就能杀死我?”

  沐锋暗中沟通白雾空间恢复灵气,说道:“但你现在只是炼气巅峰。”

  伍丰羽神色微变,笑容缓缓收敛。

  沐锋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出现无非是想将我们拆散,好让你们各个击破,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了不让他们起疑心你只能以炼气巅峰修为出现,但是炼气巅峰的你是不是还能安全离开呢?你在寻我们,我又何尝不在寻你?”

  伍丰羽眼眸微微变幻,说道:“你到底知道多少?!不过就算我压制在炼气巅峰,就凭你……”

  话音未落,他忽然察觉到一股刺骨的凉意从地下袭来。

  余光猛地转过,伍丰羽发现狂秋不知何时早已消失不见!

  巨大的危险感猛地笼罩全身。

  伍丰羽想也不想,一声爆喝,就要抽身后退。

  “你还走得了么?”

  沐锋身子猛然前压,甚至不顾对方的飞轮就在自己眼前也要将伍丰羽留住,给狂秋一击致命的机会!

  伍丰羽本以为他这次出现是来破局的,却没想到转瞬之间便被沐锋拉到自己的局中。

  地面裂开一个豁口。

  淡绿色的刀光如青叶一般绽放。

  狂秋刺了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