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九十三章 传讯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秋姐姐!”见到狂秋,王启成立刻从打坐中站起,额前的汗珠在阳光下像是一棵棵珍珠。

  一年半过去,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加上修行刻苦,王启成个头比起去年既长高了许多,也变得壮实起来,再也不是一年前那个看上去弱不禁风一推就倒的小公子。

  当然,他的身体骨骼仍旧偏小,再怎么长也绝不会变成阮铁那种铁塔大汉,只是看上去要挺拔许多,配上清秀依旧的面容,更加显得一表人才、玉树临风。

  像庭前初长成的松。

  原本伸手就能拍到他头顶的狂秋,现在竟要稍稍踮起脚尖才行。

  狂秋每次看到王启成这张脸都会觉得烦心事少掉一大半,走上前毫不客气地伸手捏住王启成两侧脸颊上的肉,轻轻朝两侧扯动,同时皱起好看的小琼鼻扮鬼脸。

  “唔,秋姐姐……”

  王启成一脸生无可恋,却也不反抗,只是满口无奈地求饶。

  狂秋捏爽了,松开王启成,一屁股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

  她今日穿了件淡紫色的劲装,胸口绘着黑色的丝边,没有袖子,两截白皙的手臂从衣服中伸出来,就像是壶嘴里倒出来的乳白浓汤。腰间仍配着那四柄淡绿色的弯刀,两条修长的大腿明晃晃露着,交叠在一起,随着她身体而轻轻抖动,像是两团柔软的面粉。

  “最近送的饭菜还喜欢么?”狂秋随口问道。

  王启成本本分分地站在她面前。

  不等他回答,狂秋又自言自语说道:“从刚才的手感上来看,肉养的不错,那应该是挺喜欢吃的。”

  王启成无奈道:“秋姐姐,你这话说着听起来怪怪的……”

  “想不想出去走走?”狂秋一挥手,目光斜睨着问道。

  这话转折未免太快了点……

  但王启成这一年半来根本没离开过这间院子,虽然年长了一岁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当然不愿意整天坐在这院子里,只不过他很懂事地从没提过。

  现在狂秋提及,他当然想。

  “不过我要是擅自离开的话,会不会给秋姐姐带来麻烦……”王启成有些担心。

  狂秋很高兴,但还是剐了王启成一眼道:“没把握姐姐回来找你?放心,这次没事,就是不知道你受不受得了……”

  话说到最后,狂秋的情绪又明显滴落下来,无奈叹了口气。

  “怎么了?”王启成上前一步,问道。

  狂秋想了想,觉得王启成也算是个小大人了,便说道:“关于荒零伍叁柒的裁决近日要开始了,可以带你去看看。”

  王启成面色一变,不确定地问道:“荒零伍叁柒……是阮铁兄么?”

  “对。”狂秋站起来踱步到院子里栽种的月季前,伸手轻轻摩挲花瓣,说道,“在伪秘境中,他擅自离队不受控制,最后为了保住殷露露等人性命不惜立下血言,按照山里的规矩,将当众执行死刑。”

  “这……这……阮铁兄要死了?”王启成顿时急了,“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救他?”

  “没有,山里铁律,即使是我也救不了他。”狂秋转身看向王启成,嘴角勉强一笑,说道,“若不是这件事,我还没法带你出山看看呢。”

  王启成低下头没有说话。

  连狂秋都救不了阮铁,他又能做什么?

  即使这一年里他在白雾空间里修行进步颇快,但也只是处在一个中等偏上的速度,跟天才完全不沾边。

  什么也做不了。

  或许,应该把此事告诉恩公,恩公说不定有办法。

  如果……如果仙尊愿意出手的话,一定能救下阮铁。但这种事仙尊一定见过很多吧?又怎么会出手?

  王启成心里想着,渐渐有了决定。

  不管如何,至少他要尝试一下。

  “启成,你在想什么?”狂秋看王启成有些心不在焉,便问道。

  “没……没什么。”王启成低下头,悄悄握紧拳头。

  ……

  出发时间在明天晌午,送走狂秋后王启成片刻没有耽搁,通过前阵子天庭会上仙尊赐下的手段,主动向白雾空间传了一道讯息。

  沐锋本体进入混沌剑体的修行,但天庭会却依然每月按时召开,只是仙尊并不到场,一切都交给白雾空间自身自行操控。

  仙尊不在,易斑斑的话也很少,往往只剩下王启成和陆安人两个人在交流,当然更多是王启成单方面在请教和询问,拉着陆安人一起修行。

  在这样的过程中,沐锋通过白雾空间给了二人主动联系白雾空间的手段,毕竟他这一修行就不知道要沉睡到何时,若二人有什么状况也可主动告知。

  此时,王启成传出的讯息静静飘落在白雾空间上。

  像是白雾中渗入一滴墨。

  高空中一片浓雾散开,柳远从雾中走下来。

  沐锋本体依旧处在混沌剑体的修行中,但为了以防万一,柳远身上留下了一道细微的念头。

  这既是留下来处理白雾空间简单事宜的,也是防止沐锋本体意识在寻找剑脉碎片过程中彻底迷失而抛下的锚点。

  柳远伸手抓过那颗墨点,在眼前抖开,微微皱起眉头。

  “进西山的规矩……据说从未有过例外。”

  更何况沐锋本体现在的状况根本无闲抽出身来处理这件事。

  沐锋在柳远身上留下的念头有限,无法做出更加完善且详细的思考。

  于是柳远伸手在白雾里捞了捞,在白雾里搅出一个洞,把消息扔了进去。

  “尽人事,听天命吧。”

  柳远叹了口气,闭上眼在白雾中就地坐下。

  ……

  神启大陆南域有片极为宽阔的水域,光以占地面积而言不输天琅山脉。

  但和天琅山脉独属一派不同,这片水域中孕育着数十家彼此间称兄道弟的二三流门派。

  即使在如今灵气衰败极为严峻的今天,这些门派间也从未发生过争斗。

  这数十家门派也被修行界戏称为“南淮十三家”。

  汪明城和殷露露所在的晓舟派,便是南淮十三家之一。

  二人已在一年前便回到派中,这一年来深居浅出,就连师长都未见过几次。

  二人隐居的木屋前,有一座小小的新坟,立一座碑。

  汪明城单手拎着水桶,在坟前放下,以玄法控制抹布沾水,拧干,亲手擦拭碑文。

  这是他每日的晨课。

  忽然,他心有所感,抬头看向蔚蓝苍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