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一十二章 云澜城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对于外派弟子而言,具体选择哪一堂区别并没有内部剑徒大,毕竟不管他们选择哪一堂也不可能真正成为天琅剑庄的弟子。

  除了云中堂外,对这些外派弟子给出的奖励,六堂都大同小异。

  站在石台上的王启成忽然想到易斑斑曾经说过,易清风当初所拜的堂是破山堂。

  还有那柄巨大的赤红游龙剑。

  于是他做出了决定。

  ……

  褚由天脸色稍缓,其余五堂却有些可惜。

  柳远远远看了一眼王启成,心中大致猜得到王启成选破山堂的理由。

  事实上王启成在剑塔中“捡”到的那柄剑如果追本溯源的话,十有八九就来自破山堂。

  当然,剑来自破山堂并不说明这就是破山堂的意思。

  柳远微微抬头,有意无意看了一眼空中的云朵。

  外部战区还在继续。

  既王启成后,陆续又有几位外派弟子上场,其中几位散修皆没能达到七堂标准,甚至连一位出自七大派的筑基境弟子都铩羽而归。

  剑崖上那位年轻弟子的宗门脸色十分不好看,若非此处是天琅剑庄,怕是早已拂袖离去。

  直到此时众人才明白,原来天琅剑庄选人真的全凭自己喜好,并不会考虑你背后宗门到底是哪家。

  一时间,还未登场的外派弟子间悄然紧张了些。

  ……

  神启大陆北域上有一座巨大的城池,名为云澜城。

  北域的气候和天琅剑庄所在的西北域稍有不同,这里风没有那么西北那么大,气候却更加寒冷,降雨却不少,导致四处可见积压的冰雪。

  云澜城占地极其广阔,甚至算得上神启大陆上最大的几座城池之一。

  而除了大之外,它更像是神启大陆上人族的缩影聚集地,是人口最多的城池。

  凡是在人族叫得上名字的正道宗派,都会在云澜城中拥有一方营地。

  造成这样的原因只有一个。

  云澜之外,妖魔横行!

  云澜城是人族疆土东南边境的最后一座城。

  云澜城的身后就是俗世周国近千里的肥沃平原,上面有马场、牧场、矿场,甚至还有灵石场,养活无数凡人与修士。

  千百年来,无数门派的修行者驻足在此,共同对抗城外的妖魔大军。

  当然,人族的疆土里仍有不少妖魔在暗中活跃,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更何况也不是所有妖魔都是人类的敌人。

  楚明轩是在十年前来到云澜城的天琅弟子。

  在云澜城的天琅剑修十个有八个来自两小堂。

  楚明轩也不例外。

  这十年让他从一个年轻人逐渐变成一位成熟稳重的剑修,金丹期的修为日渐趋于完美。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他就可以离开云澜城,像无数先辈那样向云澜城外的荒野中行走上一段或远或近的路。

  那便是行远境界。

  但是现在还不行。

  此时的楚明轩正坐在桌前,和周围几位同门一同通过法宝观看远在天边的登堂剑比。

  东南域和西北域距离太过遥远,虽然有传送阵法但也必须要有人代表天琅剑庄坐镇云澜城。

  甚至天琅剑庄内乱的那几年,天琅剑庄在外的剑修也偶尔会现身此地。

  守护人族疆土,天琅剑修从未缺席。

  “这个柳远到底什么境界,竟然能两指断掉钟鸣的剑?更夸张的是,他身上似乎没什么灵气波动!”楚明轩身旁擦拭着飞剑的矮小剑修啧啧称奇道。

  即使是投影法宝,在这么远的距离上也会存在一定延迟,此时楚明轩等人才看到柳远夹断钟鸣飞剑的画面。

  “还有这个陆安人,摔也摔得太假了吧?故意输掉的?”

  这些人都是真正在刀尖舔血的,对于炼气境界后辈的战斗自然一眼就能瞧出双方的意图。

  楚明轩性格沉稳,一般不会随意发言,但听着身旁同门战友们的议论,心中也不由觉得这两位年轻人很不错。

  尤其是那个柳远,抬手夹剑的时机掌控得太好了。

  晚一分有危险,早一分又不够极限。

  在战场上,这就是战斗天赋极佳的表现。

  有些人修道天赋奇高,学什么道法剑法都很快,但在战斗方面却是白痴一个,就相当于明明手里抓了一对王炸却非要分开打单张,结果最后被对手一对对三打个稀烂。

  十年里楚明轩见过太多这样的修行者,这些人有些运气好还能捡回一条命,有些却再也回不来。

  那些运气好的,回来了便申请回宗门,再也不来这鬼地方。

  楚明轩的战斗天赋就很不错,加上一心为人族,所以他对那些愿意战斗并且会战斗的年轻人总是非常青睐。

  在他看来,灵气衰退,人族的未来很有可能很难再出大修行者,那么和身体天赋本就占有优势的妖魔二族相比便会处于劣势,到那时他们这些还能战斗的修士便是人族的希望。

  整天缩在深山老林里修行,最后人族就剩你一个人了,你再长生又有什么用?

  会战斗的人,就应该承担起必要的责任。

  楚明轩已经要把柳远收入两小堂的心思,不过关于这点他并不着急。

  他都能看出柳远的战斗天赋,更何况在庄里的那些两小堂长老?

  这时,投影法宝上柳远走到石台,使出了那一招点寒芒。

  如一枚星辰在眼前闪过。

  剑靶落地。

  鸦雀无声。

  包括楚明轩在内,房间里所有身经百战的剑修都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彼此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

  “天哪,我的双眼有种刺痛的感觉!”

  “这……这是点寒芒?这比之前那个陆安人还要夸张!”

  “别说陆安人了,就是我,现在也达不到这种境界。”那位矮小剑修忘了擦剑,喃喃自语。

  论实力,金丹期的他自然能轻松要了柳远的命,但单论点寒芒剑招的境界,他做不到这么好。

  楚明轩嘴唇微动,心中感到有些不妙。

  他已经很看好柳远的天赋了,但这一剑仍旧远远超乎他的预料。

  他可以想象的出来,这样的弟子稍后七堂必定会一同争夺,其他还好说,云中堂如果也看中的话,两小堂还有机会么?

  虽说天琅七堂的剑修都可通过两小堂分派到各地战场,但以哪一堂的身份去也是有说法的。

  “这下……不好抢人了啊……”他叹了口气,觉得非常非常可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