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十五章 剑守传法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此时的沐锋盘膝坐在黑狼对面,上半身衣服随风而动,领口处沾着几缕鲜血,像是盛放的鲜花,脑后满头黑发飘散拂动,苍白的脸庞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气息虽萎靡但气势却不卑不亢,眼眸含光,淡定看着对面的黑狼。

  这个时候如果手边有一盏茶,端起来喝一口就完美了啊,哦不对,还需要有一位红袖在侧养眼才是……沐锋默默吐槽。

  曜微微眯起眼眸,漆黑的四肢上燃烧着透明的魂火,他沉默片刻,幽幽道:“用我的力量守护剑庄是假,帮你报仇才是真吧?”

  曜已经见过奥特对沐锋的态度,这与他自己和苏城子的关系又有不同,虽然他同样愿意为苏城子赴汤蹈火,但那是基于他自己的判断,而不是苏城子的命令。如果奥特无论何事都以沐锋的命令为唯一判断的话,那被夺去庄主之位、修为尽丧的沐锋是会用这份力量进行报仇呢,还是进行守护呢?

  活的时间一久,见到的事情便多了,事情一多,难免重复,重复之下又能见到生命的本质。

  面对曜揶揄的语气,沐锋并没有丝毫心思被看破的窘态,反倒双手一挥,散开宽大袖袍的时候双手轻轻按在盘坐的膝盖上,笑道:“我以为,复仇是私,守护剑庄却为公,公私分明,彼此并不冲突才是。”

  曜眸子微微一眯,道:“是么?你要向江女娃复仇,而她是现任庄主,你如何做到不牵一发而动全身?”

  沐锋眸子微冷,膝盖上的双拳轻轻握拳:“这是我和她两个人的事,我想她也很清楚这一点,无论是我,还是她,都不会让其他人插手。”

  曜顿了顿,再次问道:“我可以杀了你,只留下……唔,这小家伙是叫奥特是吧?奇怪的名字。”

  沐锋笑笑,不置可否:“剑守大人若不相信奥特与我之间的羁绊,大可一试。”

  话音落下,曜没有再开口,沐锋也陷入沉默,一人一狼各自思考彼此的利弊。

  当曜的身形变得几乎有八分透明之时,这位天琅剑守本体留下的最后一缕残魂缓缓抬起头,发现面前的俊逸年轻人正淡淡地看着自己。

  曜千百年来难有波动的心境忽然在这年轻人平静的目光下微起波澜,这或许是因为眼前的年轻人似乎和自己记忆中的沐家小子稍有变化,有些与众不同,也或许是因为眼下自己将要做出的这个决定,怕是继当初答应苏城子那家伙之后最重要的一次吧。

  上一次答应苏城子那家伙,便把自己的一生卖了出去。

  这一次……好像把自己的身体给卖了……

  曜眼角微不可查地抽了抽,心里又暗骂一句苏城子把老子的思想带跑偏了,收敛心神,沉声道:“沐家小子,若你能答应本座的条件,便可依你所言。”

  沐锋嘴角微勾,温和道:“剑守大人请讲。”

  “本座不管你与江女娃之间结局如何,只有一条,我天琅剑庄,必须永远是神启大陆第一剑庄!此誓不可破,直至大陆崩陨!”

  曜目光灼灼地盯着沐锋,这一刻,沐锋感受到某种庄严而又肃穆的东西,透过那双眼眸,穿过万年来无尽的岁月,迈过一代代剑庄前辈的肩膀,从厚重的历史中走出来,从古朴的剑鞘中弹出来,最终落在他的身上。

  如山般重。

  如云般轻。

  沐锋被曜的目光感染,仿佛暂时忘却了伤势的疼痛,腰背下意识挺直,难言的力量带着他郑重起身,对天琅剑守深深一躬:“天琅剑庄第六十九代弟子沐锋,接住了。”

