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二十九章 新诞生的蚁群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汪明城握着剑的手很是用力,神情有些激动,不可思议地盯着沐锋。

  他和殷露露虽不是玄天洞三派弟子,但他们的门派在自己所在的区域也与这三派地位仿佛,门里的情况比起三派更是还要拮据得多,如果玄天洞三派都会做出这样的事,那自家门派呢?

  不只是汪明城和殷露露,就连阮铁和季安脸上也是眉头紧蹙。

  只有杜三郎,现在属于沐锋说啥他都信的地步,迷信程度比之王启成犹有过之。

  沐锋静静和汪明城对视,什么也没说。

  然而有时候沉默比千言万语都更有说服力。

  汪明城的脸色由红转白,最后跌跌撞撞后退三步,身上刚出的热汗被穿过林间的微风一吹,像冰水一样令人只打冷战。

  “啪嗒”一声轻响,手中明黄色的长剑无力拄在地面。

  殷露露默默握住自家道侣的手,她的指节也有些发白,手掌有些发颤。

  季安抬起仿佛重了很多斤的脑袋,瞳孔里渗出极致的血丝,声音有些沙哑:“易小兄弟,难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这种消息,你从哪里得知的?”

  沐锋看了他一眼,没有隐瞒。

  “其实,在秘境开始之前,我便机缘巧合进来过一次。”

  “什么?!”

  如果说沐锋之前说的话带给五人的只是震惊,那么这句话便差点将五人的世界观都颠倒过来。

  竟然有人能够提前进入秘境!

  自古以来的秘境开启,有人做到过这一点吗?如果没有,那这是不是恰恰能证明这次开启的落梦泊秘境和以往的秘境不同?

  季安不是蠢货,作为杜三郎同村的最强者,他颇有几分守护侠义在心间,听到沐锋这话心头剧烈震惊之后想到了很多。

  “既然已经提前进入秘境,为何易兄还要出去?”殷露露细言细语地问道。

  不需要沐锋回答,因为季安已经想通了。

  他像是失去了浑身力气,“噗通”一声靠着树干坐下,眼神失光,惨笑一声,说道:“这还用问么?易小兄弟义薄云天,既然知道此间秘境不详,自然会出去寻求破局之法。”

  沐锋点点头,轻声道:“但很可惜,我还是没能阻止秘境的开启。”

  众人沉默良久后,汪明城叹口气说道:“这不是易兄的错,若易兄在进入秘境前这般说,不了解易兄为人又有谁会相信?就算是我,也不会相信。”

  沐锋救他们在前,又将这么重要的秘密告诉他们,如果只是为了骗他们,他能得到什么好处?之前自己等人主动将灵草献给他他都不要,真要害他们何必如此大费周折?

  阮铁咧嘴一笑,笑得有些难过,他活动活动肩膀说道:“这修行界,和我当年在码头帮人打架抢地盘有什么区别?”

  “若真的是三派想杀我们,我们必死无疑。”季安说道。

  五人重新陷入沉默,季安面如土灰,阮铁一拳一拳闷声砸着地面,汪明城和殷露露眼里闪过对死亡的恐慌,彼此贴得更近了些。

  “都怪我,若不是我想见识一下紫色的落梦英,我们也不会被困在这秘境之中。”殷露露靠在汪明城肩膀上,低声自责说道。

  “嗯,怪你。”汪明城应了一声,然后在殷露露微黯的眼神中伸手宠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微笑道,“不过更应该怪我太由着你乱来,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太爱你了呀……死也要死在一起。”

  殷露露红了脸,攥紧他的衣袖。

  “唰”

  杜三郎忽然站起来,在众人有些不解错愕的目光中一脸严肃地走到沐锋面前。

  沐锋抬头看向他,从他坦诚这件事之后,杜三郎还没说过话。

  “过去的三十年里,我的生命里只有修行。”杜三郎认真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静静开口。

  “为了修行,我三十年没下过地,三十年没进过鸡棚,更没帮翠娥做过一顿饭,烧过一次洗脚水。”

  “我的眼里只有修行,以为只有修行有成,才算得上真正的一家之主,才能给家里带来好日子。”

  “结果今年我四十八岁,仍旧只有三气境,差点连老婆孩子都没了。”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眼睑低垂,抿了抿唇。

  然后又抬起头来,微微湿润的眼角闪出一丝晶莹,在昏暗的密林里像珍珠一样耀眼。

  “但是易兄点醒了我,让我知道对我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原来除了修行,我拥有最爱我的媳妇和孩子。”

  “翠娥很爱我,她知道我如果这次不进来看一看的话心里总会留个刺。”

  “现在我进来了,最想的事情却是出去,哪怕此生再也不能修行,我也想出去。”

  “我想再看见翠娥,想看我的孩子长大成人,想再看一看错过的世界!”

  “易兄,请再帮我一次!”

  杜三郎看向沐锋的眼睛,对着他重重拜倒,额头磕在地面。

  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随后,密林寂静无声。

  ……

  “啪嗒”

  一滴泪从殷露露眼角滑落,汪明城红着眼眶用力揽住她的肩。

  阮铁如一座铁山一动不动,只能看到他肩头的肌肉因为紧绷而在微弱颤抖。

  季安听着杜三郎的话,只觉心中轰然炸开道道惊雷,像是硬生生在地面砸开宽阔的口子,心跳声如擂鼓般响起。

  他看向沐锋,意识到一件一直被忽略的事。

  沐锋明知道秘境的真相,为何还会再次进入秘境?

  ……

  沐锋深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

  因为身体一直处在紧绷的状态,随着站起骨骼彼此碰撞,发出轻微的“嘎巴”声。

  就像是一根撑天柱在节节攀高。

  “我既然选择再次进来,自然不会让玄天洞三派得逞。”

  众人面色一愣,随即露出难以压制的喜色。

  是啊,他如果没有办法,又为什么会明知真相还二度进入秘境呢?

  沐锋说道:“我们虽然弱小,虽然只有炼气境,但别忘了,如今三派进入秘境的弟子,除了那三位,也都是炼气境。”

  “都是炼气境,他们凭什么认为我们就是蚂蚁?”

  “就算我们是蚂蚁,也是剧毒的蚂蚁,他们想捏死我们,也得付出血的代价!”

  “但是……”沐锋吐出一口气,缓缓道,“要想做到这一点,凭我一人是不可能的,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和信任。”

  杜三郎第一个站起来,连额头上的尘土都来不及擦,便第一个站到沐锋身后,高举双手表明态度。

  随后阮铁如铁塔一般站起,瓮声瓮气道:“杀三派弟子,有当年打架那味了,我喜欢!”

  汪明城和殷露露也表示同意。

  季安看着沐锋,越和沐锋相处他越觉得他身上有种神奇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地信服,想要追随。

  即使他明知三派还有三位筑基弟子事先便潜伏在伪秘境中,但好像只要有沐锋在,便就有希望。

  “算我一个。”他举起手来。

  “还有我……”

  “小斑斑你想不带我抢头功?问过本姑奶奶了吗?”

  身后忽然传来两道声音。

  沐锋一愣,回头望去。

  狂秋和王启成站在树洞前,含笑看着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