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章 等待,剑塔试炼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柳远离开东潮亭,来到藏剑徒一脉生活的湖边,在刚开始引起一场小骚动后,很长时间没有任何出人意料之处。

  他见过陆安人,但陆安人显然对他没什么兴趣,而且他这么好看有个性的人在陆安人看来绝对是个事逼,陆安人巴不得离他离得远远的。

  柳远在湖边支起自己的小屋,每月按照份额完成藏剑任务,然而便盘坐在木屋前的院子中打坐冥想,算着日子。

  一开始,像高北等众多藏剑徒对他抱有很高期望,以为藏剑徒一脉又来了位天才,下次登堂大比人选有望。

  但很快他们便发现此人似乎只是空有皮囊,打坐了两三个月身上连一丝灵气产生的迹象都没有。

  渐渐的,冷嘲热讽的声音变得多了起来。

  尤其是他还长得那么好看。

  好看这件事很奇怪,在刚开始的时候它会给人带来极大的好处和便利,但若你只靠它,那么它就会渐渐变成别人攻击你的地方,最后好像连好看也是你的错一样。

  “什么嘛,本来以为是个天才,结果竟只是个空壳子的废物!”

  “他这般没有天赋,难道以为他是下一个陆哥么?”

  “嘘……小心别被陆哥听见了!”

  “不用怕,陆哥可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登堂大比后陆哥就是内门弟子,还会与我们计较这些?”

  “唉,陆哥真强,这家伙要有陆哥一半强我们下一届的登堂大比就不用担心了……”

  “事实证明,好看的人很多,中用的却没几个。”

  对于这些话语,柳远并没有什么感觉,依旧每天呆在小院里,掐指算着日子。

  对于柳远来说,他不在意这些。

  对于沐锋来说,他憋着呢,就等着给这些不长眼的剑徒来一发大的!

  然而他忍得住,却有人忍不住。

  虎爷连夜来到柳远的小院。

  他仔细查探了下柳远的修为,发现他确实还未能踏入一气境,眉头紧皱,脸色十分不悦。

  三个月了,连一气境都没能踏入,还谈何修行天赋?

  这样的人在藏剑徒里也只能空耗资源,藏剑徒本来修行资源就不多。

  不能这么养一个闲人下去。

  “名册上你是柳郡大户人家子弟,不愁吃喝生计。”

  虎爷看着柳远说道:“这样的出生,想必早已做过修行资质判定,老夫不明白,为何你还要执意来此?”

  柳远睁开眼,看了他一眼,并未说什么。

  虎爷忍着怒意,说道:“我想了很久,如果你坚持这样的话,我或许要重做一次恶人。”

  虎爷这一两年已经变化了许多,要搁以前哪会这么多废话,直接带着打手就来赶人了。

  柳远知道他确实做得出来这事,但他现在确实还差一些时日,更重要的是他不能下山。

  于是他说道:“按照规定,我有一年时间。”

  这说的便是天琅剑庄给每位新人的试修行期,只要一年内能达到一气境,那就暂时不会被赶下山,否则自会有人送你下山。

  虎爷当然也知道这规矩,若非藏剑徒资源确实稀少,他也不会三个月就来劝退柳远。

  “我的修行资源可以减半。”

  柳远说完这句话便闭上了眼。

  虎爷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

  两个月前,也就是距离登堂大比整整还差一年的时候。

  天琅剑庄终于宣布了外部预选规则。

  天琅剑庄开放修行剑塔,剑塔共五层,截止登堂大比正式前三十位进入四层以上的修士便算通过预选。

  剑塔位于天琅剑庄山下,不限时开放。

  预选规则公布,无数年轻修行者涌入剑塔,其中有不少散修,也有像太羽门这样超然大宗的弟子。

  简单来说,剑塔每一层便是一种幻境,参赛者在幻境中生存、修行,最终突破。

  每一层试炼幻境的规则都完全不同,需要参赛者自行琢磨体会。

  此刻的王启成仍然不知道他经历了几个月的荒野求生,其实正是剑塔第二层。

  时间一天天过去,剑塔开放的第三天就有人破开第一层,进入第二层。

  剑塔排行榜上也清晰地刻出她的名字。

  太羽门——凌空雪。

  关于这个名字只要一句话概括就行。

  太羽门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也是第一美人。

  她第一个突破第二层,毫不令人惊讶。

  在天琅剑庄弟子无需参与预选的条件下,凌空雪本就是大多数人心目中的最强者。

  所以她第一个进入第二层有什么好惊讶的?

  凌空雪看着眼前跟野人无二异的少年,表示自己很惊讶。

  她一身白裙,五官精致剔透,额头上贴着一串雪白的吊坠,令人惊讶的是她满头长发也是如雪一般白,浑身上下竟找不出第二种颜色。

  人如其名,空灵,似雪。

  她现在站在一片湖岸上,面前是葱郁的密林。

  在她和密林之间,有一个……野人少年。

  说是野人少年,是因为这少年全身上下包裹在兽皮中,背上负着一柄火红长剑,整张脸藏在长长的胡须发丝中,只露出一双精光四射的双目。

  呆呆地看着她。

  更令凌空雪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这野人少年身后,一头金冠黑鹰乖乖收翅站立,正歪着一双锐利的鹰目看着她。

  金冠黑鹰!

  虽然不是什么特别罕见的妖兽,但提体型巨大,成年后至少有化形中期境界,可是看这模样竟好像被这野人少年驯服了?

  这少年是什么人?又是什么境界?

  “不可能有人比我先进入剑塔第二层,你到底是什么人?”凌空雪眉头微蹙,一边留心金冠黑鹰一边问道。

  她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更有些怒意。

  她确实应该生气,在太羽门她都是第一人,凭什么有人能在她之前进入第二层?

  野人少年自然是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个月的王启成。

  这是他几个月来第一次看见除自己以外的活人,何况还是一位长得倾国倾城的女孩,他自然有些出神。

  回过神来后,他表示自己听得懂凌空雪的每一个字,但连在一起他就不懂了。

  剑塔?

  第二层?

  这都是些啥?

  “不说?那就打到你说!”

  凌空雪在太羽门高高在上惯了,见王启成不答话不由恼怒,玉手一番,便朝王启成头顶拍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