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一十八章 北方来讯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这剑意,很凌厉,被击中绝对要受伤,但为什么我会如此兴奋?竟好像在期待一样。”

  凌空雪被自己脑中闪过的念头吓了一跳,连忙凝神静心,两截莲藕般的手腕在身前交错。

  一朵巨大的圣洁莲花从她胸口绽放。

  于此同时,漫天飘落的雪花也变成一朵朵的莲花,或含苞,或怒放,或清冽,或冰冷。

  每一朵莲花都蕴含着极其强大的道法。

  柳远抬头望去,像是身处梦幻的雪白城堡。

  此时此刻的剑崖以冰雪为界展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景象。

  冰雪以上,仍旧是天琅剑庄内青葱繁密的模样,而冰雪线以下,则是一片素洁的皓白。

  身处剑崖上半部的修士朝下看去,就像是在俯瞰一颗巨大的水晶球。

  很美。

  但除了少数人外,更多的人脸上却满是震惊。

  尤其是苏汉峰几人。

  那名修行《方寸剑法》的弟子面色黯然,叹着气摇了摇头。

  他的意思是若此刻身在冰雪国度里的人是他,那么他连一朵莲花都接不住。

  沈秋白说道:“十片。”

  云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比你多三片。”

  九人看向苏汉峰。

  这里最强的就是苏汉峰,而且他的双剑就在那冰雪中。

  苏汉峰拧着浓密的双眉,额头上密密麻麻渗出一层细汗。

  最后他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沙哑说道:“莲花数没有意义,破不开她的冰雪领域,我也得死。”

  他本以为自己和凌空雪就算有差距也不会太大,但此刻看着那道在冰雪中若隐若现的白衣女子,他的心神有些微颤。

  “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么?”

  ……

  柳远微微蹙眉。

  凌空雪的实力有些超乎他的想象。

  或者说苏汉峰比他预想的还要弱,竟然连凌空雪真正的杀招都没逼出来就输了。

  “真是一届不如一届。”

  如果让苏汉峰听到柳远这话指不定会直接气出心魔来,他能成为这一届的天琅大师兄当然说明他足够强。

  正常情况下而言,太羽门的年轻一辈最强者也就他这水平。

  只是凌空雪超模了。

  在太羽门的修行体系中,“领域”这种东西甚至是行远境界强者才能掌握的道法,金丹期能修成的就足以称为天才。

  但凌空雪筑基境就会了。

  这让不超模的天才苏汉峰怎么打?

  当然这些道理沐锋也明白,但柳远的人设是不会在乎这些东西的。

  沐锋本以为适应冰雪的《六梅剑法》和相辅相成的《双行剑法》足以击败凌空雪,但现在看来却有些够呛。

  “果然,只有超模才能对付超模。”

  柳远轻轻叹了口气,心想这次若不是自己答应了江星明,天琅剑庄的脸就真的丢大发了。

  但既然自己已经出手,再超模的对手也得靠边站。

  他微微眯眼,浑身开始散发出密密麻麻少说上百种不同的剑意!

  混沌,即是所有。

  ……

  “轰”

  凌空雪的领域内瞬间被狂暴的灵气充满,像是水晶球里的冰雪沫沫糊得到处都是,看不清里面的景象。

  柳远最后爆发出的剑意只在一瞬间。

  但在场不妨修行界的顶尖人物,再微末的灵气变化都逃不过他们的感知。

  谷墨君、千音谷主、褚由天,以及七大派的领队大能们,脸色都在一瞬间微微有些变化。

  怎么会有如此千变万化的剑意?

  就算是对凌空雪抱有绝对信心的千音谷主都在一瞬间有些动摇,“噌”地一声站了起来。

  终于,只听一声清脆的“砰”声,领域如玻璃般碎开。

  汹涌的灵气顿时掀起狂风,树叶翻飞,瀑布再一次逆流而上,水花冲到极高的天空重新洒落,折射出七彩的虹。

  千音谷主看向褚由天,脸色比刚才的雪还要阴沉:“若是雪儿伤了分毫,天琅剑庄必要血债血偿!”

  褚由天看了他一眼,双臂上的肌肉如山般耸起,淡淡说道:“若是远儿伤了分毫,太羽门必要血债血偿。”

  在今天之前根本没人知道有柳远这么个人,褚由天此刻原封不动复制千音谷主的话,自然将其气得不轻。

  千音谷主还想说什么,身后一位长老忽然拉住他,摇了摇头。

  千音谷主抬头看了一眼云空,没再说什么。

  ……

  烟尘缓缓散去。

  两道人影重新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二人的衣着都有些许损坏,凌空雪的发带被剑意挑飞,满头白发如雪山积雪般垂落。

  众人这才发觉,她的头发长度甚至超过她的身高,一小截发丝贴着鞋跟微微向里蜷曲,在风中轻轻晃动。

  像一扇珠帘。

  柳远站在她对面,脸色比起刚才苍白许多,且整个人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口中呼出的白气蒸腾成热气缓缓散出。

  凌空雪看了眼自己左臂上的细小伤口,眼眸深处压抑着一抹爽感,随之抬起右手。

  柳远微微眯眼,满是无垢的飞剑盘旋于身前。

  胜负,还没有揭晓。

  两人竟还要再战!

  “唰”

  两道身影同时消失在原地,剑意与冰雪再次以雷霆之势朝中心汇聚!

  “噼啪!”

  只听一声炸雷,一道挺拔的人影毫无征兆出现在视野中。

  来人立在剑意与冰雪的正中,一左一右伸出手。

  轻松将剑意和冰雪握在手心。

  “噗噗”两声。

  剑意湮灭,冰雪消融。

  他抬起脸,阳光照在他如雕像一般的脸庞上,阴暗分明。

  他的头发也黑中带着些白,黑白间杂,丹凤眼中弥漫着无穷的剑意。

  看到来人后,剑崖前的所有人都脸色骤变,全部站起身来。

  因为这个人是绝对不应该出现在今天的登堂大比上的。

  事实上从他修剑以来,除了他自己登堂的那一次,再也没人在登堂大比上见过他。

  如果说这个世上有谁最像想象中的剑仙,谁是最疯狂的剑痴,那一定是他。

  他就是天琅剑庄两小堂堂主——战东流!

  褚由天脸色凝重。

  战东流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现身。

  尤其是以这种姿态现身。

  战东流看了褚由天一眼,沉声说道:“登堂剑比暂停,北方出事了。”

  褚由天脸色骤变,剑崖间一片嘈杂。

  天空中,云层倏忽散开。

  一身红裙的江星明降落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