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一百八十七章 剑的下落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江星明走了。

  沐锋独自一人坐在剑崖上,几乎坐成风中的一道影子。

  他望着天,眉头微蹙,表情有些不解。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看到江星明时便有些奇怪的感觉。

  这感觉当然不是爱慕或喜欢那一类,或许前身曾经有过,但现在的沐锋绝对没有。

  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比现在更加痛恨仇视江星明才对。

  说不恨那是假的,跟她下山也只是因为自己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

  但要说有多恨,似乎也并没有到欲杀之而后快的程度。

  就好像那恨意是前身沐锋的,和现在的沐锋之间隔着一层纱。

  而且,这么长时间下来,随着对前身沐锋的了解越发深刻,沐锋也越来越觉得前身沐锋确实好义气、重情绪,不像剑庄少庄主反倒像个游侠。

  不是不好,但确实不适合做庄主。

  至于沐永老庄主,从他找曜试图通过《食月》来延缓天琅剑庄实力衰减的对策来看,稳健有余,锋芒却有所不足。

  沐锋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难以理清的情感思绪。

  他从崖上站起,想着刚刚和江星明做的交易,抬起右手。

  右手手背上,刻着一柄飞剑印痕。

  他用左手指腹轻轻滑过飞剑印痕,感觉着那道隐隐约约熟悉的气息。

  轻声道:

  “古今在手,不斩红颜斩星辰……古今愁……”

  ……

  天琅剑修若能通过登堂大比拜入某座剑堂,那么便会择日在剑堂剑池前选择自己的飞剑,从此以后如非特殊情况,剑都会伴随剑修的一生。

  而有一种特殊情况,便是某位剑修成为了某座剑堂的堂主。

  那时,剑修便会在自身佩剑的基础上继承镇堂主剑,佩剑或回剑池中自行温养,或者温养在剑修的丹田中。

  比如江星明,她现在使用的剑是云中堂主剑云中剑,但在她夺位之前她的剑却是另一把。

  再比如周沉飞,现在使用周公剑,但一旦等他继承严律己的堂主之位,他也便会获得君子剑的认可。

  再再比如前身沐锋,自然也有自己的剑。

  那柄剑就叫做“古今愁”。

  听名字就很适合沐锋这种风流倜傥的美男子。

  不知有多少女子败在这柄剑下。

  这里的败既是败,也是拜。

  ……

  自从前身沐锋被江星明击败毁掉一身修为后,古今愁便落在江星明手中不知踪迹。

  方才沐锋以答应江星明参加登堂大比为筹码,换来了古今愁的下落。

  不管是登堂大比还是往后修行,他都需要一柄剑。

  那自然要去把古今愁找回来。

  “古今愁就在当初你遇到它的地方。”

  江星明刚才是这么说的。

  “当初遇到它的地方……”

  沐锋一边叹息一边朝剑窟内走去,这里距离奥特山洞还有段距离,他可以边走边想。

  即使沐锋前身是少庄主,他获取飞剑的过程也和其他人没有两样,同样是登堂,然后入剑池。

  古今愁就在云中堂剑池里。

  沐锋此刻在剑窟山,距离云中堂并不算远。

  但问题在于,剑在剑池里就相当于说鱼在鱼塘里,难的不是找到鱼塘,而是钓到那条鱼。

  云中堂剑池是七座剑池中最大最深也是最危险的一座,而古今愁这种级别的飞剑又必然处于剑池最深最暗最湍急之处。

  那等危险之地,若是自身得不到飞剑认可,纵使修为滔天也难以抵达!

  别说沐锋现在只是筑基巅峰,就算是金丹巅峰、行远巅峰,一个不留神也会被剑流斩成渣渣。

  然而前身沐锋获得古今愁的时候,还不到筑基。

  要知道即使是先天道种的江星明,也是在突破筑基后才下潜到和古今愁相同的深度,拿走了另一把剑。

  “看来问题的关键在于天赋和先天剑脉……”

  沐锋轻声踩在山内部的通道里,崖壁内的剑火依次亮起,周围一片寂静,仿佛除了沐锋外并没有任何其他活物。

  沐锋离开的日子里,奥特至少有一件事做得还不错,那就是剑守威压一直保持在释放中,这使得剑窟内镇压的老祖大能似乎并没有趁机逃走。

  “但是江星明毁掉了我的先天剑脉,现在的道基也远远未曾修复如初,就算我能偷偷溜进剑池,也不可能抵达古今愁所在的地方。”

  沐锋眉头渐渐蹙在一起。

  若是其他问题或许他还能想办法解决,比如藏在某个需要行远强者才能进入的地方他就可以靠玄天洞主破入其中。

  但偏偏是在剑池里!

  剑池之内,一切外在都是虚妄。

  任你道法幻术如何高超,都会在进入剑池的一瞬间被这世间最纯粹的剑意斩碎,露出最最真实的你。

  更何况,那还是云中堂剑池。

  如果奥特已经完全掌握了曜的修为战力,那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但……想到奥特那副胆子比老鼠还小的样子,沐锋觉得还是别难为他比较好。

  忽然,沐锋停了下来,全身肌肉倏忽紧绷,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一层汗珠。

  他静静站在幽暗的通道中,一动不动。

  崖壁间的剑火在一段时间后重新熄灭。

  山洞里瞬间伸手不见五指。

  但沐锋所有的感知都凝聚在身后某处,他背上的衣衫早已湿透粘在背上。

  即便如此,他仍旧没有回头。

  因为刚才那一瞬,他清楚地感觉到有一道目光落在他身上。

  这目光就在通道后方,依然在黑暗里静静注释着他。

  这剑窟山里不知关押了多少位修行界巨擘,现在注视着他的会是谁?

  ……

  沐锋早已将剑窟山内一百零八窟的位置都记得清清楚楚,就算身处完全的黑暗之中也能很快分辨自己此时所处的位置,以及距离那座剑窟最近。

  零零伍号剑窟。

  沐锋眼神微微一凝。

  竟然是个位数剑窟。

  天琅一百零八窟又分为两种,前三十六窟和后七十二窟,后七十二窟关押的已经是修行界赫赫有名的人物,但跟前三十六窟的囚犯比起来却仍然不够看,比如数千年的魔教宗主,便被镇压入了前三十六窟。

  前三十六窟里,巅峰时至少都是登仙境强者!

  更何况,那是零零伍剑窟,即使在三十六窟里排名也极为靠前!

  可想而知是怎样的大人物!

  背后的目光如丝似缕,一直没有移开。

  沐锋眯起眼,不转身。

  倒退着,一步一步朝零零伍剑窟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