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三十五章 初次交手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狂秋虽然境界倒退不算完全筑基,但比起炼气巅峰还是要强上许多,更何况她当初可是凭着初入筑基的境界就硬生生和筑基后期的白瑶相抗衡。

  伍丰羽此时只有炼气巅峰,他拿什么挡住狂秋?

  除非他解除自身对修为的压制。

  但若那样的话,他又无疑向此处所有散修证明了一件事——在严令禁止有筑基以上修士进入秘境的前提下,秘境中竟然出现了筑基期的三派修士,而明明在外界的时候并没有人见到伍丰羽进入秘境,这是为什么?

  他们又想要做什么?

  沐锋看着面前的伍丰羽,狂秋的刀光距离他越来越近。

  这是他给伍丰羽出的难题,是选择暴露实力还是直接死?

  伍丰羽一个都没选。

  他猛提一口气,周身光线在一瞬间仿佛迷离起来,林间微风忽起,光线微乱。

  光线微乱,使视线变得扭曲。

  狂秋手里浑圆的弯刀似乎变成了一条摆动的蛇。

  忽然,一黑一白两道光线从伍丰羽指尖迸射而出,朝狂秋手腕打去。

  在扭曲的视野里,那两道光线是唯二的直线。

  面对狂秋的袭杀,伍丰羽选择正面接下。

  ……

  “噗噗”

  只听两声机器微弱的响声,就像是小时候在太阳底下拿着放大镜照在白纸上,汇聚成一点的强光轻轻戳破白纸。

  狂秋突刺的身影猛然停住,满头黑发瞬间朝后狂舞。

  她的双手和伍丰羽的双手被一黑一白两团光芒裹住,看上去就像两人的两只手被黑白两盏灯泡吞噬。

  黑白之间便是世界。

  两缕青烟缓缓升空。

  沐锋见机毫不犹豫抬手,血色剑气朝伍丰羽径直斩去。

  伍丰羽转头看来,他的身体轮廓突然扭曲起来,像画家笔下高温烘烤下的扭曲线条。

  血色剑气看似斩中他的身体,但却只受到了细微的阻碍,便透体而过轰在后面的树干上,直接斩断。

  伍丰羽的脸色苍白了些,因为扭曲,看着就像张被小孩乱揉的饺子皮。

  狂秋眼神一冷,向前踏出一步。

  伍丰羽终于坚持不住,一咬牙,黑白两团光球瞬间炸开。

  虽是爆炸,但也几乎没有什么声响,仿佛轮胎漏气一样。

  三人分别朝两侧退后。

  青烟散开,扩散之处光线都被细微扭曲,如梦似幻,接着重新复原。

  ……

  周围要走未走的散修们都停了下来,脸色煞白地看着三人的战斗。

  虽然都是炼气境,但这三人不论谁展现出的实力和他们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最令他们震惊的是沐锋不过十气境,为什么看上去竟是三人中最游刃有余的一个?

  他们不知道的是,狂秋受了道伤功力受损,否则仅凭她一人就能轻松击退伍丰羽。

  至于伍丰羽也很可怕,竟然凭借炼气巅峰的修为硬扛下了沐锋狂秋的一轮攻势。

  这很大程度要归功于他的功法,那是什么功法?

  还有他指间的两枚飞轮,现在看来也绝非凡品。

  ……

  “这就是玄天洞的不传秘法——《玄光不见天》么?”狂秋看着不远处重新恢复正常形状的伍丰羽,一语道破他的功法。

  先前,玄天洞长老鲁承弼曾与周沉飞交手,他使用的功法叫做《藏雷神诀》,是玄天洞最为霸道、攻击力最强的功法,但要论神秘与玄奥以及品阶,却仍不及《玄光不见天》。

  这点从名字上就能看出一二。

  伍丰羽站在三十米之外,捂着胸口压下喉间的腥甜,有些诧异地看了狂秋一眼:“你是什么人?为何一眼便能认出《玄光不见天》?”

  狂秋没有理会,继续说道:“据说,此功法非玄天洞洞主接班人不能修行。”

  此言一出,伍丰羽脸色微微一变。

  随即他敏锐地注意到,周围有些散修听到狂秋的话后眼神开始变幻起来。

  ……

  这些散修虽然天赋大多不怎么样,但正因为他们境界低,和凡人打交道多,有些道理也更有体会。

  炼气巅峰的弟子在玄天洞这样的门派里或许不算太过出众,但问题在于你修行的是《玄光不见天》,是玄天洞洞主候选人。

  玄天洞洞主的候选人,会是一个只有炼气巅峰的普通弟子么?

  若真如此,玄天洞竟会舍得让他下山,不怕夭折在秘境中么?

  谁都知道有潜力的宝贝需要苟发育等后期的道理。

  那么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伍丰羽便有些没道理。

  ……

  最先发出质疑的竟是雷木旌。

  他摸着下巴,一脸警惕地说道:“玄天洞作为二流门派,洞主据说已经是行远境界的大强者,你是洞主的亲传弟子,为何只有炼气巅峰?难道你们洞主是个瞎子?”

  周围还有些反应略慢的散修听到雷木旌的话,也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下意识离伍丰羽远了一些。

  “可是能进入秘境的不只有炼气修士么?”

  “难道说他不是炼气境修士?但他的气息明明是炼气十二层啊……”

  “听说大门大派里有不少自己隐藏修为的手段……难不成……”

  所有人一下如临大敌,像羊群忽然怀疑某只羊可能是只狼。

  雷木旌回头,得意地朝殷露露扬了扬眉,一脸“露露你瞧我多聪明”的表情,浑然忘了之前自己还在和沐锋作对。

  殷露露低下头,不看他。

  汪明城脸色变得很难看,忽然向前一步,伸手指着伍丰羽的手掌说道。

  “如果我瞧的不错,他指间的法宝应该便是玄天洞的至宝——玄光轮,一黑一白,黑轮吸光,白轮放光,能够最大程度发挥《玄光不见天》的威力。”汪明城顿了顿,又道,“坊间流言,就连现任玄天洞洞主都未能让玄光轮认主,没想到却在这位玄天洞道友手上。”

  “明城,你确定?”殷露露拉住他的胳膊。

  汪明城用力点头,说道:“这是我在门内某本书上看到的,我可不像某人不学无术。”

  雷木旌一愣,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

  天光透过密密层层的树叶,过滤后只剩下一层氤氲的光芒,细细点点洒在林间。

  场间的气氛与刚才已经不同。

  伍丰羽听着散修们的谈话,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更加明暗不定,眼神里流转的光芒令人捉摸不透。

  忽然,他笑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