  ……

  “你的伤势,《食月》可治。”

  交代完毕之后,曜的身躯更加透明,然而神情却好像轻松了许多,巨大的身躯趴服在地,右前爪搭在左前爪上,看着沐锋随意道。

  沐锋手心里已经攥着那团象征《食月》功法的光团,听到曜的话语心中不由大大松了口气,只觉得穿越以来心中最大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往后天高海阔,大有可为。

  心境转变之下,沐锋不由地发自内心地笑了笑。

  曜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别高兴得太早,修复根基这种事几近逆天,《食月》虽可治,但也需要漫长的时间,同时还需吸收海量的灵力修为,以如今这个时代的灵力储备,说不可能也不为过。”

  沐锋耸了耸肩,并不在意,目光落在掌心的功法上,低笑道:“有希望就行,所谓修行,本不就是逆天而行么?”

  曜又看了他一眼。

  这一次,黑狼的目光很欣慰。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我该走了。”曜巨大的身躯站起来,原本应该漆黑如墨,但此刻透明之下甚至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黑狼甩了甩头,冲着头顶虚无的苍穹长啸一声,叹道:“可惜了,我本是本体预留在死后天琅剑庄遭遇不测时的最后一道后手,没想最后却是浪费了。”

  黑狼转身朝黑暗中走去,背后年轻人收拢道袍,低头轻声反问:“大人不是留下了新的后手么?”

  “且这新的后手朝气蓬勃,神威熠熠,必将护佑剑庄又一个万年。”

  “如何能说是浪费?”

  黑狼前进的身影发出一声畅快的大笑,昂然向前。

  沐锋抬头,看向那个逐渐消无,却又仿佛要充斥天地的背影,忽然想到初见面时他说的那句话。

  “是么?天琅剑守那家伙已经死了么?既然如此,还有谁能拦住本座?”

  真的没人能拦住他了,作为天琅剑守他已经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往后,就让他奔赴自由吧。

  不要拦。

  “沐家小子,本座又想起一事,你务必要应下。”

  虚无的空间里,忽然传来天狼最后的声音,飘飘渺渺,无处可寻。

  沐锋一怔,随即正色庄重道:“大人请讲。”

  ……

  天琅剑守洞穴,沐锋缓缓睁开双眼,看到面前的奥特。

  奥特正张大着两只黄玻璃般的眼睛盯着他,两只前爪搭在他的肩上,见到他醒来,急切地叫了两声。

  作为一定程度上新一任的天琅剑守,一身修为通天彻地,自然会说人话,但奥特显然失去了这样技能,只能通过神识传音传到沐锋脑海中。

  然而问题在于沐锋此刻没有修为,神识微弱,空荡荡的识海只能感受出奥特神识中的那股急切和担忧,具体什么话也没法听出来。

  这波啊,这波是翻译功能失灵……

  沐锋收敛情绪,伸手拍了拍奥特的脑袋,示意他不用担心,自己已经找到了办法。

  然后又想到曜最后的交代,转眸看向面前的奥特。

  真正的天琅剑守是尊贵的天狼一族,身躯魁梧,毛发黑亮无分岔

  眼前的奥特只是一只土狗……身形不足一米,灰毛一撮撮,分岔何其多。

  真正的天琅剑守气息如渊似海,弹指间开山破海。

  眼前的奥特只是一只土狗……一身修为全不会用,正说着还被自己带有灵力的一个屁崩出去老远……

  真正的天琅剑守不怒自威,是天琅剑庄千万人的信仰!

  眼前的奥特只是一只土狗……只会翻肚皮卖萌,刚刚还抬脚妄图舔向自己的不可描述……

  沐锋心中血液翻腾!

  大人你说得对,堂堂天琅剑守怎么能是这副模样!?

  于是他露出笑容冲奥特招了招手。

  “来,奥特,我有话对你说……”

  奥特盯着沐锋,没来由打了个哆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