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决绝的狂秋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对于修士来说,破镜绝对是一等大事,就算是小级别的跨越,也大都会寻找合适的时间地点进行突破。

  原因无他,破镜时若是被打扰,不仅极有可能影响破镜,更有可能道基受损,落下倒伤,一生修为只会不进反退。

  有门有派的修士都会回到自己洞府,在门派的庇护下进行突破,即使是山林野修,也会寻一处僻静难寻之所。

  可狂秋竟选择在战斗中破镜!

  不仅凶险程度上升数倍,一个不小心,此生都无法再修行!

  沐锋明白狂秋在想什么。

  眼下的情形,除非她能够成功突破到筑基大幅提升己方战力,否则几乎是必死的下场。

  二人一开始的作战计划并没有什么问题,在极强的执行力下确实也得到了想要的结果,但此时仍旧面临死亡的威胁。

  只能说,双方差距确实太大,而且白瑶也有自己的底牌。

  此时所有的抵抗都是徒劳无力的,除非……破镜入筑基。

  ……

  “轰轰轰”

  小阴阳镯攻防齐出的情况下威力又上了一个台阶,但沐锋和白瑶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这不是任何天赋计谋能够弥补的,再加上小阴阳镯也不是云中剑那样强力的法宝,几乎没撑住多久就被白瑶一掌拍落。

  经由白雾空间复制的小阴阳镯退回到沐锋双手手腕上,金银二色黯淡无光,就像是两截塑料圈套在手上。

  沐锋张口又吐出一口鲜血,身形晃了两晃,不只是五脏六腑,体内每一条经脉都在火辣辣地疼痛。

  先是不知疲倦地挥剑,然后又硬生生扛住白瑶的进攻,即使是他的身体眼下也到达极限,有些摇摇欲坠。

  高空中,周沉飞眯眼看着下方战局,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

  他盯着白瑶,轻轻“咦”了一声。

  “这功法似乎有些熟悉……”

  ……

  若是被沐锋听见周沉飞的话,怕是忍不住要来上一句“熟悉个屁,赶紧给老子出手”,但他听不见,就算听见了周沉飞也不会听他的。

  白瑶再次攻来,轻描淡写地破开沐锋身前防御,轻轻一掌按在沐锋胸口。

  “呜哇……”

  沐锋后背的衣物瞬间裂开,整个人如离膛的炮弹一般飞射出去,砸在地面再也爬不起来。

  肋骨尽断,没插入心脏要了他的命已属万幸,再想站起来却是痴人说梦。

  沐锋艰难地抬头,白瑶并未来了结他,而是朝气息越发强大浓郁的狂秋缓缓走去。

  她白色的裙摆拖在地面上,尾部竟开始缓缓燃烧起来,长裙变成短裙,修长的双腿仿佛夺命的剪刀。

  “死!”

  一声尖喝,白瑶朝狂秋天灵盖按下一掌。

  “狂秋!”沐锋眼眶欲裂,嘶声大吼。

  “哗”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仿佛初春草叶的淡绿色光华闪过。

  “啪嗒”

  一截手臂,齐腕掉落在地。

  ……

  白瑶和狂秋二人离得极近,脚下斩落的那截手臂手指似乎还在抽动。

  白瑶跌跌撞撞后退了两步,右手握着只剩下手臂的左手,口中发出令人心神动容的含糊惨叫。

  在她面前,狂秋的眸子重新恢复正常,双手握着先前两柄弯刀。

  但和之前不同的是,原本乳白色的弯刀竟隐约有转向淡绿色的趋势。

  成功突破了?

  狂秋脸色忽然一白,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气息有些不稳。

  沐锋还没来得及放松,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他仔细看向狂秋的身影。

  狂秋周身灵气波动确确实实已经达到了筑基境的水准,但却十分飘忽不定,完全没有先前炼气巅峰时的凝练和稳定。

  “可惜了……”半空中周沉飞的声音淡淡传来。

  丁修诚也看得明白,狂秋不惜一切代驾强行突破筑基,虽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到了这一点,但也留下了几乎不可挽回的道伤,若不尽快静修养伤,恐怕一生成就就要止步于此了。

  但真正的问题是即便她已经突破到了筑基,但也只是最弱的筑基初期,面对一只脚迈入筑基后期的白瑶,真的有胜算么?

  “咕噜噜”

  一件事物滚落在沐锋身前。

  是狂秋的酒葫芦。

  滚动的过程中,几滴酒液从葫芦口缝隙里渗了出来。

  沐锋抬头看向不远处狂秋的背影,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好好收着。”狂秋头也不回地说道。

  沐锋脸色阴沉下去,道:“你要做什么?别忘了,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你不能说送就送。”

  狂秋沉默片刻,依旧没有回头。

  “老娘的命是你和老头儿救回来的,自然要用在替老头报仇和救你的命上。”狂秋耸耸肩,“更何况,老娘又不一定会死。”

  “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白瑶咆哮一声,仅剩的右手扬起,瞬间贴近狂秋,手掌翻飞,记载在《龙回九转》上的道法一一在她掌中浮现。

  狂秋抬起头,冲着白瑶咧嘴一笑,染血的唇后牙齿如月光般洁白。

  双手持刀,狠狠和白瑶斗在一起。

  这是筑基期修士之间的战斗,一个刚刚突破气息不稳却斗志高昂,另一个以秘法续命虽是后期却在不断跌落。

  此消彼长之下,二人一时间竟斗了个旗鼓相当,谁也不输谁。

  沐锋不能容忍自己什么都不做,咬牙靠着树干坐了起来,准备进入白雾空间想些办法。

  在这之前,他伸手将酒葫芦拿在手中。

  打开塞子,仰头喝酒,余光跟着空中不断交手的二人。

  酒液顺着喉咙流入胸肺,痛得他面色微微抽搐。

  忽然,他仰头喝酒的姿势顿住。

  “原来如此。”他放下酒葫芦,轻声说道。

  ……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不出意料,狂秋渐渐落入下风。

  并不是她太弱,事实上如果她能够正常突破到稳定的筑基境,现在占据上风的人将会是她。

  她所修行的功法和自身天赋都要远超白瑶,更何况白瑶从筑基到筑基后期靠的都是吸人修为,自身沉淀根本没有跟上,单狂秋每一步都走得十分扎实,正常情况下与白瑶平分秋色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但问题在于,她的突破太过不完整,导致实力压根没有达到预期。

  “砰”的一声,白瑶一掌拍在狂秋肩头。

  将她从半空击落,在地面砸出一个浅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