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七十二章 一些正在发生的事(打赏加更)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噗……”

  狂秋原本逐渐转向红润的脸庞瞬间苍白,张口吐出一口黑血,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双眼一翻朝后倒下。

  沐锋眼疾手快,一把接住狂秋,再看她身上,脸色骤然剧变。

  这么短短一会儿工夫,她的脸上已经蒙着一层黑气,浑身不住地发抖,原本包裹着双臂的乳白色灵气顷刻间消散,两只胳膊手腕处黑气汇聚,两条黑线从先前被银针刺破的黑点为起点,缓缓朝手臂上蔓延。

  看那黑线蔓延的路径,赫然是狂秋两条手大动脉!

  沐锋猛地回头,找到之前被自己拔出丢在地上的两根银针。

  银针已经变成了黑针,针尖正对沐锋,狠狠刺痛他的双目。

  沐锋心中“咯噔”一下,坏了,他们忽略了一件事——白瑶身上常带着药味。

  毒药也是药。

  “破!”

  沐锋一声大吼,戒指里还剩下的一些进攻符咒,比如爆破符咒、剧毒符咒,全部激活点亮,朝两根黑针无差别覆盖过去。

  “轰轰轰”

  一阵毒烟弥漫、碎石乱飞之后,两根黑针被轰得连渣都不剩。

  回头再看狂秋,虽然黑气和银针之间的联系已经被切断,但足够多的毒素已经侵入她身体,以她的经脉血肉为温床,彻底爆发开来。

  那两条手臂上的黑线,仍旧以一种不算快但也绝对不慢的速度朝上延伸着。

  此时,已经到了三分之一手臂的位置。

  沐锋见没有彻底解决困境,当机立断试图封住血液流动来缩短毒素的扩散时间,但无论他是用双手拇指按住狂秋手臂,还是撕下布条绑在手腕上,都无济于事。

  黑线就像是硬土下的植物种子,无论泥土石块有多坚硬,种子生出的根茎依旧能向上生长。

  区别只在于,种子带来的是生,它带来的,是死。

  沐锋不用想都知道,如果任由这两条黑线蔓延,黑线进入心脉之时,便是狂秋的死期。

  “这是什么毒,竟然如此生猛?”

  沐锋目光落在狂秋腰间的两柄弯刀上,脑中闪过开刀放血的念头。

  但很快他就否决了这个想法,且不说这样会不会有用,失血过多同样会害死狂秋!

  再看狂秋满脸笼着黑气,双目下一片发黑,嘴唇黑得像风干的腊肉,气息已经微弱得几乎感受不到。

  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死!

  该怎么办?

  沐锋搜遍了前世沐锋的记忆,却发现前身沐锋对世间毒药丝毫没有了解,想想也对,以他那种天真正义过头的性子,怎么会瞧得起这种旁门左道?

  要不,回去找白瑶?

  这毒既然是她下的,她肯定有解药。

  正欲起身,沐锋脑中一个激灵闪过,步伐瞬间又慢了下来。

  白瑶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激活毒药发作?

  只要她愿意,在之前的很多时间里她都可以激活毒药,狂秋必然毫无生还之理。

  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思考使得沐锋慢慢恢复冷静,毒药发作得太快,导致他刚才几乎没有做过多思考,全凭本能在尝试。

  很快,他便猜到了大概。

  “最大可能,浮镜道人成功换掉了白瑶,白瑶不甘心,临死前激活了毒药……”

  “既然这样,再回去找她只是浪费时间。”

  等江星明找来?

  天知道那需要多久。

  沐锋回头看向狂秋,眼神逐渐坚定。

  事到如今,留给他的只有最后一个选择。

  沐锋用自己的上衣将狂秋小心翼翼地包裹住,把她背到背上。

  女孩娇小的身躯像是没有重量一样,轻飘飘地仿佛随时可能飞走,她的身体很凉,像背着一块冰。

  沐锋深吸口气,朝出口所在方向走去。

  他不知道出口是不是真的通往落梦泊秘境,也不知道秘境是否能够救回狂秋的性命。

  但他别无选择。

  希望不要太远。

  希望还有机会。

  ……

  当沐锋背着狂秋朝出口走去之时,已经空无一人的密室再次发生异变。

  四周烛火飘忽不定,整个密室剧烈颤动起来,四周的墙壁、上方的屋顶、下方的地面,骤然出现数道裂缝。

  “轰轰轰”

  生门上“生”字从中裂成两半,巨大的石门一左一右轰然砸落,紧接着死门也从门框中整个砸落下来。

  整间密室,竟然在顷刻间即将倾塌。

  借着地面倾斜出的坡度,那口棺材缓缓开始滑动。

  周围满是碎石砸落翻滚,却不知是巧还是玄,始终没有一块砸中棺材。

  棺材里的尸体还在,依然像之前那样双手合握放在胸前,就像刚才的异变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不过他的胸前,多了一面镜子。

  浮光镜。

  等到棺材滑入生门后的通道。

  整间密室轰然崩塌。

  ……

  外界,龙回派议事殿前。

  一切看上去和平时无异,空中月朗星稀,月光如华,四周一片安静。

  忽然一阵急切凌乱的脚步声从山道上响起,王启成连滚带爬,汗水滴入眼中都顾不上擦,直冲到议事殿前才停下。

  在他身后,零零散散跟着大概二三十人,都在议事殿前停了下来,排成一排好奇地朝里探望,却不敢贸然靠近。

  “启成,你不是说掌门有难?这里怎么……”

  为首的精瘦男子看向王启成,他的颧骨极为突出,又瘦又高,像根葱。

  王启成没有说话,拔腿就往殿内冲去。

  众人犹豫片刻后,在精瘦男子的带领下也跟了进去。

  一进殿内,众人脸色骤然剧变。

  “这,这是怎么回事?”

  “五长老,五长老死了!”

  精瘦男子猛地看向王启成:“掌门呢?还有三长老和四长老呢!?”

  王启成却像听不见一样,呆呆立在原地,咬着嘴唇,脸色发白,浑身发抖。

  他没有找到江星明,情急之下只能把在后山休息的龙回派现有弟子全部喊醒,希望能帮上些忙。

  可惜,他来晚了。

  ……

  江星明去了哪里?

  她哪里也没去,就在后山上,只是王启成找不到她。

  此时此刻,她正站在悬崖峭壁前,沉默不发一言地看向山底。

  下方是一道巨大的沟壑,像是能够吞噬一切的黑暗巨兽。

  在她手心里,捏着一截枯木般的剑片。

  那是天琅剑庄特有的剑讯。

  在她身后,两道人影直挺挺地站在夜风中。

  他们满脸茫然。

  喉咙上各有一道极细的血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