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零八章 两指间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按照陆安人的性格,本不应该应战才是,但或许是刚才被柳远刺激得不行,一下没收住手用出了堪称完美的点寒芒。

  现在他不管是退回去还是站在石台上,都逃不了会被很多人注意。

  那还不如输在面前这人手里,给大家造成一种“陆安人也不过如此”的印象,免得后面七大堂为了争夺他又上演一出大戏。

  陆安人后退一步、眼眸微低,心中已想好了一切。

  待会儿钟鸣一出剑,他就倒下。

  瀑布从高空坠落轰然砸落在水潭中,耳边尽是哗啦啦的水声。

  两人相对百米站立。

  钟鸣一声冷笑,右手唤剑而出。

  俗世间的武师比剑往往会你来我往,就是之前的沐锋和沈三炎战斗的时候也有肉搏的画面。

  但当修行境界到达一定境界后,不管何门何派都会很少再有那般“粗鲁”的战斗。

  更遑论一向最注重好看的天琅剑庄。

  天琅剑修的战斗,迅疾、简单、干脆、直接!

  钟鸣的冷笑声还没完全落下,那条白线已经出现在陆安人身前!

  剑光比溅射出的水滴更加剔透耀眼。

  “啪”

  陆安人仰头栽倒。

  飞剑擦着他的鼻尖划过,在他脸上映出一道极细的白线,射向后方。

  钟鸣哪能想到这茬,神色一滞间竟忘了减速收回飞剑。

  陆安人的后方便是他来时的那方石台。

  现在石台上还坐着一人。

  柳远抬起头来。

  面无表情伸手。

  “当”的一声,飞剑被他捏在两指之间,距离眉心只余三寸。

  ……

  “太强了吧,打不过打不过,我输了。”

  陆安人爬起来,对面色略带惊愕的主持长老说道。

  拱手,鞠躬,退场。

  完美。

  至于钟鸣怎么想,主持长老怎么想,剑崖上各方大佬怎么想,关他何事?

  反正他已经输了,没人会再把他当块宝了吧?

  确实正如陆安人想的那样,剑崖间七堂长老都有些蹙眉。

  明眼人谁都看得出来陆安人就是故意输的,他压根没想赢。虽然九气境确实和十二气境相差许多,但剑修最重要的出剑勇气你都没有的话,无论谁都要思考一下你到底适不适合修剑。

  换句话说,陆安人这样的表现,比他直接不应战更差。

  墨君站在崖前,看着陆安人蹒跚退场的背影,嘴角微微一勾,转瞬恢复,拂袖回到书台前重新开始磨墨。

  “陆安人,可愿拜入我门下学习《破山剑诀》?”也就在这时,褚由天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金阳堂、无生堂也发向陆安人出了邀请。

  其余四堂依旧沉默。

  虽然也有三堂选择,但和众人事先料想中的七堂抢人场面相比,无疑逊色了许多。

  这不得不说就是陆安人最后那段表现的结果。

  但即便如此,有三堂发出邀请,其中甚至有破山堂堂主收为亲传弟子的承诺,也是足以自傲的事情。

  然而陆安人却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我的实力比起钟师兄还是差太多,想再当几年藏剑徒好生历练一番。不如各位前辈先抢钟师兄吧。”

  “不要因为我这种天赋一般的弟子浪费时间呀!”

  他确实没啥拜堂的想法,七十年前倒是挺想的,但这七十年来他已经完全不是当年的他。

  虽然外表依旧,但他的年龄其实不比虎爷小几岁,不想再去争什么抢什么,每天藏藏剑挺好的。

  面对陆安人的拒绝,三堂的脸色自然不太好看,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主持长老决定将陆安人的归属放到最后再去讨论,到时候不管陆安人想没想好都由不得他。

  钟鸣的表现很好,刚才那一剑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云中堂、正清堂、两小堂、金阳堂、破山堂都对其伸出橄榄枝。

  一般情况而言,没人会拒绝云中堂的邀请。

  钟鸣也不例外。

  “弟子愿加入云中堂!”

  最高处的云中堂长老微笑颔首,说道:“好孩子,带着你的剑上来吧。”

  虽然拜堂后会去剑池取剑,但原先剑徒时的剑也不是说就这么扔掉了,不少人会将它们放入剑池中,希望有朝一日这些伴随他们前期修行的普通飞剑也能脱胎换骨。

  “是!”

  钟鸣大喜,下意识伸手到腰边握剑。

  握了个空。

  他面色一僵,这才想起他刚才向陆安人出了一剑。

  然后呢,剑呢?

  好像没收回来。

  众人此时也想了起来。

  那柄剑越过陆安人后一直向后飞,似乎被那位叫做柳远的藏剑徒夹在了两指之间。

  ……

  众人视线落在柳远身上。

  准确的说落在他夹着剑的两根手指上。

  是的,到现在他还保持方才的姿势。

  崖间的水滴飞溅在剑身上,反射出他的目光越发清冽。

  “嘶……”

  短暂的安静后,剑崖前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空手接白刃并不罕见,两指夹剑也可以理解,但问题在于这柄剑是十二气巅峰的钟鸣祭出的,而柳远的修为……

  众人甚至无法从他身上察觉到多少灵气波动。

  他凭什么能夹住?

  钟鸣远远看着面无表情的柳远。

  柳远的目光也落在他身上。

  不知为何,在柳远的目光下钟鸣忽然变得不那么自信,甚至心底产生了动摇,下意识想要躲避那样的目光。

  “这人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让我感到如此大的压力?”

  “算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也成功拜入云中堂,管他作甚?把剑收回来便是。”

  钟鸣这么想着,便想要控制飞剑结束自己的演剑。

  然而下一瞬,他脸上再次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紧接着,脸色涨得通红。

  褚由天眯起眼眸。

  主持长老轻轻“咦”了一声。

  几息后,凌空雪等外派年轻高手也意识到什么,面色微变。

  “轰”

  钟鸣周身升腾起充沛的灵气。

  看上去就像是在拔河中铆足劲的老实人。

  直到这时,修为低的年轻人才惊讶地意识到一件事。

  钟鸣竟然拔不出他的剑!

  那两根夹住飞剑的手指,看上去白皙无垢,却竟似两根铁钳!

  便在这时,柳远微微眯起双眸。

  这是他夹住飞剑后到现在的第一个动作。

  就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回到他身旁的陆安人猛地跳到一边,像看怪物一样盯着柳远。

  虎爷等人也感觉到空气中某种异样。

  下一瞬。

  “咔嚓”一声响。

  柳远指间的飞剑,从中断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