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五十一章 机会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如果你没有剑,那你自然不是剑修。

  但如果你是剑修,却感觉不到自己的剑,那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很多剑修都遇到过这种情况。

  在他们死去之前。

  ……

  沐锋那病赤色飞剑品阶并不入流,此时剑身上密布的裂痕也准确说明了这一点,只要伊希月能控制飞剑再刺出一剑,断了沐锋的飞剑,那么这场战斗的胜利便唾手可得。

  但偏偏在这个时候,她感知不到自己的飞剑。

  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

  她很慌乱。

  伊希月心神非常紧张,声音都有些颤抖:“你……你对我的飞剑做了什么?为何我感知不到它!”

  沐锋显然没有回答她的想法。

  满是裂痕的赤色飞剑再次缓缓升空,剑尖对准伊希月。

  伊希月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危险攥住她的心神!

  就算她修为比沐锋高出两个小境界,就算沐锋手中的飞剑并不入流,但她手中没剑,金丹未成,身体根本无法硬抗飞剑突刺。

  肩头上那道剑痕便是证明。

  找不回飞剑的话,她会死!

  伊希月缺乏战斗经验的缺点在心神不稳的情况下彻底暴露,她满脸冷汗,一张俏脸上毫无血色,惊惧地后退两步:“等……等一下,我现在没有飞剑,你……你不能这么杀我!这不公平!”

  沐锋并不觉得好笑,淡淡道:“你杀的那些人都没有修到筑基境,你以筑基境的修为肆意击杀他们,这难道公平么?”

  伊希月一愣,说道:“这……这……这怎么能一样!我是奉师门之命,不杀他们,我们很快也没有灵气可用……苑里那些姐妹都没有灵池可以沐浴了!你能忍受一个月不用灵池沐浴么?整个身体都会发臭的!”

  沐锋摇了摇头,伊希月的言语间还有些天真,杀人确实可能也只是奉命行事。

  但天真并不能为她所做过的一切推脱,她或许是一张白纸,但现在白纸上已经沾满了无辜散修的鲜血。

  帮凶,也是凶。

  天真,有时便是蠢。

  那便多说无益。

  沐锋眼眸中闪过一丝血色。

  赤色飞剑破空而去。

  ……

  “不要!”

  伊希月尖叫一声,完全忘了凭借自己的实力就算手无寸铁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眼见飞剑袭来,竟然直接转身便跑。

  若是换成伍丰羽或者关立群,即使没了法宝兵器,拼死之下至少也能拼沐锋一个重伤。

  但伊希月……确实还差些火候。

  “噗嗤”

  赤色飞剑挑断她右腿脚筋,她重心不稳摔倒在地,转过身来满是惊恐畏惧。

  沐锋缓缓落在她身前。

  “别……别杀我……我,我还很年轻,这是我第一次下山,我……我不想就这么死了!”伊希月嘶声尖叫,看着沐锋,梨花带雨道,“而且……而且我生得很美,你,你如果愿意放过我,我可以……”

  “不必了。”沐锋打断了她。

  伊希月面露绝望。

  “看在你可能受人蛊惑的份上,我会给你一个痛快。”沐锋平静说到,飞剑悬在伊希月头顶。

  “不……师父救了我的命,我发誓听师父的话,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做的……我有什么错……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

  沐锋看着她的脸,沉默片刻,说道:“站在你的角度上你或许没有错,但你有没有想过,你师父才是错的?”

  “师父……是错的……?”伊希月愣住了。

  伊希月从没想过这些事,自她记事起便视救了自己性命的师父的话为一切宗旨,几乎没有自己思考过,现在突然有人告诉她,你师父是错的。

  她怎能不失神?

  沐锋说道:“这世界已经很苦了,你师父和门派不想着共渡难关,却只想着互相残杀,这难道不是错?”

  “杀戮只会加速灭亡,有人才是一切的基础。”

  伊希月喃喃着,片刻后说道:“原来是这样么?我做了这么多坏事?”

  她抬起头看向沐锋,眸子里有些挣扎和害怕,但依然勇敢说道:“你杀了我吧。”

  她当然不想死,但又发觉自己可能做了很多错事心存愧疚,幸好,她没有剑就无力反抗,便不需要做一些艰难的选择。

  然而命运弄人。

  就在她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她识海里忽然起了波澜。

  她重新感知到自己的剑。

  就在沐锋头顶的树叶里。

  看上去沐锋并没有察觉。

  ……

  “我会最大程度减少你的痛苦。”

  沐锋说道,扬起赤色飞剑便要刺下。

  伊希月忽然面目发狠,周身灵气暴涨,冲着沐锋怒吼道:“死吧!”

  青色飞剑如吐信的毒蛇,从树梢刺落向沐锋头顶。

  她终究还是做出了选择。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没师父教她。

  她的眼神里或许还有些歉意,但更多的却是狠辣。

  眼见飞剑就要刺穿沐锋头顶而他还没有察觉,伊希月只觉一股爽快感从内心深处涌起,难以自持。

  沐锋抬头看了她一眼。

  伊希月心中刚燃起的火焰瞬间被浇灭,同体冰凉,那一瞬间,她从沐锋眼中看到了怜悯和可惜,还有更多的冷漠。

  她意识到了什么。

  但已经来不及了。

  青色飞剑在即将刺穿沐锋头顶的时候忽然不受控制地调转剑尖。

  带着一丝清风,在伊希月放大的瞳孔中洞穿她的胸膛!

  继而插在地面,剑尾高速颤抖,剑身上亮着微弱的金光。

  那是什么?

  这是伊希月脑海中最后一个疑问,但她永远无法知道答案。

  剑气摧毁了她身体里一切生机,如秋风扫过,转瞬枯萎。

  她张了张嘴,眼角滑落一滴泪:“为,为什么……”

  就此死去。

  沐锋站在伊希月的尸体前,片刻后冲青色飞剑招了招手。

  青色飞剑上明显传来互相抗衡的两股力量,但很快属于飞剑本身的力量便被镇压,飞剑乖乖落入他手中。

  剑身上那抹金光越来越亮。

  似乎为了和这金光呼应,沐锋体内那些残剑碎片也开始发起光来。

  原来,那金光也是一片碎片。之前沐锋从雷木旌身上拔下这柄青色飞剑时,便有一枚碎片从他体内转移到青色飞剑中,在关键时刻帮助沐锋控制住了这柄飞剑。

  “飞剑消失又出现,你就这么确定这还是你的剑?没想过是我故意给你的机会?”

  “确实,这是我给你生的机会。”

  “但你错过了。”

  沐锋将青色飞剑握在手中代替龟裂的赤剑,头也不回地朝前方战场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