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章 关于狗带穿越这件事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沐锋养了十年的狗奥特死了,凌晨两点多,没等到他下班见最后一面。

  在黑暗里沉默了半晌,沐锋撕下一截床单包住奥特的尸体,把狗子埋在了楼下的花坛里。

  “可惜,我捡到你的时候你已经被绝育了,要不然……”

  沐锋撑着膝盖起身,剧烈的晕眩感忽然涌上脑袋,像是有一团烟花在他脑袋中炸开!

  朦胧中,他看到一团白光从脚下的泥土中绽放开来……

  ……

  神启大陆,天琅剑庄,一百零八剑窟的其中一窟内,一道浑身染血的年轻身影微微颤抖,缓缓睁开双眸。

  “啊……”

  大量的信息涌入脑海,另一个人的人生幻灯片般飞快掠过,然后烙入他的精神深处,逐渐合二为一。

  “我穿越了?”

  即使万分痛苦,沐锋还是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很快,他便确认了这个事实。

  这是一个叫做神启大陆的修行位面,但两千年来这里的灵气似乎有逐渐枯竭的趋势。

  不过即便如此,位于这座大陆北方的天琅剑庄,也依然是天下第一大剑修宗派,其门下只有剑修,而且这些剑修极多、极强、极装。

  沐锋的前身也叫沐锋,是这座天琅剑庄的少庄主。

  只是现在,得在“少庄主”三个字前加一个“前”字。

  三年前,天琅剑庄护庄大阵天琅剑阵忽然开启,整片天琅山脉于世间消失!

  直至近日,天琅山脉和天琅剑庄才重现世间。

  然后一天之内,全天下的修行者都知道了,神启大陆上最大的庞然大物之一、无数修行者眼中的第一剑宗——天琅剑庄,易主!

  沐永沐老庄主剑道入魔,归剑西去!

  原本被修行界普遍认为将成为新任天琅剑庄庄主的沐锋,不知所踪!

  沐老庄主的大弟子,江星明,成为了新的天琅剑庄庄主。

  众望所归。

  ……

  “呵……众望所归?把弑师夺位说得真好听……”沐锋强坐起身体,靠在冰冷潮湿的山壁上,呼呼地喘着粗气。

  拥有了前沐锋的记忆,他当然知道这三年里天琅剑庄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年前,沐永被江星明偷袭。

  二人于云中堂正殿中对峙一年有余,最后沐永被吸干修为而死,而赶去支援的沐锋也同样被那个从小一起长大、入世修行三生三世都互相扶持的人吸去修为、震断筋脉、毁去剑胎,最终沦为废人,关在剑窟中不见天日。

  剩下的一年多里,江星明着力肃清整座剑庄,凡是胆敢忤逆抵抗者,皆一剑斩之!

  天琅剑庄一共七堂,四堂换了堂主!

  终臣服。

  ……

  “这副身体……”

  沐锋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一身剑袍早已只剩下丝丝缕缕,露出来的身体上密密麻麻全是细小的剑伤,这些剑伤伤口虽小,但其中蕴含的凌厉剑意早已将他的生机切断了无数遍。不管是金丹境凝聚出的丹田剑丹,还是不沾境界孕育出的眉心剑尊果,也都粉碎得丝毫不剩。

  剑丹和剑尊果被毁,在这个灵气不复浓盛的时代,想重新修行本就难于上青天,更别说……

  “这些剑伤,还斩断了我的修炼根基……彻底断了我重新修行的希望。”

  若非如此心灰意冷,曾有望踏上登仙楼的盖世强者沐锋怎会默默死在这剑窟之中!

  更糟的是,即便是沐锋他穿越重新复活,身上的伤势也依然存在。

  连前身那样的剑道强者都扛不住的剑伤,他又能抗得了几时?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极有可能明天他就又要再死一次!

  别人都是狗带了才穿越,我这是穿越了再狗带么?

  说起别人……别人家穿越了还有金手指,我咋就两胳膊拎着俩空爪子?!

  沐锋费力地左右环顾,果然在自己右手边发现了……一只碗。

  “如果我记得没错,一百零八剑窟相当于是庄里的监狱,那么这玩意就是我的……牢饭碗?”

  眼前的这只碗白底青瓷,干净无垢里透出盎然的古意,天琅剑庄这么奢侈连牢房里都放这么好的碗?

  可问题在于,这碗看上去有些眼熟……

  “等,等等!”沐锋双眸忽然紧缩,头皮阵阵发麻,“这,这不是我前两天买的碗吗?”

  ……

  穿越的两日前,沐锋路过一处集市看中了这只碗,买回去后暂时又没有用处,便先当做奥特新的食盆,没想到如今这碗竟随自己穿越而来。

  沐锋刚准备拿起碗,剑窟前亮起一抹寒光,紧接着有人朝里走来。

  沐锋心头微动,费力抓起脚边的一把尘土洒在面前的碗上。

  嵌在崖壁内的特殊剑火应着脚步声声依次而起,照亮幽暗潮湿的剑窟。

  剑窟是一座牢,自然要以数十根纵横交错的玄铁棍隔为前后两部分。

  沐锋蜷在里头,来人立在外头。

  来人名叫刘天华,他盯着窟内贴着墙宛若血人的沐锋,嘴角不由露出一抹冷笑。

  七十年了!

  这位在整个天琅剑庄眼中天赋万中无一、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偏偏还生得绝美的沐锋沐少庄主,终于跌落凡尘。

  曾经的天之骄子倒在泥潭中,前路尽丧,而他这个所谓剑心不纯的普通弟子,却可以居高临下,近乎掌控他的生死!

