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七十七章 白雾绘物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手伸进金条山中,连手心手背仿佛都映上一层金色。

  耳边尽是令人愉悦的金子摩擦声。

  沐锋抓住了那抹深绿。

  入手是比金子更冰凉的温度,表面有些坑点,像是浇筑时忘记做光滑处理。

  而且不知为何,触碰到它的一瞬间,沐锋整个人因为满眼金色而飘飘然的心瞬间平静下来。

  整个人仿佛进入一种无悲无喜的状态,隐约有种古朴浩瀚的苍茫感扑面而来。

  就连白雾空间里的白雾流动都安静了许多。

  沐锋回过神来,将手从金子中抽出来,凝眸看向手心。

  手里是一枚不规则的深绿色碎片,表面除了有坑点外甚至还有藓斑。

  但问题是为什么没把藓斑洗干净?

  “青铜片?”

  沐锋在手里把玩了一阵,尝试输入灵气或神念,但无论他如何尝试,铜片也没有半点反应。

  看上去就是一块俗世间普普通通的青铜碎片。

  沐锋有些后悔刚刚一股脑敲开三枚戒指,现在他连这青铜片是谁的藏品都搞不清楚。

  “算了,先放着。”

  随后丢到一边,沐锋开始最开心的环节之一——数钱。

  别人数钱按两。

  他现在却可以按条,金条的条。

  “一条两条……九十三条……九十四条……”

  青铜片安静落在地面,没有一丝异样。

  ……

  “足足二百三十七块大金条!”

  沐锋豁然觉得自己腰背挺直了许多。

  虽然这个世界不以钱财多少论成败,但腰包前所未有的充实感依旧让沐锋感觉到满满的安全感。

  至少现在他就算不修行,也可以过上前世奢求的那种啥也不干躺着就行的生活。

  哦不行不行,还得找个钱庄把金子存进去,然后他就靠利息活!

  满足地叹了口气,沐锋俨然觉得自己是个富家翁了,躺在云雾沙发里的姿势越发慵懒。

  他抬起自己手腕,开始盘算自己的储物空间里还剩下些什么。

  这次下山,用的最多的便是暗器、符咒和药物,暗器和符咒在面对白瑶等人时几乎就已用光,后来在秘境里又耗费了不少灵药。

  反倒是多出了不少灵米。

  这些都是他第一次进入秘境时种下的,起初只是无心插柳,却没想到成熟后的灵米在伍丰羽播散毒气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虽然众散修吃掉了很大一部分,但还剩下一部分,沐锋便顺手全部存放到了戒指中。

  “咦,还有这瓶药……”

  沐锋在戒指空间角落里看到一瓶药剂,看瓶子样式明显和其余药剂不同。

  他伸手把药瓶取过来,揭开瓶塞,望着瓶内几颗龙眼大小的药丸微微眯起眼,好一会儿才想起这瓶药来自哪里。

  这是他击杀绿影散人之后,狂秋从绿影散人身上搜出来的那瓶药。

  当时狂秋说大概是某种清心凝神的药。

  现在想来她肯定知道这药的来历,只是没有明说。

  沐锋轻轻嗅了嗅,药丸散发出的味道确实清新爽快,令人感觉浑身舒畅,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药丸。

  一路和狂秋经历的种种浮上心头,沐锋久久没有说话。

  “总是听她在耳边叨叨叨,现在清净了反倒有些不习惯。”

  沐锋耸了耸肩,修行者最重要的就是修行,境界高了往往一次闭关就是几十上百年,正常说来能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大道独行,也没什么一定要见面的理由。

  沐锋半躺在沙发上,右手夹住药瓶颈部轻轻在眼前晃动。

  他忽然想到。

  眼前不就有一个见面的理由?

  ……

  沐锋回过神来,暂时将思绪放到一边。

  在下山之前,他曾在剑窟山内得万剑残骸入体。

  正是依靠这些万剑残骸,他才会在龙回派密室中唤醒沉睡多年的易清风。紧接着易清风的棺材进入伪秘境,易清风向他和孙小圣出手,也是依靠万剑残骸上附带着的天琅气息让其恢复神智,没有将一人一猴当场击杀。

  在和伊希月的对决中,沐锋也是靠着某柄高阶飞剑残骸的位格压制才得以暂时控制碧月剑,从而击败伊希月。

  可以说这次秘境之行沐锋最大的依仗除了白雾空间外就是这些万剑残骸。

  在最后那招“万剑成龙”中,这些飞剑残骸最后燃烧自己,绽放出自己作为剑最后的光与热,成功将尸鲲连带伍丰羽二人斩成碎片。

  但同时,这些飞剑残骸也彻底消散不见。

  沐锋站起来,恭恭敬敬对着天边弯腰鞠躬。

  “送你们最后一程,多谢了。”

  极远的云雾深处,隐约有剑鸣回应。

  整片白雾空间的浓雾都隆隆颤抖起来,像是一场盛大的交响乐,壮阔而又恢弘。

  这些浓雾就是灵气。

  整片伪秘境的灵气此时都在白雾空间内。

  换言之,白雾空间现在的灵气浓度与秘境无异!

  这才是沐锋此行最大的收获。

  从沐锋之前对白雾空间的使用经验来看,不管是推演功法还是辅助位格提升,都需要消费灵气。

  白雾空间的灵气就相当于是他的基础资产,他想依赖白雾空间做任何事都需要灵气。

  灵气越多,代表着他能做到的事情就越多。

  想到这里,沐锋挥手召来龙凤画卷,选择落梦泊的地图并以意念进入其中。

  与此同时,他的右手边浮现出一张案台,案台上摆放着一支画笔。

  刚踏入筑基境时他便做过尝试,想在落梦泊的岸边添上一株草。

  可惜当时失败了。

  加上那时有更重要的事情,沐锋便没有做更多尝试。

  不过现在,他可以继续尝试。

  首先还是跟之前一样,他拿起画笔在落梦泊的岸边草地上一口气落笔,画了一排杂草。

  他清晰地感受到白雾空间里的灵气数量消耗了一丝。

  是很微不足道的一丝,但却也证明了灵气就是白雾空间一切操作的燃料。

  在沐锋的预想中,这排杂草也会像上次一样眨眼化作星点消散。不过既是这样也没关系,他还有一个想法可以继续尝试。

  但是下一瞬,变故突生。

  沐锋的身体猛然一僵,脸色骤然苍白。

  手里画笔几乎握持不住。

  “哇”

  他张口,喷出一口发黑的鲜血。

  不知何时,他竟然中毒了。

  他捂着腹部痛苦地弯腰,张开另一只手掌。

  掌心里是一团雾气。

  五彩斑斓的雾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