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九十九章 回归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等狂秋的情绪稳定些了后,沐锋又将自己这段时间的事情简略叙述了一遍。

  出乎沐锋的意料,很多事情狂秋竟然早已知晓。

  “你是说你有时候能听到我和小圣讲话?”沐锋有些惊讶,不过这倒也算正常,穿越前不也有很多植物人其实能听到别人讲话的新闻么?

  “嗯,我还听到你一个人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做奇怪的事。”狂秋说道。

  沐锋有些紧张,咳嗽两声道:“小圣还是孩子,你可别乱说。”

  孙小圣站在离沐锋二人足足五米远的距离,时刻警惕狂秋再次冲上来把自己塞入“封印”之中。

  他问道:“是什么?”

  沐锋抢先说道:“是修行上的困难,我经常半夜的时候思索修行之道,有时候免不了要做一些尝试。”

  狂秋白了他一眼,对孙小圣招招手,语气宠溺道:“孙小圣是吧?真不愧是易斑斑你取的名字,果然一般般。来,小圣过来让姐姐抱抱,让姐姐抱抱就告诉你。”

  “危险!”孙小圣双目爆睁,浑身紧绷,立马原地开始打坐。

  沐锋失笑,看向狂秋问道:“所以,那张救了你命的宝玉床呢?”

  狂秋偏头一笑,朝沐锋摊开左手:“在这呢,它现在好像……唔,归我所有了。”

  沐锋低头望去,只见在狂秋左手掌心,一块白玉般的印记正微微发光,看形状正是那张宝玉床。

  隐隐约约,一股沉重却又圣洁的气息从玉印上传来。

  看来,这是一件既兼顾防守治疗又具备封印禁锢之能的法宝,回头有机会可以问狂秋借来带到白雾空间上让白雾提炼分析一下,好知道这宝物的具体效果。

  这是一件学术领域的严肃研究课题,绝不是因为沐锋想要个复制品,嗯。

  “不仅如此,不瞒你讲我已经叩开仙门了。”狂秋继续说道,“我现在可是十二气境的炼气巅峰!”

  沐锋讶然,抬头瞧见狂秋一脸得意,想必做不了假。

  “我开始期待了。”沐锋笑道。

  “期待什么?”

  沐锋说道:“我开始期待白瑶看见你不仅没死,反而还因祸得福突破瓶颈时的表情。”

  狂秋眼眸变了变,眯起眼,冷冽的杀意弥漫开来。

  “我也很想看看。”

  沐锋转头看向狂秋,说道:“既然你已经醒了,那按照先前的打算,我准备暂时离开此处。”

  狂秋向前迈了一步,看着沐锋的眼睛:“我跟你一起出去,别想一个人抢了所有风头。”

  “你以为我出去是干嘛啊?白瑶现在可是筑基中期,跟我一起出去,弄不好就都回不来了。”

  狂秋说道:“如果你说的事情是真的,留在这里不也是死路一条?早死晚死有什么区别?”

  “我呸,晚死当然比早死好!”沐锋跺着脚,骂骂咧咧道,“这世上谁不会死?换句话说,我拼了命救你,还不就是想让你晚死个几百几千年?小姑娘家家的,学什么男人抛头颅洒热血?”

  狂秋不为所动,双手环胸,别过头,撇着嘴道:“嘁,我不听,反正你又打不过我。”

  沐锋张了张嘴,得,她说得对。

  于是便这样决定下来。

  孙小圣听到二人谈话,知道此行十分凶险,他停下修行,远远看向沐锋。

  沐锋察觉到孙小圣的目光,回头对他轻松一笑,露出个十分洒脱阳光的笑容。

  “你放心,我一定回来。刚才的话都是骗这女人的……这可是我们雄性动物长嘴的最大用处,不用怪可惜的……”

  狂秋一巴掌扇了过来,沐锋后仰躲过。

  “对了,你的酒葫芦呢?”

  “在这,不过已经没有酒了,出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家客栈打酒!”

  “这才是你非要跟我出去的真正原因吧?!”

  “是啦是啦,没想到这都被你发现了,看来我得杀你灭口啊!”

  “所以你问酒葫芦干嘛?”

  “借我一下,有用。”

  ……

  落梦泊秘境,落梦泊岸边,天色渐晚,整片湖水都镀上了一层金色,波光粼粼。

  沐锋按照《龙回九转》里记载的法诀运转灵力,成功感应到了隐藏在砂砾中的传送阵眼。

  趁还未被伍丰羽三人察觉,沐锋不再犹豫地点亮整个传送阵。

  和来时一样的漆黑豁口出现在面前,里面点点星光涌现。

  “走了。”

  沐锋冲孙小圣挥挥手,背着满身夕阳迈入传送阵中。

  漆黑豁口吞没二人身影,漩涡一般急速旋转缩小,转眼消失不见。

  孙小圣下意识朝前追出两步,伸出的右爪在空气里抓了抓,然后又收回来。

  空荡荡的湖边,只剩下小猴子自己的影子,在夕阳下被拉得又窄又长。

  他走到湖边,抱着膝盖慢慢坐下。

  夕阳的金光和小猴子的金毛仿佛融为一体。

  ……

  “嘭!”

  两道人影从半空中突兀被抛出,然后砸落在满地废墟残垣上。

  激起一地灰尘。

  “咳咳……”

  男人站起来挥散面前的灰尘,打量了一眼四周,说道:“传送阵的目的地果然是这里啊……喂喂,还不起来?地上有帅哥么?还有你这头发好歹收拾一下啊!”

  他抬脚踢向一旁还趴在地上的女人。

  女人双手一撑直挺挺站起,披头散发地没好气瞪了他一眼道:“哇好你个易斑斑啊,我要死的时候对我那么好,现在眼睁睁看我摔倒了都不扶?呵男人,太真实了!”

  “废话,你现在又没要死……”沐锋瞥了一眼狂秋的胸口,幽幽道,“再说你不是还有缓冲垫么?要摔也是我摔得比较重。”

  “你找死!”狂秋作势便打。

  然而沐锋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面色严肃了许多,对着狂秋身后抬了抬下巴:“好了不闹了,看那里。”

  狂秋回头看去。

  刚才趴在地上的时候她其实也早就观察过四周,二人此时所在的地方不是别的,正是先前来过的龙回派密室。

  也就是龙回派祖师爷棺椁原本应该在的地方。

  只不过此时此刻这间密室已经全部坍塌毁坏了,幸好龙回山内部的石质结构还算稳定,才没有使得密室的坍塌引起整座山内部的塌陷。

  要不然的话,沐锋二人跟着传送阵回来就会发现自己一头撞在满满的巨石上,还没真出去就足够他们喝一壶了。

  不过沐锋之所以敢直接通过传送阵回来自然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毕竟龙回山要真从内部都塌陷了,白瑶怎么可能活着出去?

  密室坍塌,连带着生死两扇门也不复存在。

  此时在原本死门所在的地方,构成“死门”的巨石碎裂成两块,将“死”字上下一分为二,一块在左,一块在右。

  两块碎石中间,躺着一具老人的尸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