  自从七十年前的那一天后,他日日夜夜都梦想着这么一刻啊!

  “少……庄主,别来无恙啊……”他低低开口,音色尖锐,像是顽童胡乱扯着二胡的弦,那份讽刺挖苦丝毫不加掩饰。

  “七十年前,您当着全庄人的面说我配不上云中堂的时候,可曾想过有这么一天?”

  “投机取巧怎么了?胜之不武又怎么了?亮剑大会上终究是我站到了最后!凭什么我不能进云中堂?!”

  “就因为你是庄主之子,就能一句话否了我?”

  刘天华深深吸了口气,似乎想起了往事,眉宇间充满痛苦与仇恨,继续冷冷说道:“因为你的一句话,我亮剑失败,登不了七座剑堂,甚至连外门剑室都不再允许我进入。七十年来,我只能在剑庄外围做最普通的剑徒,本以为这辈子再无机会窥见大道,却不想天道好轮回,竟让我有机会报仇雪恨!”

  “沐锋!”刘天华大喝一声,周身气息狂涌,鞘中长剑蜂鸣不止,目光疯狂,“抬起头来,我要你清清楚楚地看着,送你上路的人是我!”

  剑窟角落里,沐锋缓缓抬起头,目光透过杂乱如野草的刘海,落在刘天华身上。

  “你……是谁?”

  他的声音很轻,甚至可以说是虚弱至极,事实上,他此时此刻确实非常虚弱,略微想了一下记忆里没找到这么一号人物,于是就自然地问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这句话落在刘天华耳中却无疑于一道惊雷!

  刘天华周身的气息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滞,他呆呆立在原地,胸口像是被人硬生生塞了十斤实心大馒头!

  堵得慌!

  “你……你……”

  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七十年前一句话断送自己一生剑道的人,这个自己年年月月、日日夜夜咬牙切齿恨入骨髓的人,竟根本不记得他是谁。

  难道说,自己在他眼中就和一粒尘埃一样么?又或者,自己压根没入他的眼?

  刘天华怎么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一口牙咬得“嘎嘎”作响,手指微颤,腰袢长剑几乎就要脱鞘而出!

  “虽然我想不起来你是谁,不过……”便在这时,沐锋再次缓缓开口,“我们是剑庄,修的是剑道,扯什么‘天道’?单凭这一点,七十年前我便没有说错。”

  既然得了少庄主沐锋的记忆和身体,那沐锋自然便接过了他的因果,代入了身份。

  “噗……”

  刘天华浑身外放的气息骤然紊乱,他捂着胸口后退三步,脸色惨白,齿间喷红,怒急攻心下竟是受了轻伤!

  但也正是这丝轻伤让他清醒了过来,心中一阵后怕。

  他怕的不是沐锋,而是刚才自己若是盛怒之下一剑将沐锋斩了,庄里那位长老恐怕不会饶了自己。

  想到那位前辈严厉的模样,他才记起自己来此的真正目的。

  他确实是来杀沐锋的,但却不能这么杀。

  刘天华从袖袍中取出一物。

  此物一出,剑窟中立刻弥漫起一阵沁人心脾的香味,单单是嗅着这香味,便让人感觉通体舒适,浑身筋脉畅通,飘飘乎几欲登仙。

  沐锋很快凭记忆认出此物,目光微讶:“归元丹?”

  “不错,正是归元丹!”刘天华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中小小的白瓷净瓶上,目光中充斥着浓浓的贪婪之意。

  沐锋眼眸中闪过一丝光亮,但又很快黯淡。

  归元丹确实是救命仙丹,未孕育出剑尊果的修者,但凡还剩一口气,一颗归元丹都能救回来。

  不过沐锋前身不仅修成了剑尊果,甚至果实都已无比成熟,归元丹能起到的作用就要大打折扣了。

  至少,他现在这种伤势,一颗归元丹铁定救不回来。

  不仅如此,归元丹的炼制成本极高,随着天材地宝日渐稀少,就算是如今的整个天琅剑庄,沐锋都怀疑能不能拿出来一百颗。

  刘天华一个连登堂入室资格都没有的外门剑徒,何德何能拥有一颗?

  要知道这么一颗归元丹,比一百个刘天华加起来都贵重!

  “长老就该再冷酷些,杀你便杀了,却非要替江掌门爱惜羽毛,平白浪费一颗归元丹。”刘天华冷笑连连,深深吸气,强行压下心中贪欲,屈指一弹。

  装有归元丹的白瓷净瓶化作一道白光,准确落入……沐锋右手边的碗里。

  “当啷啷”

  白瓷净瓶在碗中转了好几圈,最后立直在正中央。

  刘天华盯着脏兮兮的碗,片刻后移开目光,一挥道袍,嗤笑道:“一颗归元丹救不了你,何必浪费,若你愿意将其省下给我,我就发发慈悲,来日为你收尸。”

  一颗归元丹救不了沐锋,但对刘天华来说,却无异于第二条性命!

  沐锋沉默着,没有回答。

  “哼”

  刘天华不再逗留,拂袖而去,临走前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片刻后,崖壁间的剑火重新熄灭,剑窟再次没入黑暗。

  又片刻后,沐锋想明白了这件事,手掌缓缓成拳,轻声道:“既要杀我,又要体面,呵呵……”

  可笑,不甘,充斥心间。

  只是身处如此绝境,他又能怎么办?

  忽然,他听到了某种声音。

  沐锋抬起头,看向身前的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