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零九章 在放弃中得到,也得道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就像所有美好的爱情故事那样,结局男女主必将会排除万难、跨越山海,彼此奔赴。

  穷书生痛定思痛,转身拂袖离开。

  十年后他回来了。

  穷书生仍然是书生,但他不再贫穷。

  他一身白衣坐在枣红色的骏马上,身后是足足一百辆马车的金银财宝。

  不再年轻的书生抬头对着城楼上瞠目结舌的姑娘父母说。

  你们说我穷,不让我见她。

  你们说我穷,甚至不让我进这座城。

  那好,今日我便买下这座城。

  我让这城门开,它便要开。

  我要进这座城,便能进。

  我要娶她……

  不娶便不行。

  “啪”

  醒木重重拍在桌上,说书人口中发出嘶鸣欢快的马声。

  书生已入城。

  沐锋身旁,狂秋泪流满面。

  ……

  “喂喂喂,一个故事而已,不至于吧?再哭下去别人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呢!”

  说书人的节目已经是上上上个了,但狂秋却一直沉浸在那倾城的爱情里无法自拔,感动的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扑簌簌从眼眶里渗出来。

  沐锋以前就听人说“女人是水做的”,今日得见,方才有所领悟。

  所以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但凡需要的时候,女人自己就能变出水来?

  “原来女道友也是性情中人,唉,这人生啊……”另一边杜三郎的情绪却是稳定了不少,看到狂秋这副模样却仍然摇头叹息。

  喂,你俩差不多够了啊!

  要不下个节目干脆让你俩上台得了!

  “是啊超感人的!大叔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爱情么?为了心爱之人买下一座城什么的……”狂秋一边擦眼泪一边伸长脖子,直接忽略沐锋看向杜三郎。

  杜三郎闻言一愣,然后莫名其妙的,黝黑色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微红。

  “咦……大叔你脸红什么?!”

  “咳咳……”杜三郎咳嗽两声,挠挠头,有些羞赧道,“在我还年轻的时候,有次因为修行入迷不慎从山巅摔落,摔断了两条腿,虽然有修行灵药能断腿重续,但那价格却太过高昂,凭我根本买不起……可我那傻媳妇却硬是从她娘家把她爹压箱底的钱都偷了出来……”

  “啪嗒,啪嗒。”

  杜三郎眼里像抹了洋葱一样,他擦擦脸,露出一个令人动容的笑容。

  “一颗续腿丹药肯定比不上一座城,但对我来说……大概是一样的吧。”

  “真好啊……”狂秋弯腰双手托着腮帮子,听着杜三郎的话喃喃低语。

  戏台上现在正在表演作画,天知道一群整日摸滚打爬的底层修士为什么会看人作画看得这么入神,难道是因为此时在台上的作画之人是个前凸后翘的丰腴妇人?

  狂秋早就不看戏台子了,她拿眼神偷偷瞄了瞄沐锋,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沐锋却已转头看向杜三郎。

  沐锋低声道:“即便如此,你也要继续修行?”

  杜三郎愣住了,脸上的笑容缓缓凝固,面容逐渐挣扎扭曲起来,最后他闭上眼,深深、深深、深深吸气。

  双腿上紧握的拳头忽然松开。

  像是一块坚硬顽石终于融化。

  杜三郎低头看着自己比媳妇还要柔嫩的双手,自嘲又自责道:“荒废了三十年,现在倒是想回去,可哪里有脸回去呢?拿什么让翠梅再接受我?”

  “啪”

  一只手轻轻落在杜三郎肩膀上。

  沐锋指着戏台子上,说道:“如果非要拿点什么你才有胆量回家的话,那就带着那个吧。”

  ……

  戏台上,身段丰腴的妇人画师已经搁笔停墨,一副壮阔瑰丽的山水图展现在众人面前。

  天空中白云悠悠,一轮明亮的日头悬于云层之中,散射出浩荡辉亮的光。下方是一条沿着山脚奔流而出的大河,青山满黛,河水涛涛,山上临河的崖前还立着一座雕梁画栋的阁楼,阁楼呈八边形,一共九层,每层八个角上都坠着风铃。

  摇扇的骚客诗人站在阁楼上,眺望长河。

  随着夜风从客栈的大门窗户吹进来,整幅画也似乎活了过来,青山巍峨,天高水远,令人心中豁然开朗,豪气顿生。

  山、阁楼和骚客都在画的右边,左边是苍天与大河,以及一片留白。

  留白正好用来填诗。

  妇人画师嫣然一笑,拍了拍手,台后便有小厮捧着一块托盘走上来,托盘上蒙着一块红布。

  红布掀开,赫然放着两块金元宝!

  妇人软糯着嗓音款款开口。

  竟是想让台下诸位竞争提诗,选取其中最合适者落在画上,当然若是谁的诗词被选中,两块金元宝也归其所有。

  妇人话音刚落,台下不管读没读过书的,瞬间热闹交谈起来。

  一时间,客栈里的气氛活跃到了高潮!

  在这里的人虽说大多是底层修士,很多人也确实没什么文化,但其中却不乏也有一些读过书的书生秀才,就拿杜三郎来说,别看他现在这样,十八岁以前也是个风度翩翩的年轻才俊,能文能武。

  只不过为了修行,他已经把圣贤书垫在屁股下熏陶了三十年。

  此时看到沐锋指着那两颗金闪闪的金元宝,以为他想让自己做首诗,不由苦笑地摇了摇头。

  “易兄说笑了,我这肚子里现在只剩下酸水了,墨水那是一滴没有。”

  不料沐锋却“呵呵”一笑,说道:“杜兄苦修三十年,今日得道,我哪有不送贺礼的说法?”

  得道……

  杜三郎浑身一颤,神情有些恍惚。

  原来放弃也是一种得道么?或许说,这根本就是我早就应该走的道?

  “你还会写诗?我怎么不知道,别丢脸了吧……”狂秋捂着脸,满脸不相信。

  沐锋嘴角微微一勾,斜睨了狂秋一眼,说道:“呵呵,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等会儿你可不要爱上我!”

  狂秋翻了翻白眼,只觉得手掌和脸庞想触碰的地方忽然热了起来。

  此时,人群里已经不乏有人开口做了几首诗。

  然而都太过乏善可陈,都是些诸如“正是一天好风景,青天白日水东流”的句子,浮于表面缺乏意境,丰腴妇人迟迟未曾点头。

  先前和杜三郎搭过话的同村中年男人也试着念了首诗,却同样未曾得到丰腴妇人认可,回头见沐锋站了起来,不由来了兴趣。

  对于这位伸出仗义援手帮助杜三郎的年轻人,同村中年男人颇有几分好感。

  此时见沐锋有意作诗,当下拱手微笑道:“没想到小兄弟也有次雅兴,在下洗耳恭听。”

  周围人安静下来,扭头看向沐锋。

  台上丰腴妇人也抬眸望了过来,如水的眸子中光华流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