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六十四章 化作天上的风眼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当世界不再供养世人之时,毁灭将比任何花朵都绽放得迅速,死亡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具现在生灵身上。

  之前三派弟子和散修们大战的时候,双方伤亡的速度加起来也赶不上此时的一成。

  沐锋站在风暴最为恐怖的天空里,默然想着这些。

  高空中凌厉的狂风在第一时间就将他身上衣物全部撕成碎片,此时此刻他赤身站在风暴里,周身氤氲着玄妙古奥的雾气。

  这自然不是落梦泊的雾气,而是白雾空间的雾气。

  踏入筑基境之后他还没来得及完全探索白雾空间多出来的功能,但方才他身体受到风暴撕扯的时候白雾空间自动救主,从沐锋体内喷涌而出将他裹住。

  这才使得他能够站在这里。

  虽然他原本的打算就是靠白雾空间来保护自己,但现在白雾空间自动救主倒也省去他许多精力。

  他张开双臂,高举过头顶。

  他想着自己此时的样子,没来由想到了释放元气弹的赛亚人孙悟空。

  虽然大多数情况下孙悟空也要爆衣,但人家至少还有裤子穿不是……

  他想着有的没的,稍稍缓解了下心里的紧张。

  因为他不知道他接下来的举动是否能成功,自己又是否承受得住。

  沐锋深吸一口气,盯着下方如龙蛇暴走回旋的狂暴灵气。

  “来吧!”

  “收!”

  白雾空间最喜欢什么?

  一切充满灵气的高阶事物,不管是功法还是法宝,抑或是灵气本身。

  白雾空间都可以吸收,继而花费时间去复制。

  白雾空间的白雾,本就是这样诞生的。

  伪秘境的毁灭本身并不算什么,但问题在于秘境里有三派联合灌输的无数灵气,这些灵气牵动秘境里各种元素,便形成了各种天灾。

  沐锋要做的,就是抽干这里的灵气,让元素归于平静!

  “轰轰轰!”

  散乱的云海瞬间被汹涌的灵气撕扯成虚无,比之前突破筑基境时要狂暴浓郁上数十倍的灵气疯狂涌入沐锋体内。

  “噗”

  只是一息,他就张口咳出一口鲜血。

  紧接着身体表面出汗一样渗出密密麻麻的血珠。

  即使他的身体比较特殊,也承受不住这般粗暴的吸收灵气。古时候有五马分尸之酷刑,现在沐锋的感受就好像每一寸血肉在承受五马分尸!

  不断被拉扯,被撕裂,被破坏。

  然后白雾空间又在极短的时间内修复伤口,继而再次被撕裂。

  他就在这样极致的痛苦中站着。

  站成天地间唯一的风眼。

  灵气不空,誓不坠落。

  这是整个修行界,包括江星明,都不可能做到的事。

  ……

  秘境中的风向从刚才开始就产生变化,所有狂风裹挟着无尽灵气、天火、浓雾、碎土,尽数朝高空汇聚。

  那是极高极高的地方,即使以狂秋和孙小圣的目力也无法看清。

  但是狂秋却知道,那一定是沐锋所在的地方。

  “是他。”她看了一眼孙小圣,将自己知道的信息告诉对方。

  孙小圣收回目光,说道:“我知道。”

  他其实并不知道,但他知道如果有人这时候还能站在那里,那只能是沐锋。

  “传送阵激活了!”季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人群嘈杂起来。

  狂秋不再犹豫,立刻安排散修们依次进入传送阵。

  “启成,老杜老季,还有老白,你们先走!”狂秋挥手。

  其他散修自然不敢有意见,毕竟杜三郎、季安以及白狼王和狂秋的关系最亲近,让他们先走情理之中。

  季安和杜三郎也没有推脱的想法,都这个时候了,还让来让去只会浪费更多时间。

  二人把不愿先走的王启成一左一右架起来,正准备走进传送阵。

  季安忽然奇怪道:“咦,铁子呢?”

  他回头看到阮铁仍然站在人群中,沉默目送着他们三人。看到季安的目光,阮铁微微一笑,却没有向前的意思。

  他们这一行五人中,杜三郎境界最低,汪明城和殷露露是夫妇,一路走到现在季安和年轻壮实的阮铁反倒并肩作战得最多,二人早已是一起玩过命的忘年交。

  然而此时阮铁脸上的笑容里,却有一种季安看不懂的情绪。

  季安忽然觉得有些不安,急切地朝阮铁招招手:“铁子你愣着干啥呢?走啊!”

  他甚至不明白自己的不安是因为担心阮铁还是因为阮铁的笑容中那份隐约的陌生,他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阮铁吗?

  “他不会走的。”回答他的不是阮铁,而是狂秋。

  季安和阮铁闻言都愣了一下,只是原因并不相同。

  季安问道:“为什么?!”

  狂秋淡淡看了阮铁一眼。

  阮铁摇头苦笑一声,说道:“原来您早就识破了。”

  狂秋看都没看他,撇撇嘴道:“嘁老娘可是看着你们那套东西长大的,想瞒过我?想太多了吧。”

  阮铁黝黑的脸色有些发红,挠了挠头不好意思说道:“小姐英明。”

  “少来这套,该干嘛干嘛去,不然就给我滚出去别趟浑水。”

  阮铁正色道:“滚出去是不可能的……虽然有些事放不下耽搁了很久,但现在好了,我马上归队。”

  不止季安,杜三郎和王启成也完全听不懂二人的谈话。

  “你们……在说什么?”

  狂秋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风暴,浓雾散开后能看到一个倒悬的巨大漩涡横亘在天地之间,从地上看去,只能看到一个黑黢黢深不见底的漩涡眼,眼中电闪雷鸣,一切都在湮灭。

  那是沐锋在拼命争取时间。

  狂秋有些烦躁,冲着季安三人骂道:“都给老娘闭嘴!谁再多说一个字老娘亲手宰了他!给我赶紧进传送阵!”

  季安三人不敢违背狂秋,只能带着疑惑消失在传送阵中。

  “下一个,跟上!”

  狂秋柳眉倒竖,回头轻喝。

  阮铁已经不知踪影。

  孙小圣看着狂秋的背影,心想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呢?

  然后他想到自己连自己到底是什么都没搞清楚,操心别人做什么?

  他摇摇头,眯眼看向眼前的落梦泊。

  在他生活的这么多年里,落梦泊的湖水总是平静如镜,密林间也是生机勃勃。

  祥和、恬静、美好。

  后来他遇到了沐锋。

  于是更加恬静美好。

  但现在这一切都毁了。

  树林陷入一片火海,湖水蒸干,露出干裂的河床,就连这片天地,都在毁灭。

  都因为那群三派弟子。

  正想着,他的视线中忽然出现了一群人。

  暗金色的眸子里杀意渐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