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十三章 天狼食月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食月》,天狼一族的天赋神通,效果与鲲鹏一族的吞噬有所相似,都能够产生极大的吸收威能,但两者又各有不同。

  鲲鹏一族的吞噬,更多是吞噬湮灭,注重破坏力,虽然也能够用来吸收对手的招式以及修为,但效率却算不上多好,除非是像鲲鹏一族利用庞大的身躯直接吞食灵气。

  而天狼一族的食月则恰恰相反,这门神通本身并没有太大的破坏力,但却能吞食吸收对手的修为,从而转为己用,不仅如此,《食月》还能够帮助重伤之人通过吸收他人的修为灵力来重塑己身!

  可以说,《食月》是天狼一族能够跻身和真龙火凤这样的天地神兽同一层次的重要原因!

  两千年前,当神启大陆上的修行者们发现灵气逐渐匮乏之时,各门各派都在第一时间寻求对策,一方面占据争夺更多的福地洞天,一方面则也要保证自家门派的实力传承,毕竟如果灵气当真匮乏到了一定程度,那么年轻一辈的实力相较从前必然会弱上很多。

  时间一长,老一辈逐渐老去,新一辈又难以修行,青黄不接的现象恐怕会出现在所有门派。

  天琅剑庄的上一任庄主,也就是沐锋的父亲沐永,两千年前在面对这种人力难以回天的情况时,百般尝试之下,便将希望寄托在了天琅剑守的《食月》之上。

  然而《食月》虽强,却不能凭空产生灵气,它所能实现的,说白了只是修为灵力的转移。

  将修为和灵力,从将死的老一辈剑修身上,转移到新一辈的年轻剑修身上。

  通过这种方式,即使灵气衰败的原因和解决办法一时难以寻找,天琅剑庄也能在较长的时间里保持近乎全盛之态!

  而面对沐永的建议,将自己后半生全部献给天琅剑庄、已被天狼一族除名的天琅剑守,自然不会拒绝。

  或许在那时的他心里,这是时日无多的他能为天琅剑庄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死后见到苏城子的时候,也能说一句。

  “喂人类,老子说到做到。”

  ……

  沐锋闭上眼,脑海中回想起这一千多年来庄里死去的那些老前辈,虽说除非得道飞升,否则就算是修成剑尊果的剑修也逃不开天道死亡,但这一千多年里归剑山林的老前辈数量似乎确实要多些,而且以往这些老前辈死前最多也只会对外宣称一句“闭死关”,哪会像如今这样寿命还有几十年时就直接说“归剑”?

  每次有老剑修归剑后,短则三五年,长则数十年,就会有其名下一位弟子横空出世,修为直追故去的师傅,扛起那一脉的大旗。

  前世一切都意气风发的沐锋尚且以为这种事只是单纯的个人努力和剑庄情怀相结合的结果,此时从奥特的记忆中却是知晓,那每一位扛旗而起的年轻剑修脚下,都踩着自己师傅的肩膀!

  他们的师傅,为了防止一身修为随着死前躯体残破而流逝,主动放弃了几十年的生命,将自己最强的精气神全部转移到弟子们身体中!

  弟子们身体里流淌着的,是师傅们的灵力与精神!

  不管是剑守,还是师傅,亦或者弟子……

  他们,竟然就以这种堪称粗暴的方式,代代相传,守护着天琅剑庄之名!

  ……

  深深吸了口气,平复内心的冲击,沐锋再次对天琅剑庄以及这座庄里的大部分剑修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

  果然不能以刘天华这种人来代表整个天琅剑庄么?

  自己之前,是有些先入为主了啊,真正的天琅剑庄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很想看看。

  既然想看,那么便不能以这副身体去看。

  《食月》传言能治百伤,不知道能不能修复大道根基,但这是自己唯一的希望,必须一试!

  沐锋看向眼前画面中,黑狼交到沐永手上的那团黑色光华,不再犹豫,伸出手去。

  《食月》,我收下了。

  然而就在沐锋手掌刚刚接触到那团幽黑宛如黑夜的光华时,盘坐在座台之上的黑狼忽然以令人头皮发麻的眼神看了过来,看向原本并不存在于那处时空的沐锋!

  同一时刻,崖壁里的剑火、珍宝散发出的光芒以及画面中的沐永,都定格凝固。

  黑狼缓缓从座台上缓缓站了起来,幽深的目光牢牢锁定沐锋,让他没有一丝一毫的侥幸。

  等到黑狼站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座台上仍旧趴服着一头黑狼,只不过那头黑狼和沐永一样,一动不动。

  不是画上的黑狼活了过来,而是从画上黑狼的身上又走出了一头活着的黑狼,而且这头黑狼周身毛发光滑闪光!

  活着的……天琅剑守!

  先前的画面,此刻只是一道背景板而已。

  一时间,沐锋只觉得自己身体每一处都仿佛被锁链捆住,丝毫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黑狼走到自己面前,周围的气温仿佛都随着黑狼的呼吸而渐渐升高,手臂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心跳急剧加快,几乎下一秒就要从嗓子里跳出来,沐锋连忙艰难开口道:“你,你……”

  黑狼极具压迫力的目光从上到下扫过沐锋,然而低沉的声音在沐锋耳边响起:“你是……沐家的小子……”

  只一开口,沐锋就确定眼前这头黑狼是货真价实的天琅剑守,绝对不是外面那只只会卖萌翻肚皮的土狗!

  剑守认出了自己?

  是了,自己现在是沐锋,是前任少庄主,剑守自然认识自己。

  既然认识,那么不出意外应该不会对自己动手,只要自己稳住……

  “竟敢渗入本座识海窃取神通,就算沐永亲至,也救不回你!”巨大的黑色天狼抬起前爪,就要重重拍下。

  啊咧?啥玩意?自己这就要玩完了?

  “等一下!”千钧一发之际,沐锋顶着压力直视剑守,“天琅剑守已死,你是何方妖魔,竟敢占据我天琅剑守之躯?”

  “哗”

  巨大的狼爪骤然停顿,厚实的黑毛有几根几乎垂落在沐锋脸颊,狂风擦着身体两侧散开,吸入肺部拉得生疼。

  黑狼缓缓移开手掌,幽绿色的眸子眯起:“你说什么?”

  呼……赌对了,暂时保住小命……它好像不知道剑守已死的消息,是剑守过去的一缕神魂?

  当下,沐锋暂稳心神,收回触碰在《食月》光团上的手掌,双手背负于身后,淡淡看向黑狼,缓缓开口道: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不速速退去?天狼剑守尸骨未寒,我不想动手。”

  嗯……对方不知道剑守大人已死,那么应该也不知道天琅剑庄这几年里发生的事情,那么我用天琅剑庄和少庄主的身份双重威慑,对方既然是天琅剑守的分魂,那么听到这则消息必然不会无动于衷,只要对方表露出对这些年里剑庄所发生事情的兴趣,那么自己便有把握把节奏掌握在自己手里,从而保住小命。

  黑狼沉默片刻后,盯着沐锋,幽幽开口:

  “是么?天琅剑守那家伙已经死了么?既然如此,还有谁能拦住本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