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瞬间便是永远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在上面!”

  有人惊呼。

  白瑶同样察觉到头顶有异样,猛然抬头,瞳孔微微一缩。

  筑基境修士才能滞空飞行,这是铁的定律,沐锋为何会出现在上方?

  即使是他也无法打破铁的定律,之所以能短暂站在半空中,完全是因为他左手手腕上的那串银色手镯。

  银色手镯以极高的频率在极小的距离内高速颤动,发出刺耳的蜂鸣声。

  绽放出的银色光圈将沐锋整个笼罩在内,也让他能够短暂停留在空中。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银色手镯颤动的速度放缓下来,沐锋缓缓重新飘落在地上。

  “那是一件防御法宝?这小子身上到底藏了多少宝贝?”

  不少筑基期的散修眼里流露出羡慕之色,这场战斗里沐锋先是使用了某种法宝保持自己拥有源源不断的灵气,然后现在又掏出了一块银色防御手镯,足足两件法宝!这对这些至今都没有一件像样法宝的筑基散修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

  “小阴阳镯?怎么会在你这?”

  白瑶脸色微微一变,回头看了一眼暂时被段刀提在手里的王启成。

  她很清楚郭淳死后小阴阳镯落在了王启成手,但问题是她前几日早已将王启成手中的小阴阳镯夺了回来,只是这两日还未有时间炼化,王启成没机会也不可能交到沐锋手里。

  但沐锋左手手腕上的银色手镯上甚至隐约有一只披甲鳄龟的气息,确确实实是郭淳的小阴阳镯无疑!

  下意识的,白瑶想要看一眼自己的储物法宝里小阴阳镯还在不在。

  她的注意力出现片刻的松懈。

  神识朝发间的银簪探去。

  神识照理应该是一瞬间的事,但她这次却花了足足半息,只不过半息和瞬间之间的差距太过微妙,她并没有察觉。

  探入银簪之后,一息之后她看到那对小阴阳镯依旧安安静静地躺在其中,心头长长松了口气。

  又花了一息半。

  她将念头退了出来,准备询问沐锋。

  “准备”这个动作,花了两息。

  她忽然觉得不对。

  这明明应该是在瞬间完成的事,为何自己花了那么多时间?

  为何……自己的念头……好像慢了下来?

  就像意识从神经头部传到神经末梢的工具,由飞机变成汽车,最终变为步行。

  有……古……怪!

  白瑶心中暗道不妙,以比普通人还慢的速度抬起头。

  “啪嗒”

  一滴水滴在她眉心,沿着脸颊朝下滑落。

  有……些……凉……

  眼前忽然寒光炸裂!

  狂秋仿佛从虚空中跃出,胸前的酒葫芦不知去向,她像是要骑到白瑶脖子上。

  双手反握弯刀,朝着白瑶脖子两侧狠狠刺了下去。

  事实上她的动作更准确应该是“砸”。

  不……好……

  白瑶双目怒睁,抬手想挡住对方的攻势。

  然而狂秋隐藏了这么长时间,等的就是白瑶注意力出现偏差的这一刻,再加上白瑶现在整个人的心神和动作都被未知因素影响变慢,这两刀她避无可避!

  “死吧!”

  狂秋怒斥一声,浑身所有的灵气在一瞬间经由双臂灌注到两柄弯刀上。

  这是她下山以来最强的一刀。

  “噗嗤!”

  白瑶来不及运转灵力的双臂被弯刀瞬间贯穿,然后钉在自己的锁骨上,整个人口中喷吐出大口鲜血,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向后仰倒。

  “不……”

  沙哑震惊的声音从白瑶口中传出,惨烈的尖叫与哀嚎传遍四周。

  “砰”

  狂秋正面骑坐在白瑶脖子上,将她整个人压倒在地,低下头,黑白分明的双眸不带一丝感情地盯着对方慌乱的眼神。

  “不……不……这……不……可能……”

  白瑶在狂秋身下疯狂挣扎,裙下白皙的双腿四处乱蹬。但她的双臂被钉在锁骨上,狂秋骑在她脖子上,刺入血肉的白色弯刀如万年冰凉的坚冰,竟拥有类似封印的神奇能力,使得白瑶一时之间无法调用任何一丝灵力。

  沐锋拖着有些疲惫的步伐走了过来,在白瑶脑袋后面蹲下,和狂秋一起居高临下盯着白瑶的脸。

  从二人漠然的眼神里,白瑶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不补刀么?”沐锋欣赏着白瑶脸上表情的变化,确认对方的绝望恐惧并非作伪,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对狂秋。

  “无所谓,被我这两柄刀钉住的人,体内灵气都会被封印。”狂秋松开握着刀柄的手,“啪”的一巴掌扇在白瑶脸上,留下五个清晰泛红的手指印。

  “这一巴掌,为老头儿。”她说道,眉头一皱闷哼一声,脸色瞬间惨白,嘴角渗出一丝殷红。

  不管是使得白瑶动作变慢的秘法还是最后那一刀,对狂秋来说都是豁出命的招式,身体的消耗负担极大。

  沐锋没有阻止狂秋,白瑶此人杀了郭淳又杀了浮镜道人,堪称毫无人性,今日必死无疑。

  他看向白瑶,不知想到了什么,笑了笑说道:“你以为我想不到你忍不住会出手么?我之所以挥剑,就是在逼你出手。”

  “正常情况下,只要你出手,我断无正面抵抗的可能,但你一定想不到我也有小阴阳镯。”

  “启成的小阴阳镯一定早就被你夺走,那么当你看到我手上竟然有同样的小阴阳镯时,你觉得你会不会惊讶?”

  “只要你惊讶,以你的性格必然会想确认一番,注意力就会出现转移。”

  狂秋接过话,淡淡道:“而对我来说,一瞬间便可以变成永远。”

  那一瞬间,白瑶来不及运转灵力,便来不及防守。

  而只要她无法防御,筑基中期也会被狂秋击杀!

  这便是他们的作战计划。

  白瑶是筑基中期的修士,若真变成硬碰硬的持久战的话,白瑶掌握的道法要比二人多很多,二人几乎绝对不是对手。

  所以两人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打持久战。

  要的就是趁白瑶还没施展足够道法的时候,突如其来地将其斩杀!

  这很赌,风险很大。

  但事实证明,他们成功了。

  ……

  “你为何……会有小阴阳镯?”或许是生机逐渐消失的缘故,白瑶的挣扎变弱下来,怨恨地盯着沐锋。

  沐锋耸耸肩,说道:“谁告诉你小阴阳镯只有一对?我这对是公的,你那对是母的。”

  “骗你的。”沐锋又说,站了起来。

  狂秋双手按在白瑶脸庞两侧。

  猛地一拧,扭断她的颈椎。

  “当你站在别人头顶的时候,别忘了你穿的是裙子,容易出事……”

  沐锋低声笑了笑,抬头眺望远处观战的人群。

  ……

  “小心!”

  狂秋忽然喊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