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第二百零九章 抢人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不要!”

  钟鸣的喊声还没来得及传遍剑崖。

  那柄剑徒飞剑便被柳远两指夹断。

  钟鸣脸色骤然惨白,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剑崖间再次一片安静,只有两截飞剑无力坠地的声音。

  柳远站了起来,在众人目光注视下朝演剑石台缓缓走去。

  ……

  王启成看着柳远的身影,不知为何觉得那张脸有些熟悉,却一时半会儿想不起在哪见过。

  凌空雪美目流转,心中想着若是自己能否两指夹断刚才那柄飞剑,得出的结论是能,但未必能有他看上去那么轻松。

  带着斗笠的不知名年轻人静静看着柳远,黑袍下的双手轻轻相扣。

  极高的云层中,江星明微微一笑。

  ……

  沐锋清楚江星明让自己参赛的目的。

  登堂剑比由于某些原因不得不对外开放名额来凑齐人数,但像凌空雪这些人来了必然会有夺走天琅剑庄弟子风采的可能,毕竟凌空雪等人的实力本就强于一般剑徒许多。

  之所以要让沐锋以柳远的身份化名参赛,为的就是在剑比上维护天琅剑庄的面子。

  所以沐锋才会给柳远设定这么一个人设,怎么装怎么来。

  更何况陆安人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他的人,就算是故意输掉那也是输了,他怎么可能让钟鸣这么简单下场?

  “看来云中堂收徒的标准也不怎么样。”柳远走到石台上,看着对面脸色惨白的钟鸣淡淡道,“我觉得我不用比了,你们七堂可以开条件了,我来挑。”

  此言一出,原本就安静的剑崖间变得越发死寂。

  所有人都承认柳远长得很好看,但要以为光凭好看就能为所欲为那就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褚由天双唇紧闭,目光如炬盯着柳远。

  “他是谁啊到底?”剑徒中终于有人低低开口质疑,“怎么从来没见过?”

  之前众人都被他的颜值吸引,但这并不代表每个人都认识他,直到他现在在石台上口出狂言,不少人才想起从未见过此人。

  看他方才所坐的地方应该也是藏剑徒,但问题是藏剑徒里什么时候有了他这么一号人?

  录名剑徒中有位剑徒脸色复杂,犹豫片刻后还是开口说道:“他叫柳远,来自东潮亭,一年前刚刚拜山学剑,是我录的名。”

  “一年前?也就是说他学剑才一年?!”

  “一年就来登堂大比?他学会怎么握剑了么?”

  “他身上一点灵气波动都没有,不会一年还没入一气境吧?”

  “到底是谁放他进来的?”

  听到这话,剑崖间七堂长老脸上的神情也发生了变幻,但长老毕竟是长老,他们不会忘记柳远刚刚双指断剑的画面,这样的人说他毫无修为,谁信?

  但录名剑徒负责录名,说的话也不会有假。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性。

  此时站在石台上的这位少年,真的在一年内从无到有学会了“点寒芒”。

  ……

  天琅剑庄不缺天才。

  但天才到柳远这个地步的,也绝对不会多。

  上一个做到这一步的,是前世沐锋,就算是先天道种的江星明也差了几天。

  随着剑崖间的沉默,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一点。

  于是他们的嘴巴越长越大,脸上写满不可置信的表情。

  千音谷主的脸色十分阴沉。

  过去的千年,因为沐锋和江星明二人,太羽门的声望隐隐被天琅剑庄压了一头,直到六年前天琅剑庄内乱闭庄,太羽门才重新找回天下第一派的场子,并且培养出凌空雪这样不输幼时江星明的出色弟子。

  但天琅剑庄这就又出了这样一个天才?

  虽说末法时代再天才也很难达到前辈们的高度,但这依然让千音谷主感到十分不悦。

  ……

  柳远的话很嚣张。

  但当人们意识到或许他真的有说这话的资本时,便没人敢出言职责他什么。

  许久后,主持长老叹了口气,看着他说道:“你总要出一剑才行。”

  这是规矩。

  柳远没说什么,双手背负于身后。

  石台上忽然起风,吹动他浑身剑袍烈烈作响。

  紧接着只听“啪”的一声。

  百米外的剑靶红心被一剑贯穿。

  破开一个圆润破洞的剑靶坠落在地,一道清冽的剑光扶摇而上。

  众人不由自主抬头,只听到那声剑鸣依旧在耳边回响。

  “够了么?”柳远淡淡问道。

  ……

  “噗通”一声,钟鸣跪倒在地,满脸冷汗,大口大口喘气。

  刚才他什么都没有看见,但却无比确定那一剑是擦着他的脖子而去。

  伸手摸了下脖子,一道极淡的伤口渗出殷红的血液。

  死亡曾距离他如此之近,他忍不住哆嗦起来。

  ……

  “柳远,破山堂要了!”褚由天站在剑崖前,双目中精光爆射,浑身如山般雄浑的剑意肆意浩荡。

  “无生堂要了!”

  “金阳堂要了!”

  “望舒堂要了!”

  “两小堂要了!”

  “正清堂要了!”

  片刻后,最高处传来声音:“柳远,可愿入云中堂学《云中剑诀》?”

  七堂,全都要了!

  谁都看得出来,柳远这一剑,境界上不比陆安人差,但威力却要超出一筹,是绝佳的剑修天才!

  藏剑徒一脉今日已经杀疯了,剑徒们抱在一起又哭又笑,其余剑徒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

  剑崖上,褚由天的眼睛都红了,紧握双拳,闷声闷气说道:“今日本座在此,倒要看看谁要和本座撕破脸抢人?!柳远,本座以破山堂堂主身份承诺,只要你来破山堂,破山堂必将一切资源倾斜于你……”

  话音未落,剑崖上空传来一道如柳叶般的剑光。

  随即一道火爆的女声响起。

  “褚师兄你也不看看贵堂的剑法,这少年身形飘逸如风,使贵堂那些剑诀不是难看得要死?而且这少年姓柳,明显与师妹我的剑有缘。来我望舒堂,本座也将一切资源提供给你,并且我堂女修众多,早就该收点男徒……”

  望舒堂堂主,何妍!

  竟然为了柳远不惜亲自现身!

  而且不仅是她,褚由天抬头看着高空中那几道再熟悉不过的剑意,脸色铁青难看到极点。

  “你们都特么要不要脸!今日大比是本座坐镇,你们来这是几个意思?!”

  云层中数人沉默。

  今日他们来此确实不合规矩,但谁也不愿此时退去。

  主持长老抬头看向更高处,无奈说道:“请庄主抉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