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六十六章 情急之法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恩公!秋秋姐!“

  早已被吓傻了的王启成抹了把眼睛,又拍拍僵硬的脸庞,连滚带爬朝二人奔去。

  沐锋和狂秋各自一只手搭在对方肩膀,互相搀扶着在灰尘中站起来,嘴角带着丝丝血迹,但那两双眼眸却都绽放着无比精粹的光芒。

  沐锋伸出另一只手,按在冲到身前的王启成头顶,看了他一眼,微笑道:“这里已经不是你能掺和的事了,现在开始,朝后山跑,去找江小辞,越快越好。”

  去找江星明,只要找到江星明,眼前这女人什么的,都只是一根手指的事。

  面前少年微微一愣。

  耳边传来狂秋惊讶的声音:“你家小姐还能活着?”

  郭淳之前说过,他另外两位师兄早已朝后山而去,二人都已筑基,那个在狂秋印象里并无多少修为的江小辞竟然还能活下来?

  “虽然我也很想她死,”沐锋口中回答狂秋,目光却依然看着王启成,“但很可惜,就算我俩都死在这,她也不会死。”

  狂秋歪了歪脑袋,耸了耸肩:“啊咧啊咧,懂了懂了,大家族里的小姐少爷总会有点保命法宝的嘛……不过你这么说话真的不会被解雇?”

  沐锋没再搭理她,盯着王启成的眼睛,声音猛地抬高:“跑!”

  王启成浑身一哆嗦,下意识听从沐锋的话朝殿外跑去,没走两步又慢下来回头张望。

  这一望,瞳孔豁然紧缩。

  白瑶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他身前,张开五指朝他天灵盖抓来。

  “想走?太天真了!”

  五指上锋利如刃的指甲忽然变长,闪着阴森的寒芒落下!

  鼻尖血腥味骤然浓郁,隐约还有一抹药味。

  王启成毫无反抗之力,就在他本能地想要用自己那炼气一层的微弱灵力去做必死的抵抗之时,一道人影忽然横插进两人之间。

  沐锋!

  他浑身灵力扩张到极限,手上戒指光芒大作。

  最后的飞刀暗器破空而出,在极近的距离斩向白瑶面门!

  殿内瞬间响起无数刀剑交鸣声,像是成千上万只飞鸟汇聚在一起。

  白瑶却面露不屑。

  “聒噪。”

  屈指轻弹。

  看似脆弱的指甲和凛冽的刀光相遇。

  “噗”

  就像是针刺入棉花。

  飞刀暗器登时溃散。

  碎片之后,沐锋额前黑发在气流中狂舞。

  “吃老娘一刀!”

  狂秋也在关键时刻加入战局,在奔跑中完成蓄势,于白瑶身后五米处身形一颤,竟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她从白瑶左侧的阴影中闪了出来,手掌一翻,乳白色的弯刀旋转如飞,朝白瑶小腹贴了过去。

  这一隐一现,堪比鬼魅。

  白瑶眼中出现一抹异色,却没说什么,只是不知何时袖子中滑落一根银针,捏在两指之间。

  看似轻飘飘地向上一扬。

  “叮“

  令人耳膜发颤的尖锐声响在议事殿中拉响。

  狂秋只觉得拦在自己刀前的不是一根银针,而是一面铁墙,无法侵进分毫。

  白瑶凝脂般的手腕轻轻一转,一股巨大到无法抵挡的力道便从银针上传来。

  狂秋虎口一痛,握不住刀,弯刀脱手而出,在空中飞舞盘旋落向身后。

  狂秋心生警兆,想也不想上半身后仰,瞬间后空翻拉开距离。

  “呲啦”

  一点寒芒由下往上划过,堪堪在狂秋腹部留下一道浅显的伤口,割裂她胸腹间的衣物。

  翻滚落地,又后腿数步,狂秋才稳住身形,低头看了一眼,从肚脐眼到胸口,一道笔直的血线划过,伤口由深转浅,胸口处衣物裂开数个口子,露出几抹粉红。

  沐锋拦在她身前,头也不回:“没事吧?”

  “死不了。”狂秋摇头,“那小子呢?”

  “应该已经跑出去一段距离了。”沐锋说着话,眼睛却一直定格在面前的白瑶身上。

  “嘿,那小子……可特么地一定要活下来啊。”狂秋向后招了招手,坠落在不远处的弯刀“嗖”地一声回到手中,她看着面前气息远超自己二人的白瑶,眯着眼道,“怎么打?筑基境界,差距有点大啊……”

  沐锋沉默不语,一边摩挲着左手戒指,一边思索着对策。

  江星明怎么还不来?

  解决两筑基修士对她来说不应该弹指一挥间么?这货不是说好要保护自己的么?

  “郭淳是你那把刀伤的吧?有意思。”白瑶拢了拢侧脸长发,目光落在二人身上,“一个十气境,另一个只有五气境,竟然能击败十二气巅峰的郭淳……呵呵,真是蠢货!”

  “不过……十二气巅峰终究不是筑基,筑基以下和筑基,两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你们……”白瑶顿了顿,嫣然一笑,“要试试么?”

  若在平时这一笑不知能让多少男人神魂颠倒,但此时此刻,唯一能正常行动的男人沐锋却只觉得心底发寒。

  “丫的真骚!”狂秋骂骂咧咧,“不过她说得对,筑基和没筑基差距太大,我能杀郭淳却根本伤不了她。”

  沐锋闻言,眼底越发沉重,连狂秋那种凌厉的攻击都伤不了她,就别提他了,就算是刚刚修炼入门的《血长河》也没用。

  难道,要动用白雾空间?

  白雾空间上的灵气可以为自己所用,不惜暴露秘密的情况下,堆也能把白瑶堆死。

  那么多的灵气,就算简单地一拳,也绝对不是一个刚入筑基的修士能抵抗的。

  灵气……

  等等,白瑶之所以要杀自己等人,为的不就是灵气?

  沐锋心思快速闪动,慢慢心里有了打算。

  他抬起头,看向白瑶。

  “怎么?终于认命放弃抵抗了吗?”白瑶微微一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仔细想来,你我之间并无血海深仇,你为的,不过是足够的修行灵气。”沐锋盯着白瑶的眼睛,沉声说道。

  白瑶没想到沐锋会这么说,美目一转之下笑道:“你说的确实有理,不过修士浑身血肉早已和吸收入体的灵气融为一体,莫非你把灵气剥离出来?若你真有这种本事,留你一命却也无妨。”

  沐锋想到黄土坝上的种种,摇摇头说道:“这样的本事我也想有,不过很可惜……除此之外,我却知道一处即将诞生大量灵气的秘境,别说一个你,就是给整个龙回派所有弟子修行都绰绰有余!”

  话音刚落,白瑶便像极渴之人看到天边的水源,双眸中瞬间爆发出精湛的凶光!

  “你说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