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四十六章 下山前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好半天,沐锋才缓过神来,揉着生疼的脑壳接受奥特变成了话痨这件事。

  至于其他技巧功法使用上的意识,并不像说话那么简单,沐锋也只能从长计议,潜移默化里让奥特逐渐领悟到这些事情。

  于是他便把自己要下山的事情告诉了奥特,并且让他好生留在剑窟山中,既要提防剑窟囚徒们的动静,也要照顾好北冥。

  奥特自然是百般相劝,说得那叫一个唾沫横飞、苦口婆心,但仍然改变不了沐锋的决定,最终只能垂头丧气地答应下来。

  然后转身,开始帮沐锋打包行李。

  一边打包一边还不忘问。

  “诶主人,不是我说,那女人不是杀了咱爹……额不是,我是说沐少庄主的爹……你怎么还跟她一起下山?”

  沐锋正脱下身上那条破烂不堪的裤子,准备换上江星明给的杂役服装,听到奥特的话,动作微微放缓下来,神色之间颇为复杂。

  他回头看了一眼,神兽嗜睡,幼年期更是需要大量睡眠,小北冥漂浮在药缸上呼呼大睡,白色肚皮向上,在水面上缓缓转着圈。

  沐锋收回目光,低声说道:“很奇怪,从记忆上来看,确实是她杀了老庄主不错,沐少庄主对她恨之入骨。”

  “不过……”沐锋干脆坐在高台上,背靠着身后崖壁,轻轻揉着眉心道,“兴许是我终归不是前世沐锋的缘故,我能感受到一些他感觉不到的东西,以江星明目前对我的态度来看,当年之事,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

  “主人你是说,此事另有隐情?哈,这个成语用的对吧主人?”奥特扭头,睁着大大的眼睛期待地看着沐锋,等看到沐锋无奈地朝他点头竖起大拇指之后,才又美滋滋地转过头继续收拾,拖在地上的尾巴来回扫得飞快。

  “嗯,我能感觉得出来,江星明对我的态度不是装出来的,她确实……很在乎我。”沐锋说出这话的时候,心头忽然微微一跳,脑海中那条艳丽的红裙拂过,记忆都有瞬间的恍惚。

  “只要她不害主人,我都行。”奥特头也不回地说。

  “呵呵……”沐锋应了一声,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

  江星明真的杀了沐永老庄主么?这其中是否有隐情?

  以前身沐锋那种想当然天真中二的性子,确实很有可能压根就不知道真相。

  此次下山,一来本就是自己所愿,二来,也是和江星明增加接触的大好机会,说不定能知道些什么。

  更何况,只要能保证江星明不会杀他,这世上还有什么地方比跟在天琅剑庄庄主身边更安全?

  自己本能是想要报仇,但不说现在有没有这个能力,自己连到底发生过什么都不知道。

  种种原因之下,下山势在必行。

  片刻后,沐锋更换好衣物,从奥特手中接过沉甸甸的包袱。

  乖乖,这包沉的,差点一下没拿起来。

  “你这是装了多少东西?”

  “没多少啊。”

  奥特说着,掰着爪子开始数。

  “主人你修为这么低,出门肯定容易磕着碰着,金创药不能少吧?也就塞了十七八瓶吧。万一你打不过要逃跑,神行符和藏影丹也得用,各配了二十套。万一要死了,归元丹也得备着,不过归元丹数量本就不多,就给你塞了五瓶……”

  “然后出门在外得用钱吧,那女人万一不舍得给你花钱呢?幸好这洞穴里还有不少灵石,我也都给你塞里面了。”

  “除了这些,还有些飞刀暗器,我都归好类给你放着了,到时候主人你直接掏出来往外扔就行,记得要边扔边跑啊。”

  沐锋:“……”

  ……

  等到奥特左思右想觉得靠包袱里的东西怎么也能保住沐锋一命之后,沐锋背着几乎有他两个人那么重的包袱站起,包袱里登时就是一阵“乒铃乓啷”的瓶罐碰撞声。

  身后,奥特半蹲着,北冥趴在奥特头顶,大大小小四只眼睛泪汪汪地看着沐锋。

  “我不在的日子里,看好家,照顾好北冥。”

  沐锋深吸一口气,转身按了按北冥和奥特的脑袋,对奥特说道。

  “时刻记住你现在是天琅剑守,这山里就没人比你更横,谁都不配让你正眼瞧,敢靠近的全打跑就完了。”

  “最后一点,记得我们以前看过的电视么?牛逼的人,话都是很少的。”

  “哎哟不行了,这玩意太沉了,再不走我要拎不动了,溜了溜了……”

  转身,消失在洞穴之中。

  ……

  出了洞穴,外面已是月上树梢,满天星辰点缀,晚风轻拂,竟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剑窟山脚和以往一样冷清,连温暖的风吹到这里都会带上一丝凉意,野草伏低在地面,零星能看到几双幽绿色的野兽眸子。

  一袭红裳站在冻土上,抬头望着空中明月。

  察觉到身后声响,江星明转过身,清冷的目光里映出双手扛着行李包袱的沐锋。

  沐锋走到江星明身旁,把行礼往地上一扔,一手叉腰一手抹了把汗,配上他那身土黄色的杂役服饰,当真像个跟小姐出门的奴才。

  江星明皱了皱眉,问道:“剑守大人为何没给你储物法器?”

  沐锋揉腰的动作一顿。

  该死,自己怎么忘了这茬?

  那臭狗果然靠不住!

  再瞧瞧面前的江星明,两手空空,头戴素簪,长发垂下,腰间黑色的丝带缠过,配着一枚白色玉佩,更显那曼妙的身段。红色薄纱的衣袖只盖到手肘处,整个人气息完全内敛,脸上换了种淡妆,容貌稍微做了些改变,根本没有之前所见的那股子凌厉,反倒清清爽爽,像夏天在树下乘凉的邻家姐姐。

  看起来像是……微服出巡?

  沐锋收回思绪,心念一转,淡淡回道:“剑守大人说江庄主有。”

  江星明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右手轻轻一挥。

  一道流光从她掌心飞出,沐锋接过一看,竟是枚男款戒指,戒圈上绘着云纹。

  随手戴上,尺寸意外的合适,沐锋也没多说啥,蹲下身解开包袱,一边朝戒指里塞东西,一边朝江星明又伸出一只手。

  “再来一个。”

  “为何?”江星明这次没有直接给,蹙了蹙眉头,有些疑惑。

  沐锋手中不停,头也不回:“分散风险啊,万一戒指被人抢了呢?”

  江星明抿了抿唇,又扔过去一个吊坠样式的储物法器,看着沐锋神神叨叨地将包袱里的物品分门别类,一大半放入戒指,小半放入吊坠。

  金创药,神行符,归元丹,龙血草,暗影爪、飞刀、飞剑……

  江星明沉默片刻,说道:“你和以前好像不一样了。”

  沐锋收拾好一切,站起来面对着江星明。

  他比江星明要高大半个头,低头看着眼前这名绝美女子的脸。

  不知想看出些什么。

  二人离得极近,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能如此靠近江星明。

  天上明月高悬,晚风中隐隐传来树叶沙沙声。

  沐锋转过身,朝山下走去,新鞋轻轻踏在硬土上发出细微的声响。

  “走了。”

  他没有再回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